农女奋斗记

第260章 舌战蒋夫人

第二六零章 舌战蒋夫人

灵儿拍拍手,路过几个婆子时不忘用力踹她们几脚,等回到荷花几人身边,几人均是一脸惊讶的望着她,灵儿道:“怎样?还想报仇吗?想揍她们尽管去。”

荷花几人看到蒋妍儿已经肿起的脸和她狠毒的眼神,立刻把脑袋摇得像拨浪鼓。这几个丫头真是被蒋妍儿给整怕了,也罢,暂且如此,以后还有的是机会。

“你们把菊花扶起来,咱们回院子去。”

灵儿心情大好,如打了胜仗的将军般一路昂首挺胸回到院子,给几个丫鬟安排了住处,让打扫的婆子守着院门,把昨晚新得的东西搬出来让几个丫鬟挑选。

几人面面相觑不知所措,她们以前伺候蒋妍儿时可从没有过这种待遇,别说小姐的东西,就算多看一眼都可能被打个半死,灵儿大方的挥挥手:“你们尽管挑吧,这点儿东西我还不放在眼里,菊花,你先拿。”

菊花也不客气,选了一块布料、一根银簪,另几个犹豫一下,还是拿了点儿东西,灵儿看她们扭扭捏捏,干脆直接把东西分给她们。

然后她又亲自去厨房要了一大堆吃的端回院子,几个丫鬟狼吞虎咽狠狠饱餐了一顿。

可惜好景不长,几人还没开心多一会儿,蒋夫人气势汹汹的来了,看门的婆子远远看见就跑来禀报,灵儿拿了棍子冷着脸出去站在院门口,大有一夫当关万夫莫开之势。

蒋夫人看见她立刻指着她鼻子骂:“好你个吃里扒外的小贱人,老爷才给你长脸几个时辰啊?你就敢欺到我家妍儿头上来了!

你个不要脸的东西,老娘给你吃给你住还拨了丫鬟给你,你就这么报答我的?你个喂不熟的白眼狼,养着也是祸害全家的东西。今儿个我就打死你,看你以后怎么害人!”

灵儿棍子一横:“你敢!”

“哟呵,你还横起来了!来人,给我打!”

“谁敢!别忘了我现在是你们老爷的女儿,夫人不认我也就罢了,但改变不了我是父亲女儿的事实。发妻不贤尚可休,女儿血缘却斩不断。你们想动手先想清楚了。你们到底姓蒋,还是跟这夫人姓张?”

几个要动手的婆子面面相觑,蒋夫人更是气得不行:“你你你……哎哟。我的老天爷,这是哪儿来的妖女!好好好,你横,咱们就把老爷请回来评评理。看他到底要休了我这个发妻,还是要留你这个不孝女!快去请老爷!”

蒋夫人身边有婆子立刻往外院跑去。灵儿也不慌张,冷笑道:“你是发妻?别往自个儿脸上贴金了,你是发妻的话那大哥和我是怎么来的?

你最多不过是个继室,发妻永远只有一个。继室却可以有无数个。按我朝律法,继室不贤,虐待嫡子嫡女。就该休出门去,且不许带走半分嫁妆。”

蒋夫人气得头晕。有婆子抬了椅子来给她坐下,她扶着胸口喘着气儿,好一阵才缓过来,她狠狠的瞪着灵儿:“好你个伶牙俐齿的野丫头,你说我不贤,这院子这衣裳这丫鬟哪儿来的?你把我妍儿打得脸颊红肿,这是我虐待你还是你虐待妍儿?”

灵儿拿着棍子不紧不慢道:“你还好意思帮你那狠毒的女儿说话,你看看这几个丫鬟,哪个不是曾经伺候过你那狠毒女儿的,这荷花脸上的疤是她亲手划出来的吧?这句话的腿是她命人打断的吧?这桂花的手指是她命人斩断的吧?这小翠的舌头……”

灵儿摇头叹口气:“蒋妍儿如今只有十三不到,行事却如此狠毒,试问世间贤良女子,哪个能做出如此丧尽天良之事?何况……她当初可是想剥了我这亲姐姐的脸皮,这些你不会不知道吧,蒋夫人?”

蒋夫人脸色变了变,冷声道:“她何时剥过你脸皮?无凭无据不要血口喷人。”

“是不是血口喷人我们可以请大夫来问,今儿个她又特地在园子里拦住我,指使几个婆子对我下黑手。夫人,别忘了今儿早上父亲临走前跟你说的话,父亲叫你照顾我,你就是这么照顾的?”

“我……你不要顾左右而言他,不管怎么说,现在受伤的妍儿,你不给个说法此事就完不了。”

“请问夫人想要什么说法了?我该站着不反抗,任凭那几个婆子一阵毒打?我找谁要说法去?”

“婆子打你又不是妍儿打你,你为何要对妍儿下手?”

“夫人,你也承认了婆子打我,婆子是她的人,服从她的命令行事,妹妹对长姐下狠手,我这个长姐教训她一下有何不对。”

“你……你信口雌黄!”蒋夫人气得呼哧呼哧直喘气却又说不过灵儿,只能对着灵儿干瞪眼。

没一会儿,蒋老爷回来了,灵儿站在院门口,远远便看见蒋怀平的身影,她立刻扔下棍子,快速向蒋老爷跑去。

等到近了,她噗通一声跪在蒋老爷面前:“父亲,救我!你要救我啊!”

蒋老爷愣了一下,赶紧扶起她:“孩子,怎么了?别怕,好好说!”

“父亲,今儿个我去大杂院选了几个丫鬟回来,半路碰到妍儿妹妹,她说那些丫鬟都是以前伺候过她的,她看着不喜,要打她们。

女儿心想这些丫鬟都是要为我做事的人,我不护她们谁护她们,便拦着她。谁知妍儿妹妹恼羞成怒,竟指使她身边的五六个婆子来打我。

我气不过,一怒之下扇了妹妹两巴掌,妹妹跑去给母亲告状,母亲说我是喂不熟的白眼狼,养着也会祸害全家,不如早早打死算了!父亲,您要救我啊,父亲,母亲一直希望我好好活着,我还不想死啊!”

蒋怀平的脸色越来越难看,蒋夫人还奇怪灵儿怎么突然就跑了呢?回头见蒋怀平来了,她赶紧起身迎过来,谁知灵儿已经哭哭啼啼把事情说了一遍,蒋夫人又气又怒:

“老爷,不是这样的,这贱人胡说八道!”

蒋老爷冷下脸:“你叫她什么?”

蒋夫人楞了一下,还没想明白哪里错了,蒋老爷的目光将蒋夫人身后一大群丫鬟婆子扫了一圈,脸色更加难看:“你早上怎么答应我的,这就是你做的事!”

蒋老爷满脸愤怒的指着那一大堆人,“老爷,不是这样的,分明是这她…她先打妍儿!”

“小白身为长姐,妍儿做得不对,教训她一下又有何方?值得你如此大动干戈,甚至想背着我打死我蒋怀平的亲生女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