农女奋斗记

第261章 生父谈生母

第二六一章 生父谈生母

面对蒋老爷的盛怒,蒋夫人说什么错什么,到最后竟是无言以对。

蒋怀平怒道:“你们一个个的狗奴才给我听清楚了,小白是我蒋怀平的女儿,谁敢动她半根毫毛,我定要你全家不得好死!”

蒋怀平发狠的样子相当吓人,不仅在场的所有下人被吓到了,连灵儿都吓了一跳,她从没想过才相认一天的父亲会如此维护自己,心里不禁有些异样的感觉。

想起当初叶家人对蒋怀平的描述,难道哪里出了岔子?她抬头望着这位生父的侧面,觉得他还是比较顺眼的。

蒋夫人没教训成灵儿,反被蒋老爷一通大骂,她惺惺的带着一群人离开。在她院中等待已久的蒋妍儿一见她立刻迎上来:“娘,怎样?有没有把那贱人打个半死?”

蒋夫人低头看看女儿肿成大胖子的脸,心里的愤怒又腾腾升起,她气呼呼的一甩袖子大步走进屋去,蒋妍儿茫然的眨眨眼,追上去:“娘,到底成没有啊?”

蒋夫人走后,院子门前剩灵儿和蒋怀平两人,蒋怀平低头见灵儿眼圈红红,眼角还挂着泪,亲自掏出手帕给她擦擦:“好了,乖女儿,别哭了,谁敢欺负你跟爹说,爹帮你出气。”

灵儿的泪花儿又出来了,哑着嗓子道谢,蒋老爷摸摸她的头,“好孩子,别哭了,走吧,咱们爷俩进去坐坐。”

二人来到灵儿院中坐下,荷花用粗碗端了两碗白开水来,灵儿尴尬的笑笑:“父亲,我这儿没茶叶没茶具,您将一下吧!”

蒋怀平慈的看着她:“唉。苦了你了,小白!”

灵儿摇摇头:“这不算什么。”

蒋老爷端起碗喝了一口,并不觉得不妥,“其实有水喝也不错,想当年为父小时候,家里穷,什么都没有。喝口水都要挑上木桶走两里路到山底下河沟里挑水去。”

咦。他在说他小时候的事情了,灵儿满眼好奇,故意问道:“父亲。您不是县老爷吗?怎么会很穷了?”

蒋老爷苦笑着摇头:“我们家并非天生富贵,为父小时候家里穷得房子都没有,几根木桩撑起一个铺杂草的顶子,那是家;

记得小时候为父上面还有几个姐姐。她们穿的衣裙都是人家不要的破布缝起来的,一年四季都是那套。坏了又补坏了又补,整件衣裳全是补丁拼凑起来的,唉!”

蒋老爷惆怅的长叹一声,灵儿目光闪了闪:“父亲。那几位姑姑现在过得好吗?”

蒋老爷愣了一下,尴尬的笑笑:“她们……她们应该过得还好吧!”

“啊,父亲。你不知道她们在哪儿吗?”

蒋老爷尴尬的僵了片刻,“小白。你小时候怎样?你养父母对你还好吧?”

看他似乎不愿提几位姑姑,灵儿也不勉强,点点头:“很好!我养父母捡到我时都四十来岁了,她们膝下一直没有子女,所以对我特别好。

她们说我是上天赐给他们的,所以即便我小时候一直痴痴傻傻,天天吃药,他们也没嫌弃过我,甚至为治好我的痴傻病散尽家财,累得一身是病。”

蒋老爷连连点头:“他们都是好人,小白,他们现在何处,为父一定要好好谢谢他们。”

“他们……”灵儿稍稍犹豫:“他们已经不在人世了,所以我才会出来做丫鬟。”

蒋老爷顿了顿,又有些怅然,“这样吗?那太可惜了,不过为父可以为他们休憩坟墓,希望他们在地下也过得好些。”

灵儿抿抿嘴:“多谢父亲,以后再说吧!父亲,您当初为什么要把我送人了?我娘在哪儿了?”

“她……她在生下你没多久得瘟疫去了!”

蒋怀平说这话时目光有些闪烁,灵儿微微皱眉,继而挤出泪来:“母亲真的去了吗?我还以为有机会再见她一面了!”

蒋怀平轻叹一声:“别难过,孩子,你母亲……她一直希望你能健健康康平平安安的,你过得好她安心了!”

“父亲,是您把我送走的吗?您为什么不要我了?”

蒋怀平顿了顿:“这个……说来话来。”

“父亲,我很想知道,您告诉我好不好?我不想做没人要的孩子。”

看灵儿乞求的眼神,蒋怀平心软了:“傻孩子,你不是没人要的孩子。

当初为父跟你娘因为一些原因没能走到一起,为父很难过便离开了沧州,却不知你娘之后竟挺着肚子出来找我,还寻到了我老家去。当时我不在家,便是你奶奶收留了她,并照顾她生下了你。

可惜之后没多久,村里突来一场瘟疫,很多人都染了病,你母亲也不例外,因为你当时还在吃奶,大夫说你多半也被你娘传染上了,只是一时看不出症状,为了不让瘟疫蔓延,村长建议把你提到山上去埋了。

但你奶奶舍不得你,便偷偷把你送了出去,希望你能好好活着。没想到你真的活了下来,咱们父女还有相见的一天,这是老天开眼啊!”

灵儿一直盯着蒋怀平的眼睛,看他感激涕零的对天稽拜不像作假,如果他没有演戏的话,问题出在蒋老太太身上。

灵儿相信叶家人的说法肯定有一些夸张成分,但去掉那些形容词及个人偏向的添油加醋,基本事实肯定没问题的,至少生母住牛棚和自己被扔出去那点儿没错。

“父亲,奶奶有没有说过我剩下天生痴傻了?”

蒋怀平诧异的看她:“怎么会了?你不是好好的吗?”

灵儿摇头:“我养父母捡到我直到六岁我都是痴痴傻傻的,他们为我散尽家产还落下一身病,好不容易才治好的。”

蒋怀平想了想:“这事儿真没听说过,可能是当时你太小,还看不出来吧,不过现在好了好,还得感谢你养父母,他们是你的再世恩人,也是我叶家的恩人,待会儿我命人在咱们蒋家祠堂里给他们供奉两个牌位。”

“是,父亲,女儿知道。”灵儿看看蒋怀平,垂眉片刻:“父亲,其实女儿心中还有一问,还请父亲一定要告诉女儿。”

“什么疑问?你说说看。”

“父亲,您说母亲当年与您是两情相悦对吗?但……父亲之前已经娶妻了对吗?要不怎会有大哥了?”

蒋怀平脸色变了变,他垂眉半晌:“此事……确是我对不起你母亲,但……你大哥的生母是你奶奶做主为我娶的,我跟她并无感情;但我和妍儿,是你生母,绝对是两情相悦,我宁愿为她休了发妻,但……她母家看不上我!”

蒋怀平越说越失落,低头沉默良久,摆摆手道:“罢了,孩子,你好生休息,为父有事先走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