农女奋斗记

第262章 寻找目标

第二六二章 寻找目标

看蒋怀平恹恹的离开,灵儿低头默默坐了良久,不知这位生父说的是真是假,原本认定生父一家没一个好东西,可听了生父的解释,她又突然觉得事情没那么遭……

其实只要生父不是为了功名利禄有意接近骗取生母叶妍儿的信任,灵儿就心满意足了,现在唯一让她纠结的就是生母被夺财虐待、自己被撞傻一事。

那么,是该找机会去见见蒋老太太了,我倒要看看她又作何解释?

之后几天,灵儿每天都去老太太院子,却都被婆子拦在门外,说是老太太身体不好需要静养,不能随便打扰。

没办法,看来见老太太之事还急不得。另外,她上次把蒋妍儿母女得罪慌了,她们倒是不敢来自个儿院子找麻烦了,原本以为蒋夫人会耍些小手段暗地下绊子。

观察了这么多天,也没见有什么动静儿,那样心狠手辣的一对母女,没有动静才不正常,说不定她们正挖空心思算计自己了,此事不得不防。

灵儿思来想去,觉得就这么干等着也不是办法,便把荷花几人叫来,问她们看看蒋夫人身边有没有什么她们熟悉的又能打听到蒋夫人母女动静儿的人?

荷花几人有些为难,想了半天也没找出合适的人选,菊花道:“小姐,夫人那边能近身伺候的大多是她从娘家带来的,还都是些家生子,她们的父母亲戚还在夫人娘家,要从她们身上套消息怕是不容易啊!”

“个个都是家生子?就没一个漏网的?”

“有是有,不过也不容易。”

“哦?是哪个?说来听听。”

“她叫梨花,现在是夫人身边的一等丫鬟,还是比较受重用的。奴婢刚进府时,跟她一起在大杂院受训,还同住过一间屋子,所以知道些她的情况。”

梨花?灵儿想了想,对了。不就是那天蒋夫人派来帮自己收拾院子那个丫鬟吗?看起来十四五岁,跟菊花差不多年纪,面相也没什么特别的,就是比较温顺那种。

“菊花。她不是家生子吧?”

“不是,不过她兄长也在府里做事,而且是大少爷的常随,经常跟着出去收租子跑生意什么的,很得大少爷看中。”

“大少爷?不就是我那个哥哥?”

“是的。小姐!”

灵儿想了想,梨花是蒋夫人的贴身丫鬟,梨花哥哥却是大少爷的常随,蒋夫人和大少爷应该不是一条心的啊,蒋夫人这样安排难道是利用梨花来要挟梨花哥哥听她的话,进而监视大少爷一举一动?这样看的话蒋大少爷应该帮我才是。

“菊花,梨花家条件怎样?她家还有其他人么?”

“条件不好,他家人口多,负担重,所以梨花才会卖身进府来。”

“仔细说说看。”

“我以前听梨花说。她上有两个哥哥,下有两个弟弟两个妹妹,家中父母积劳成疾,她之所以卖身就是因为他父亲病重无钱医治才来的。”

“那……在大少爷身边当差那个常随是她之后才来的?”

“是的,不过听说这中间还有个原因,梨花家当年租种了蒋家的地,梨花父亲病重,即便梨花来卖身也解不了困境,正好那时大少爷去收租,梨花大哥跪在地上求大少爷开恩。大少爷看他们家那境况也没为难他,反而给了他们十两银子。

梨花一家感恩戴德,等梨花父亲病好了,梨花大哥就自个儿找上门来想要为大少爷做事报恩。大少爷看他实诚就留下了他,后来见他很会算账,也就慢慢开始重用他了。”

原来如此,这么说来梨花兄妹并非刻意安排,说不定梨花能在蒋夫人身边得宠多半还是因为她的大哥。她大哥是大少爷身边常随的话,应该能捞到些油水赏钱。那梨花家的经济状况应该好了不少吧?如此还有什么理由能买通她了?

灵儿扶额细想,还真没什么两全的法子,这时又听菊花道:

“小姐,其实……当初梨花和奴婢曾经一起伺候过大小姐,梨花在大小姐那里也受过不少罪,她能去夫人那边奴婢也算帮过她一把。如果小姐确实想拉拢她的话,奴婢可以去试试,不过奴婢不能保证一定能成。”

灵儿闻言大喜:“怎么不早说,你尽管去试就是,成不成都没关系,大不了再想办法就是,再说我也不要她背叛夫人做什么,只要她把那边的状况告诉我即可。”

菊花点头应诺,又道:“小姐,如果有办法说动梨花家人,那就百分百能成。”

灵儿想了想,点头道:“也好,你先去试探试探,我明天去拜访我那位大哥大嫂。”

菊花行动不便,荷花跟她一起去,灵儿则在院子里准备一番,将蒋夫人送来的布料首饰什么的包了大半,另外附上一些小孩子喜欢的玩意儿作为明天的见面礼。

傍晚时分,荷花和菊花回来,看她们一脸菜色,不用问事情肯定没成,荷花苦着脸道:“小姐,那梨花太过分了,不但不顾念菊花当年助她,反而骂我们吃里扒外,唉,这丫头怎么如此顽固?我看她是好了伤疤忘了痛。”

菊花一直沉默不语,灵儿无所谓的挥挥手:“没关系,真那么容易夫人也看不上她了,算了,你们下去休息吧!”

次日上午,灵儿带着几个丫鬟大包小包的去蒋大少爷院子拜访。他们住的地方在蒋府东北角,应该说东北角那一面全都是大少爷那一房的,至于为什么要占这么大地方,灵儿还没进门就知道了答案。

灵儿一行人兴冲冲的来到大房院门口,见那院门紧闭,荷花便上前敲门,敲了半天却没动静儿,仔细听里面又吵吵嚷嚷,好像几个女人在掐架。

荷花询问的看向灵儿,灵儿想了想,让荷花退开,自个儿上前推开院门。那院门才开一小半,灵儿感觉一件东西夹着劲风扑面而来,她本能的侧身一闪,那东西几乎是贴着她鼻子飞出去的。

灵儿惊了一下,摸摸自己鼻子,回头去看,见桂花从地上捡起个红彤彤的绣鞋。

几人诧异的面面相觑,灵儿皱眉回头,见院子里面几个女人逢头垢面、衣衫凌乱,正扭打成一团儿。不,是三个女人在上,一个女人在下,仔细看,被按在地上那个不正是前些日子见过的蒋夫人媳妇——自个儿的大嫂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