农女奋斗记

第263章 撑腰(一)

第二六三章 撑腰 一

这是什么状况?灵儿几人惊呆了!

扭打成团儿的几个妇人听到声音也回头来看,见到灵儿和几个丫鬟也是一愣,地上的大嫂用力挣扎一下,大喊道:“妹妹,快帮我!”

上面几个女人更加用力按住她:“喊天王老子都没用,你个死娼妇,竟敢扣老娘的月例,你以为老娘是谁?老娘红透江州时,你还是个没**的小丫头片子了!”

说话的是一个红衣妖艳的女子,不正是上次灵儿亲眼看着蒋夫人送给大房那个什么花儿来着?啊,对了,她也叫桂花!

灵儿一阵汗颜,这蒋府里到处都是花儿,同样的花儿一朵又一朵,一时还分不清了。

荷花看那架势,小声道:“小姐,这是大房的家务事,咱们还是改日再来吧?”

灵儿却不以为然,她的目的是来跟大哥大嫂套近乎的,自然要帮忙。她示意几个丫鬟进院把门关上,自个儿操起门栓往身前用力一跺,地上的青石板顿时就四分五裂了。

灵儿一手叉腰,一手握着门栓,冷冷的瞪着那几个侍妾:“你们身为侍妾,却合伙儿欺负主母,家法何在?国法何在?还不快快退下。”

灵儿半个月前一人打趴五个婆子还把蒋妍儿扇成猪头,这事儿早就在府里传开了,压着大嫂的两个侍妾立刻松了手,唯独那红衣侍妾不信邪,嘴里还不干净:

“老娘是夫人亲自迎进府来的,同样是你嫂子,老娘就不信你敢……”

红衣侍妾话还没说完,灵儿拿着门栓几步上前,挑起她胸前的衣衫。用力往上一举,竟然把她挂在门栓上悬在半空。红衣女子吓得脸都白了,张牙舞爪一阵乱抓:“放开!放我下来,你个死丫头,老娘剥了你的皮!”

“不见棺材不掉泪!”灵儿举着门栓往后一扔,红衣侍妾便顺着力道飞出去,嘭一声整个人贴在大门上。然后软趴趴的落下来。

院中人都惊呆了。愣了半晌,荷花几人拍手叫好:“小姐好厉害!”

大嫂从地上爬起来,狼狈的扯扯衣裳、整整头发。尴尬道:“让妹妹见笑了……哦,妹妹请里面坐吧!”

“不急,嫂子换好衣服把家务事处理完了咱们再聊,我有的是时间。”

灵儿这么说明显是帮她撑腰。大嫂目光微闪,眼里竟浸出泪花儿来。她佯装拨头发掩住眼睛:“那妹妹请自便,我回去换身衣服立刻就来。”

大嫂匆匆往内院去了,一些丫鬟婆子在门后窗下探头探脑,见红衣侍妾被打得落花流水个个呲牙咧嘴。看着就觉得痛。

原本以为今天大少奶奶定会被几个侍妾打得半身不遂,没想到半路杀出个程咬金,一下就把几个侍妾给镇住了。这事儿该如何收场啊?

灵儿见旁边树荫下有张石桌,便自顾自的过去坐下。荷花几人则站在了她身后。荷花小声道:“小姐,这些侍妾都不是善茬儿,他们敢如此胆大妄为定是受了夫人指使,您这样教训他们不是跟夫人作对吗?”

菊花道:“有什么关系?就算小姐不跟她作对她也会找上门来,不差这一笔。”

荷花顿时就没了声音,灵儿越来越觉得菊花这丫头不错,脾气性格都很合她意,荷花虽办事周到,却总是畏首畏尾,可能是年纪大些奴婢当久了的原因。

方才提前收手的两个侍妾见灵儿没注意,偷偷往后缩似乎想溜,灵儿看也不看他们,淡淡道:“你们主母还没发话,谁敢乱动,我打断谁的腿。”

两个侍妾立时不动了,白着脸靠在墙上,现在院门也被那桂花贱人给堵住了,连搬救兵都没办法,怎么办?

大嫂很快就换了衣服整理了妆容出来,她站在大门正对的台阶上对灵儿点点头,让丫鬟抬把椅子来坐下。等一切准备妥当,大嫂道:“你们几个,今日竟敢合伙对我发难,老虎不发威你们当我是病猫是不是?”

两个侍妾缩在角落里不说话,红衣侍妾早已晕了过去根本听不到她的话。大嫂怒道:“你们几个,还不快快给我跪下!”

两个侍妾对望一眼,犹犹豫豫却没一个人动,大嫂满脸怒气:“来人啊,把她们给我拖出来,一人打二十个板子,就在这儿,当着我的面打。”

大嫂声音倒是够洪亮,可院子里除了灵儿几人、那两个侍妾、大嫂本人外,就他身后站着一个年近五十的婆子和一个十来岁的小丫鬟,当然躲在暗地偷看的不算。

大嫂身后的婆子和丫鬟对望一眼,为难的小声道:“大少奶奶,我们……我们打不过她们啊!”

看她们这样子,灵儿又好气又好笑,今儿个自己还在这儿她都弄成这样,自个儿不在的时候不知她过得多惨?

还有一点,大嫂没有抓住重点,这些侍妾为何能如此猖狂?不只因为有蒋夫人撑腰,最重要的是她没有抓住人心,瞧瞧这院子里的丫鬟仆妇宁愿躲在暗地看她笑话也没一个人出来帮忙,真不知道她平时在做什么?

灵儿招手让荷花过来,在她耳边嘀咕几句,荷花点点头,走到大嫂身边耳语几句,大嫂看向灵儿一脸为难,灵儿眨眨眼,大嫂还是微微摇头。

灵儿皱眉,怎么回事?大嫂连这点儿都不敢做吗?这时,旁边的菊花小声道:

“小姐,这院中所有丫鬟仆妇的卖身契都在夫人手上,他们全都只听夫人的,大少奶奶就是个空架子,用您那办法镇不住这些人的,就算镇住一时,以后他们定然还会连本带利的害大少奶奶也不一定。”

灵儿如醍醐灌顶清醒过来,对了,什么都想到了却漏了最重要的卖身契这一条,这蒋夫人做得真够绝的,对儿媳妇都这样子,难怪教出来的女儿那么恶毒。

灵儿沉吟片刻,起身走到大嫂身边,扶起大嫂,视线环顾院子一周:

“我不怕你们这些狗奴才躲在暗中看笑话,别忘了我大嫂才是这蒋家的正主子,即便你们卖身契不在大嫂手上,忤逆犯上偷奸耍滑的奴才打残了扔出去喂狗、打死了扔去乱葬岗都合理合法,人都没了拿着那张卖身契有屁用。

来人,把这两个欺上犯下胆大妄为的够奴才拖下去重打二十大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