农女奋斗记

第264章 撑腰(二)

第二六四章 撑腰(二)

荷花菊花桂花小翠几个丫鬟毫不犹豫冲上去拖了一个侍妾扔在院子中央,荷花年纪最大,捡起门闩就往侍妾屁股上打,另外几个死命压住侍妾四肢。

侍妾尖叫着大喊:“住手,你们这些贱婢,我……我是大少爷的女人,我…我是蒋家的主子……你们敢打我,我让大少爷……啊!我让大少爷打死你们……啊~~~~”

灵儿冷着脸道:“狗嘴里吐不出象牙来,大哥只有一个发妻就是大嫂,你一个贱婢胆敢自称主子,打,再加二十大板。”

板子一声一声落下,侍妾的尖叫声越来越大,然后又慢慢弱下去,眼看着她屁股开花,全身鲜血,大家都怕了,大嫂也脸色发白,她拉拉灵儿袖子小声道:“行了,妹妹,别真把她打死了!”

灵儿却不松口,做都做了,半路松手只会前功尽弃,她黑着脸喊:“四十个板子,一个都不能少,不打完不准停。”

地上的侍妾已经没了叫声,荷花的力道也轻了许多,直到真正打完四十个板子她才停下,那门闩上已经满是鲜血。

看着地上一动不动的侍妾,荷花有些心虚的看向灵儿,菊花过去探探鼻息摸摸脉搏,轻笑一声:“小姐,她没事,只是晕过去了。”

灵儿点头,荷花一个弱女子,就算长期做粗活儿,力气也大不到哪儿去,这侍妾方才打架时那么厉害,怎可能几下就打死了,这次只是给她个教训,让她长长记性。

灵儿视线扫向两边的厢房,沉声道:“这侍妾谁伺候的,还不快快抬去医治,要真死了就是你们失职,全都跟去陪葬。”

她话音一落,旁边厢房打开,两个婆子两个丫鬟小跑着出来。对灵儿和大嫂匆匆行个礼,便七手八脚把侍妾抬了下去。

接着是另一个侍妾,那女人见灵儿看向她,吓得赶紧跪在地上磕头:“奶奶。小姐,求您饶了奴婢吧,奴婢再也不敢了,奴婢再也不敢了!”

看她脑袋磕得砰砰响,额头都出血了。灵儿看向大嫂,大嫂有些心软,小声道:“既然……她知错了,这次就放过她吧!”

灵儿心下叹口气,斜着眼对那侍妾道:“听清楚了,你们主母仁慈,暂且放过你这次,若有下次,直接把你打瘫,让你一辈子下不了床生不如死!”

侍妾吓得脸色苍白。全身发抖,磕头得更用力了:“奴婢不敢,奴婢不敢。”

那侍妾走后,就剩晕在门口那红衣侍妾了,晕了这么久还没醒?还是在装?灵儿给荷花打个眼色,荷花抬步往红衣侍妾走去,谁知那侍妾突然跳起来,打开门一溜烟儿跑了出去,一边跑一边大喊:“打死人了!打死人了!”

大嫂惊慌的看着灵儿:“怎么办?妹妹,她…她跑了。她肯定去找夫人了,怎么办?怎么办?”

看她急得团团转的样子,灵儿暗暗摇头:“大嫂,你要记住你才是主子。这院子里所有丫鬟仆妇侍妾全都是奴婢,他们都得听你了,他们做错事你责罚他们本就应该,不管谁来正理都在你这边,有什么好怕的?”

“可是……可是……”

“没有可是,你这么软弱下去。迟早会被他们折磨死,你想想清楚,到时候你的孩儿怎么办?没了你,她们更加肆无忌惮,对你的所作所为会翻倍的复制到你孩儿身上。”

大嫂闻言白了脸,直直的站在那里,不过她眼中的怒火却越来越盛。

“娘亲~~~~”旁边一道软软糯糯的声音飘来,灵儿回头,见一个穿着大红绸褂虎头虎脑的小男孩张着双手摇摇摆摆向大嫂跑来。

大嫂惊了一下,“小明慢点儿,别摔着了!”

大嫂几步冲过去一把抱起孩子,她满眼泪水,脑袋在孩子身上磨蹭,小男孩张开双臂抱着大嫂脑袋:“娘亲乖乖!娘亲~~~~”

那孩子软软糯糯的声音,听得灵儿的心都化了,灵儿赶紧从一堆礼物里面翻出几样会发声的小玩意儿凑过去:“小侄儿,我是你姑姑呀,你瞧,喜不喜欢。”

灵儿手中的拨浪鼓立刻引起孩子的注意,他张着肉嘟嘟的小手来抢,灵儿顺势亲了他一下才把拨浪鼓给他。

大嫂带着灵儿进到内院屋里坐下,把孩子放在自个儿腿上,她轻叹一声:“妹妹,你说得对,我不能一直这么软弱下去,就算为了小明,我也要好好活出个人样儿来。”

灵儿笑着点头:“这就对了,只要你有决心,没有做不好的!哦,大嫂,我还给你带了些礼物,都不是什么值钱的,你别嫌弃。”

大嫂客气一番还是收下了,因为之前灵儿的帮忙,二人无需寒暄,直接就很亲近了,说起灵儿的身世,大嫂一阵感慨,叹道:“以前我曾听相公说过有个妹妹被送走了,没想到还能找回来,妹妹,你这些年定然受了不少苦吧?”

灵儿笑笑,摇头道:“不觉得哭,我运气挺好,养父母都特别疼我,要真说苦的话,就进府做丫鬟那一个月最苦不过了,呵呵!”

大嫂顿了顿,也不好意思的笑笑:“是啊,咱们府里不论做丫鬟做主子都不容易,唉!”

“大嫂可别这么想,从来只有做丫鬟仆人的不容易,哪有做主子不容易的?关键是做主子的得有自己的人,有人对你忠心,有人为你跑腿办事,这主子就做的特别容易。”

大嫂眨巴着眼睛望着灵儿,一副颇为敬佩的模样,她摇头叹道:“我娘家原本只是普通的乡下人家,在家只会做粗活儿服侍父母,从没想过有一天能做什么主子,也从来不知道该怎么做好这个主子,妹妹这一席话,倒让我茅塞顿开了。”

灵儿也有些意外,大嫂居然只是个普通乡下妇人!照理说蒋怀平好歹当了近十年县令,他的儿子怎么也该娶个富家小姐吧?会不会也是蒋夫人做的手脚?唉,难怪她如此手足无措。

灵儿笑道:“不瞒大嫂,我呀别的不行就鬼主意多,大嫂要是有什么不会的为难的想不明白的尽管问我,我定能帮你出个好主意。”

大嫂顿了顿,继而笑道:“那……我就先谢过妹妹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