农女奋斗记

第265章 套近乎

第二六五章 套近乎

大嫂是乡下人,对种地养牲畜颇有经验,但对大户人家后院这些勾心斗角是一窍不通,灵儿与她也算有共同语言,二人相谈甚欢。

大嫂时不时问些如何掌控下人如何管好家的问题,灵儿答了再问些蒋家的过往、大哥的为人处事以及蒋老太太的事情。

可惜大嫂对蒋家似乎了解不多,即便对她相公蒋国生的过往也不是太了解的样子,对蒋家以前的事也只听说过只言片语,似乎用处不大。

灵儿在大嫂这儿聊了大半个时辰,原本以为红衣侍妾桂花跑出去,会把蒋夫人招来,可临到晌午也不见蒋夫人来,倒是把大哥蒋国生等回来了。

蒋国生大步流星的往大嫂屋子过来,还没进屋就听他喊:“兰心!兰心,你在哪儿?”

大嫂赶紧抱着孩子迎出去:“相公,我这屋里了!”

蒋国生几步过来拉着大嫂和孩子看了看,见他们无恙才放了心:“唉,我一进府就听说咱们院子出事了,我还以为她们又欺负你了,你没事吧?”

大嫂有些害羞的低下头:“我还好,多亏妹妹出手相助,否则今天还真要吃不少亏。”

灵儿走出来,笑眯眯的福福身:“大哥好,我是小白。”

蒋国生有些意外,盯着灵儿半晌:“你……你就是当年还未满月就被奶奶送走那个小不点儿?”

小不点儿?他怎么这样称呼我?灵儿点头:“是的,大哥是亲眼看着我被送走的吗?”

蒋国生脸色变了几变,干咳两声:“都过去好多年了,我也记不太清了。s173言情小说吧”

他嘴上这样说,脸上的表情却不一样。灵儿直觉他对当年的事肯定知道得很清楚,如此甚好,从旁人口里打听比直接听蒋老太太说来得公正客观得多,灵儿打定主意要跟这位大哥套近乎。

“大哥,我原本早就想过来拜访你们,苦于刚刚与父亲相认,对府里都不熟悉。所以一直没来。大哥莫要见怪。”

大嫂赶紧道:“妹妹别这么说,本该我们先来看你才是。”

大嫂用胳膊顶一下蒋国生,他却没什么反应。大嫂知道自己这个相公不善言语,只得自个儿陪笑脸,眼看要到午饭时间了,现在让灵儿走似乎不太合情理。于是大嫂留灵儿用午膳,灵儿也不推辞。就势应了。

大嫂还是挺高兴的,把孩子交到蒋国生手上,亲自出去张罗午膳。灵儿见大嫂边走边挽袖子,有些诧异道:“大哥。你们院子这么多仆从丫鬟,难道还要大嫂亲自下厨吗?”

蒋国生脸色不太好看,干咳两声。见灵儿巴巴的望着,不回答好像又不太礼貌。“这些丫鬟婆子都不是我们的人,自然不听我们的,他们做的东西兰心也不放心。”

听蒋国生这么说,再看他表情,明显是心疼大嫂的,可那一堆侍妾又是怎么回事?灵儿忍了几次还是忍不住问了出来。

蒋国生闻言脸上一阵红一阵白,说话都有些结巴:“她们……她们成日花里古哨在我门前晃来晃去,看着就烦,但……她们是母亲送来的,我不能赶她们。”

“怎么不能?大哥,你才是这院子的主子啊,谁不听话就把谁打出去就是,反正留着也无用,你这样不闻不问只会纵容她们,你一走她们就合伙儿欺负大嫂。今儿个我来的时候正好见你那三个侍妾合伙儿把大嫂按在地上……”

灵儿说话时留意着蒋国生的表情,见他脸上涨得通红,却低着头不说话,这样子也能出去做生意收租子?!这对夫妻到底怎么回事啊?灵儿都为他们着急。

“大哥,上次夫人打到我院门口来,被我生生逼了回去,再闹到父亲那里,她就再不敢上门找茬儿,你为何不试一试?”

蒋国生看看她,继而低下头:“我跟你不一样,爹喜欢你娘自然喜欢你,但爹从来都不喜欢我,他不会帮我的。”

灵儿愣了一下:“怎么可能?你是他的长子啊,他不帮你还帮谁?”

蒋国生低头不语,灵儿抿嘴,回想他方才的话,似乎话中有话,这位大哥如此老实不善言语,不知道他生母是何模样?而且这个样子怎能谋得做生意收租子的差事?总觉得哪里不对啊!

兄妹二人干坐半晌,大嫂端着个托盘进来,一下子就感觉到屋里气氛不对,她不好意思道:“妹妹,你这个哥哥不太爱说话,你别介意啊!”

灵儿微笑摇头:“没事,大哥可能是跟我不熟,不过大哥啊,您老是不说话的话,出去做生意收租子什么的不会被人欺负吧?”

大嫂笑得不太好看,她将托盘中的菜色放到桌上,轻叹一声:“怎么会了,又不是你大哥一个人去,有的是能说会道精明的人看着,何况公公还是本县县老爷,他们巴结还来不及了。”

看大嫂和大哥的表情,灵儿更觉蹊跷,照他们的意思,大哥只是个傀儡,只要跟着去就行,实则拿主意的另有其人?那个人是谁了?

等大嫂摆好菜色坐下,灵儿道:“哎,大嫂,听说大哥身边有个常随叫什么来着?他妹妹是夫人身边的一等丫鬟梨花,有这回事吗?”

大嫂犹豫的看向大哥,灵儿无奈叹道:“大哥大嫂,我今天这么帮你们,铁定是把夫人得罪了站在你们这边,你们干嘛还对我躲躲藏藏的,难道我还能害你们不成?”

“不是不是,我们不是这个意思,妹妹莫要误会。”大嫂看看大哥,轻叹一声道:“是有这么个人,叫李良。

当初他家老父病重交不出租子,你大哥一时怜悯,没逼他们反而从收租的银子里拿了十两给他们,回来后你大哥被公婆好一番训斥,婆婆生气不已,直接把我们大房上上下下一个月的月例全都扣完了,唉!”

“是吗?那李良为何又成了大哥的常随了?”

“那李良原本说来报恩,你大哥心想他家家境不好,给他个差事总能救救急,便把他带在身边。起初他对你大哥还是挺忠心的,后来不知为何慢慢转了性,什么事情都去那边禀报,又时常拿婆婆来压你大哥。

唉,你大哥又是个不善言语的,现在搞得好像他是主子,你大哥反倒成了随从一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