农女奋斗记

第266章 收买

第二六六章 收买

“还有这等事!我听外人传言是大哥看中他能说会道还会算账才提拔他的,没想到……”

大嫂摇头叹道:“人心难测,你大哥收用他原本是好心,没想到现在却是搬起石头砸自己的脚,有苦难言啊!”

“如果真如大嫂所说,那厮如此胆大妄为,大哥为何不找个由头把他赶走了?”

“哪有那么容易?那李良现在很得夫人看重,别说他,你看我们院子那些女人,全都是夫人送来的,无缘无故怎能随便赶人?再说就算赶走了这个还有下一个,谁知道下一个会不会更厉害,唉!”

看他们这境况,灵儿也有些头痛,日子过成这样,还不如搬出去自立一户算了。本小说手机移动端首发地址:大嫂也无奈的叹道:“早知道这家里是这么个情形,当初就该求公公分了家搬出去过,就算日子清贫些,总要轻松自在许多啊!”

大哥闻言歉疚的看着大嫂:“兰心,让你受苦了!”

大嫂摇头:“我倒无所谓,可小明还这么小,要一直窝在这地方,真担心什么时候我若有个不测,小明以后怎么过啊?”

大哥赶紧道:“不会不会,兰心你别瞎说。”

大嫂目光哀戚的望着大哥:“相公,以前我从未这么想,可今天这事儿让我看明白了,这个家里根本就没有我们母子的位置。妹妹说得对,我不为自己想也要为孩子想,相公,你若真心疼我们母子,咱们一起去求了公公,请他恩准我们分家搬出去吧?”

大哥顿了顿。目光闪烁看向他处不说话,大嫂一脸失望的低下头。之后几人只是默默的吃饭,再没什么话。这气氛实在太压抑,灵儿草草吃了几口,就起身告辞了。本小说手机移动端首发地址:

从大房院子出来,灵儿心情依然压抑,连带荷花几人都不敢说话。一行人没走多远。菊花小声道:“小姐。你看那是谁?”

灵儿顺着她指的方向,见旁边几米外的八角亭柱子后隐隐露出一截红色的裙角,那颜色太过刺眼。灵儿一眼就认出是先前逃出远门的红衣侍妾。

灵儿给荷花几人打个眼色,几人点头,悄无声息的向亭子围了过去,灵儿从正面走进亭子。斜眼打量那红衣侍妾,见她一身凌乱。依然穿着之前的衣裙,头发也未整理过,脸颊上还多了两个大大的巴掌印儿。

灵儿心里暗笑,看来这女人跑去见蒋夫人也没得着好啊!

红衣侍妾见灵儿进来。怯生生的缩在亭子角落里,眼神惊恐的望着灵儿:“你…你想干什么?”

灵儿在入口旁边找个位置坐下,冷笑一声:“你说我想干什么?”

“你……你别太过分啊。我…我已经告诉夫人了,夫人迟早要找你算账。”

“呵。是吗?夫人要找我算账为何不来?我随时等着她了!倒是你,巴巴的跑去找夫人给你撑腰,结果了?夫人理你了吗?”

红衣侍妾脸色顿时苍白,眼神中满满都是愤怒,看得出来她的愤怒不是冲着自己来的。灵儿心思一转,这女人被蒋夫人接进府来,原以为能过上好日子,结果却与她想象中相去甚远,如今受了委屈去告状反被蒋夫人扇了两巴掌,她心里不恨才怪。

灵儿放低声音道:“桂花,我问你,你的卖身契可在夫人手上?”

桂花愣了一下,警惕的看着她,灵儿笑道:“你想明白了,只要你卖身契还在夫人手里,你就一直是她的提线木偶,她要你生就生她要你死就死。可我跟你不一样,我是蒋府正大光明的主子,父亲疼我,夫人她也奈何不了我,我跟她作对她却拿我没办法。”

桂花目光闪了闪:“你什么意思?”

“你那么聪明,怎会不知我的意思?”

桂花心思一转,扯嘴冷笑:“你休想利用我!”

灵儿笑眯眯道:“你要被人利用也要有利用的价值,你要明白,夫人我都不惧,明目张胆把你打个半身不遂你也没办法,但是…你知道我和夫人不对付,你了?你怎么想?”

桂花目光闪烁犹豫半晌,抬眼道:“你想要什么?”

灵儿笑笑:“跟聪明人说话就是简单,我不要什么,我只想知道夫人每天都在做什么,或者想做什么?”

桂花眼中闪过了然:“那……那我有什么好处?”

“你要什么好处?”

“我……我要我的卖身契,还有一千两银子。”

灵儿冷笑:“你觉得你值那么多钱?”

“你别小看我,我当初可是享誉江州的名妓……”看着灵儿的眼神,桂花自己说话都没了底气,她以前确实风光过几天,可现在人老珠黄,日子一天比一天难过,要不她怎会落到如此地步?

二人眼神较劲儿半晌,桂花退步:“好吧,卖身契我必须要,还要消了奴籍;我离开后没银子没法过,你至少得给我五百两银子。”

灵儿摇头,伸出一个指头:“只有一百两。”

“太少,三百两。”

“二百两。”

最后二人以二百五十两成交。然后灵儿带着荷花一行人离开,桂花坐在亭子角落里愣神良久,眼看天都快黑了,她才慢慢爬起来往大房院子走去。

灵儿一行回到自己院中,荷花道:“小姐,那小妾可信吗?万一她把今天的事告诉夫人怎么办?”

灵儿肯定道:“不会。”

“为什么?”

“因为夫人非但不会给她卖身契还会时时防着她,她在夫人眼里连个普通丫鬟都不如,而这院子里敢与夫人为敌又能帮到她的只有我,她是聪明人,这点儿比谁都清楚。”

“可是……要拿卖身契并不容易啊!”

“只要想办有的是办法,对了,你们几个的卖身契还在她手上吧?放心,等什么时候我爹心情好就给你们要回来。”

荷花几人闻言面上都有喜色,菊花道:“小姐,那……梨花那边……”

“她哥哥忘恩负义,她还能好到哪儿去?”

菊花点头:“也是,都怪奴婢看人不准,差点儿误了小姐的大事,请小姐责罚。”

“无妨,知人知面不知心,人都是会变的,谁能拿得准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