农女奋斗记

第267章 消息

第二六七章 消息

自那日后,灵儿每天都会去大嫂院子走一趟,经过上次灵儿那么一闹,大房院中的人老实了许多,连那带头闹事的红衣侍妾桂花也成日笑眯眯的跟灵儿打招呼。

这日,灵儿又到大房院子走动,正在大嫂屋里说会儿闲话,见桂花妖妖娆娆的进来请安。大嫂脸色很不好看,本想立刻打发她走,灵儿却道:“大嫂,让她进来吧,反正我们闲着也无聊,让她说点儿笑话来听,就当解解闷,如何?”

桂花笑眯眯的甩着帕子进来:“可不是,奴家就是来说笑话给小姐少奶奶解闷儿的。”

桂花自顾自的坐到灵儿身边,对灵儿眨眨眼,灵儿心知她有话要说,便跟大嫂道:“大嫂,您上次做的那个桂花羹极好吃,我想念得紧,能不能烦您再辛苦一下?”

“现在吗?”

灵儿点头:“大嫂放心,我帮您看着小明,掉了半根毫毛找我算账就是。”

灵儿都这么说了,大嫂也不得不去,斜眼瞪桂花一眼,不情不愿的把小明递给灵儿,出门时还不忘叮嘱道:“妹妹,小明有些调皮,烦你看着点儿,有事叫我啊!”

“好的,大嫂,您放心吧!”

看着大嫂身影进了厨房,桂花扁扁嘴:“看她那样儿,好似我要吃了这小子似的。”

灵儿逗弄着小明,低声道:“什么事,说吧?”

桂花瞟一眼灵儿,笑眯眯道:“小姐,我的卖身契可有到手啊?”

“哪有那么容易?我最近连那边院门儿都没进过,怎么拿?倒是你,什么消息没给我,反倒好意思来要卖身契。”

桂花笑笑:“我也没歇着啊,这几日天天去夫人眼前献殷勤,给她揉肩捶腿的,我也不容易啊!”

“别废话了,什么消息。快说吧!”

“这消息倒是不少,有您的,有大少爷的,有老爷的。有大小姐的,有老太太的,您想听哪一样?”

灵儿不禁正眼看她,这女人能耐啊,什么都能打听。不过看她那样子,多半是虚张声势吧!

“先说跟我相关的。”

“跟小姐相关的嘛,昨日夫人见了个姓朱的妇人,问了她不少关于小姐您的事情,这个算不算?”

“姓朱的?”灵儿立刻想到了朱大娘,蒋夫人见她做什么?难道要查自己的身世来历?哼,我和我生母几乎是一个模子刻出来的,蒋怀平、老太太和大哥蒋国生全都认定了,她还有什么好查的?

灵儿好笑道:“随她查去,滴血验亲都可以。我的身世没有半点儿问题。”

其实桂花一直在留意灵儿表情,她就怕这个小姐是冒牌儿的,要是东窗事发,自个儿不就惨了?如今灵儿如此表态,她心里的石头落了地。

“还有一件,奴家发现夫人桌上多了几大本册子,上面全是咱们东湖县的未婚男子,前天还有个媒婆上门,说东城门外那个土财主家有个独生子,今年十八。想来提亲。”

提亲!灵儿皱起眉头,她果然没有漏掉这条吗?自己已过十五,正是谈婚论嫁的时候,蒋夫人如此痛恨我。肯定不过放过这条。

“还有其他的吗?”

“其他的……就跟小姐无关了。”

“说说老太太的消息。”

“老太太那边派人过来,要夫人去寻什么…千年人参,夫人大发脾气,砸了好多东西,连奴家都受了牵连,唉!”

“千年人参?老太太的病不至于要用那么名贵的东西吧?”

桂花扁扁嘴:“谁知道了?反正夫人巴不得她快点儿死了干净。”

灵儿诧异的看她:“这是夫人说的话?”

“啊?不是不是。奴家自个儿这么觉得而已。”

“这种话以后不要乱说。”

“是是,小姐提醒得是,奴家以后注意就是。”这桂花永远是那么一副懒洋洋什么都不上心的样子,在男人眼里就是那所谓的媚骨天生吧?

灵儿不禁打量她一番,桂花留意到灵儿眼神,软软的一手搭在她肩上,抛个媚眼儿:“小姐,莫非您也看上奴家了?”

“咳咳~~~~”大嫂不知何时到了门口,她尴尬的咳嗽两声走进来,接过小明抱着,目光在灵儿和桂花二人之间扫了两圈,声音僵硬道:“桂花,我跟小白小姐有话说,你先下去。”

桂花袅袅娜娜的站起来,笑眯眯的出去了,大嫂坐到灵儿身边:“妹妹,她跟你说了什么?她这种人的话不能信,你可别跟她学坏了!”

灵儿好笑道:“大嫂,您想哪儿去了,放心吧,我不会学坏的。对了,最近大哥怎样?”

“唉,还不是老样子,刚刚秋收了,他要跟着下乡里去收租子,可能最近几日都回不来吧?”

“是吗?”灵儿想起方才桂花说夫人那边还有大哥的事,难道就是收租子?虽然没来得及问,现在巴巴的跑过去定会引人怀疑,罢了,今日得的消息已经够多了,先处理自个儿的事情要紧。

灵儿从大嫂院子出来,半路遇见梨花带着个四十来岁头上别朵红花的妇人往里走,见到灵儿时梨花吓了一跳,赶紧行礼,那妇人听梨花称呼灵儿为小白小姐,不禁抬头紧盯着灵儿瞧,那眼光灵儿再熟悉不过,这妇人定是媒婆儿无疑。

媒婆看到灵儿的样貌身段儿相当满意,笑嘻嘻的想凑上来说话,却被梨花使劲拽跟她小声嘀咕一句,媒婆顿时乐开了花儿,对灵儿一甩手帕:“哎呀,小白小姐好福气啊……”

“韩妈妈,你再不去夫人可要生气了!”梨花拉长了脸声音也严厉了些。

“哎,好好,这就走、这就走!”媒婆一边走还不忘一边回头审视的打量灵儿。

荷花生气道:“这个腌臜婆子,那样看小姐,她什么意思?”

灵儿没说话,带着几人径直回到院子。

回去过后她便一直在院中走来走去,如果是其他事,她大可以跟蒋夫人硬碰硬,但婚事这方面,这年代都兴父母之命媒妁之言,自己已经年过十五,没有不相看人家的道理,蒋氏又顶着自己继母的头衔,没有足够的理由,不让她插手婚事怕是不可能。

再者,说起婚事,沧州那边不知小魔王是否还在寻自己?在这儿待了几个月,竟然差点儿忘了离开的事儿,是该好好谋划谋划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