农女奋斗记

第268章 卖身契

第二六八章 卖身契

要离开的话,就得把该做的事做完。

首先第一件,必须把荷花几人还有桂花的卖身契弄出来,这是早就承诺她们的,不能言而无信,自个儿走了她们留在这儿只有死路一条,所以这件最要紧。

她让荷花出去打听了一下,据说最近秋收,衙门那边事情也多,蒋老爷一直留在衙门里办公,好几天没回来了,也不知道何时才能回来。

蒋老爷不回来,卖身契怎么拿得到?这件事办不成,那就只有办另一件,跟大哥打听生母小时候的事情,可现在大哥蒋国生也不在,老太太躲自己如躲瘟神一般,向谁打听去?

还真是越着急越不成事,灵儿在院子里坐立不安,菊花道:“小姐,与其在这里胡思乱想,还不如出去走走看看,换个心情兴许就好了。”

听她这么一说,自己来东湖县都两三个月了,进了县城就直奔蒋府,还从未出去逛过,左右无事,留在院里也心烦,还不如出去走走了。

于是,灵儿收拾收拾,就带着几个丫鬟准备出门。走到外院路过账房时,灵儿眼珠一转,让荷花等着,自个儿去账房转一圈,看能不能弄点儿银子出来。

她进到账房,见那布局就如现代的银行窗口一般,先生们搁着坚固的窗格在里面办公,取钱报账的只能站在外面高高的柜台下。

灵儿凑到其中一个窗口前:“喂,我是蒋府的小姐蒋小白,后院发的月例不够用,给我支二百两银子呗?”

账房先生板着脸盯着灵儿看了半晌,冷冷道:“可有老爷或管家的手信?”

“没有!”

“那就不能取。”

“为什么?我可是蒋府的小姐耶!”

“就算夫人来也不行,小姐请先回去禀报老爷,获准了再来。”

灵儿吐吐舌头,她当然知道不行,只是过来试试,看蒋府外院管理如何?

“小姐。您要支银子吗?”

灵儿回头,见一个年轻小伙子望着自己,灵儿大喜:“咦!万小贵,你怎么在这儿?”

“周管家让我来报账。”

“报什么帐?给我看看。”

“哎呀。不行不行,小姐见谅,这是府里的规矩。”

灵儿也不为难他,站在门口,等着他报完了出来。笑嘻嘻道:“万小贵,好久不见了,最近怎样啊?”

万小贵不好意思的挠挠脑袋:“还好,上次小的不知您是小姐,说话不知轻重,还请小姐莫忘心里去。”

灵儿大方的拍拍万小贵肩膀:“哪里的话,咱们是朋友嘛!周管家在吗?你那儿方便我去坐坐吗?”

“当然当然,小姐请。”

万小贵引着灵儿来到初到蒋府时签卖身契那屋子,荷花几人在门口等着。灵儿踱着步子在屋里走来走去,看到那一面偌大的柜子。突然想起当初自己签卖身契的时候不就是从这柜子里拿的?

她脑中灵光一闪:“唉,对了,万小贵,我当初签的卖身契还在这儿吧?”

万小贵顿了顿,摇头:“不在了,小姐您从大杂院转到大小姐屋里时,哦,不对,是您转到妍儿二小姐屋里时,夫人就派人过来把您的卖身契拿走了。”

“啊?就是说我的卖身契还在夫人手上?”

万小贵点点头:“是啊!”他看灵儿脸色不好看。又赶紧道:

“小姐不用担心,您是老爷的女儿,现在是正经的主子,老爷早就在县衙户籍簿里给您重新登了名。您现在是姓蒋不姓文,那卖身契已经自动作废了。”

“哦?是吗?”

“是的,小姐放心,老爷好歹是咱们东湖县的县太爷,这种事情轻而易举,不过让文吏加几个字罢了。”

这么容易?那荷花几人还有桂花的卖身契不就轻而易举解决了?另外再给自己弄个身份文牒什么的。以后上哪儿都方便啊!

灵儿心中算盘打得啪啪响,却闻万小贵问:“小姐,你去账房取银子干什么?难道夫人都不给你发月例吗?”

灵儿愣了一下,“哦,是啊,我这个小姐上任都一个月了,还从不知道月例什么样子了,万小贵,按规矩我的月例该有多少啊?”

“府里的规矩,小姐您每月应该领二两银子的月例,要是不够的话,还可以向老爷或夫人要些补贴。”

“是吗?”灵儿也就随口一问,并不太关心这个问题,而是走到那一大排柜子面前想拉开抽屉看看,万小贵赶紧阻止她:“小姐,这些万万动不得,弄乱了周管家会把打出府去的。”

“没那么严重吧?我不过随便看看。哎,万小贵,我上个月从大杂院领了几个丫鬟过来,她们的卖身契在哪儿了?”

“大杂院领出来的?”

“是啊!”

“小姐,她们都叫什么名字,小的帮你找找。”

灵儿大喜:“真在这儿?那你快找,荷花、菊花、桂花、小翠,还有一个兰花。”

万小贵拿出一串钥匙,先取出一本厚厚的账簿,在上面翻查一番,收起锁好后再到那一大排的柜子里翻找。

灵儿等了一刻钟左右,万小贵拿出一张卖身契来:“小姐,小的只找到一张,您看看,是您要的吗?”

灵儿接过看看,那竟然是兰花的卖身契,就是大杂院被割了鼻子那个,灵儿点头:“是这个,其他的了?”

“其他的没有,应该是被人取走了。”

“能查到是谁取走的吗?”

万小贵又一番查找:“找到了,小姐,一个月前,夫人身边的路妈妈亲自来取走的。”

果然不出所料,她早早就跑来把荷花几人卖身契拿走,意思再明显不过。

灵儿谢过万小贵,出来后没再出府,而是带着荷花几人径直去了蒋夫人院子。

灵儿到时,蒋夫人正在客厅接待几个媒婆,见灵儿进来,她也不藏,笑呵呵道:“小白,来了啊,我正跟几位妈妈商量你的婚姻大事,你到隔壁花厅坐坐,等我这边商量好了你再过来吧!”

灵儿微笑着福福身:“有劳母亲费心了!”然后当真老老实实的去了隔壁花厅。

蒋夫人有些意外,原本以为这丫头会大发雷霆,狠狠闹一场,结果却配合演戏,难道她还指望我给她选门好亲事不成?

哼,我就给你选门好得不能再好的亲事,死丫头,等着瞧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