农女奋斗记

第269章 蒋夫人心思

第二六九章 蒋夫人心思

在座的几个媒婆都巴巴的盯着灵儿打量,观察她的一言一行一颦一笑,直到她的身影消失在门口,几个媒婆个个回头笑呵呵的把灵儿一阵美赞“

“蒋夫人好福气啊,这么个容貌俊秀端庄大方的小姐,怕是配京里的王孙贵族都够了,夫人愿意在咱们东湖界内挑女婿,真正是我们东湖百姓的福气啊!”

“可不是,夫人,老身说的那个余家家底殷实,往上三代都是大地主,加油良田几千亩,在咱们东湖县算是一等一的大户啊!”

“夫人,奴家说的那家更好,不仅家境好,族里还有人在京城里做官儿了……”

媒婆们争先恐后的为自己所代表的男方说话,蒋夫人脸上却一直淡淡的,显然这些她都不满意。

为什么不满意,当然是太好了些,她明明已经给这些媒婆暗示过很多次,不要太好,一般就行,可送来的却一次比一次好,这些婆子都老得听不懂话了不成?

她目光在几个媒婆之间扫了几圈,最后落在一个身宽体胖、穿暗红绸裙的中年妇人身上:“宋妈妈,你留下,其他人请回吧!”

几个媒婆愣了一下,纷纷转头看向宋妈妈,宋妈妈大喜,笑呵呵的站起来往前一步:“夫人好眼光,我们马家的公子是一等一的好脾气,小姐过门一定享福。”

其他几个媒婆虽有不甘却也没办法,纷纷站起来蔑视的瞟宋妈妈一眼,气呼呼的出门去。宋妈妈得意的对那些同行挥挥手,她心里早已乐翻了天,这么好的一笔生意,没想到自个儿能做成,让她们眼馋去吧!

待其他人都走了,蒋夫人道:“宋妈妈,你过来说话。”

宋妈妈赶紧上前几步:“夫人,我跟你说。那马家呀……”

“别说了,马家不行,重新找一个。”

宋妈妈楞了一下:“夫人,咱们东湖县数得上的差不多都来过了。您…您到底何意啊?”

“宋妈妈,你可知方才那么多人我为何独独留你?”

“这个……”宋妈妈转着眼珠留意蒋夫人脸色,蒋夫人端起茶杯拨弄一下,然后缓缓吹吹,淡淡道:“我的女儿只有一个。今年才十三了。”

宋妈妈恍然大悟,对了,这次蒋夫人要订亲的并非她亲生女儿,而是从天而降来历不明的一位小姐,这样的小姐蒋夫人会喜欢才怪,她怎可能挑个好人家给小姐?

宋妈妈心下了然,凑近一些小声道:

“夫人,奴家娘家在东湖县往西三十里的一个穷山沟里,那村里有个秀才,穷酸迂腐不知变通。因为家里太穷,年满二十也没人家愿意把女儿配给他,何况他家中还有一个吝啬要强的老母,一个憨傻的弟弟。

秀才曾放话一定要找个识文断字知书达理的闺阁小姐,依奴家看小白小姐就挺合适。”

蒋夫人眼中带笑的看着宋妈妈,宋妈妈大喜,她果然猜对了,原来蒋夫人是这个意思,以前每次来蒋夫人都不满意,还暗示大家别找太好的人家。本以为她说的反话,结果竟然是真的!呵呵,也难怪,后娘能有几个好的?

宋妈妈心里这样想。脸上却一脸奉承:“夫人放心,奴家一定把这事儿办得妥妥的。”

蒋夫人依然慢慢的拨弄着茶杯:“宋妈妈,我家老爷心疼小白得紧,虽然老爷不喜小白嫁得太远,但怎么也得是个有前程的清白人家不是?”

“是是是,那秀才家世清白得很。往上数几代还是地地道道的书香门第,如今这秀才早在十五就考上的,相信考个举人也是指日可待,真真是个有前程的人家。”

蒋夫人心想这不正是老爷的翻版吗?不过老爷不到二十就中了举人,是真正的有才,那穷秀才十六才中个秀才,想来也没什么奔头了,如此正合我意,老爷应该也没什么说法,只要这宋妈妈把那秀才夸个天花乱坠,肯定没问题。

蒋夫人让路妈妈取来十两银子赏给那宋妈妈,小声叮嘱道:“这事儿只要你给我办妥了,后面少不了你好处。”

“夫人放一百个心,奴家一定办得妥妥的。”宋妈妈喜滋滋的接了银子乐颠颠的走了。

蒋夫人慢悠悠的喝了会儿茶,才问:“那丫头走了吗?”

“还没了,夫人,一直在花厅等着。”

“呵,她倒有耐性,把她叫过来吧!”

灵儿走进客厅,也不行礼,自个儿找位置坐下,笑眯眯道:“夫人心情挺好啊!”

蒋夫人放下茶杯:“了却我心中一件大事,心情自然很好。”

“是吗?夫人给我找的婆家定然不差吧?”

“那是当然,不给你找个好的老爷岂不怪罪我?”

“那就好,我相信夫人的眼光定然不错,既然夫人把人选都定了,打算给我多少嫁妆了?”

嫁妆!蒋夫人心里紧了一下,这丫头真是恬不知耻,一个未出阁的姑娘,竟敢好意思主动开口要嫁妆。

蒋夫人冷笑一声:“我们蒋家没什么家底儿,老爷为官清廉,每月除了那点儿俸禄,也没其他进账,不过你好歹是老爷的女儿,我定然不会亏待你。”

“是吗?既然夫人这么大方,那我就厚着脸皮先要一样嫁妆如何?”

蒋夫人拉长脸瞪着她,这女娃真是给脸不要脸,都这么说了还想要。

灵儿不管她放刀子的眼神:“我也不为难夫人,至少你先得把我院子几个丫鬟的卖身契给我吧?夫人身为继母,不可能让我这个女儿独自一人出嫁连个陪嫁丫鬟都没有吧?”

蒋夫人心里松了一下,原来是要几个丫鬟的卖身契,那原本也值不得什么,但……

她越想要我就越不给,让她难受难受也好,等她出嫁时再安排两个我的人给她下下绊子,让她更难过,以解我这几个月心头之恨。

于是,蒋夫人道:“你着什么急,离你出阁还有两个月,到时候我自会把卖身契给你。”

“夫人的意思是现在不给啰?”

蒋夫人不耐烦的看她一眼,左右现在厅上无外人,她将茶杯往桌上一放:“我就不给了你又怎样?”

如此多说无益,只有想其他办法,灵儿二话不说,站起来就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