农女奋斗记

第273章 威逼利诱

第二七三章 威逼利诱

灵儿进到屋里,见李良和那姑娘被扔在墙角草堆上,两人被捆成粽子蒙了眼睛堵了嘴巴,正在呜呜的翻滚挣扎。

灵儿打个眼色,一个家丁拔掉李良的嘟嘴布,李良啐了两口,然后脑袋转来转去,好似想看清楚什么?

“你们好大的胆子,连爷都敢劫,你们可知爷是什么人?爷是县太爷府上的管事,是县太爷夫人身前当差的,识相的还不快快放了我,爷还可以免你们一死!”

灵儿冷笑:“好大的口气!”

“你……你是谁?怎么是个女的?”

灵儿眼珠一转,兴头正起,她一脚踩在李良膝盖上,指着他脑门儿道:“老娘是东湖城外翠山上的白四娘,专抓你们这群狗仗人势的东西。”

“白四娘?什么白四娘?从没听说过!”

“没听说过是吧?老娘现在告诉你,老娘手下五六百兄弟,都是被你们这群狗仗人势的东西逼上山的,老娘身为首领,自当为兄弟们讨回公道。”

“你……你是土匪!我…我何时得罪过你们?”

“你为县太爷办事得罪了老娘!”旁边两个蒋府家丁面面相觑,灵儿却玩得正高兴,长长的指甲在他脸上滑动:

“知道这是什么吗?老娘的刀子是劫贡品得来的,削铁如泥,要对付你,轻轻几下能把你剁成肉酱。”

李良越来越怕了,当灵儿的指甲划到他喉咙上,他吓得全身发抖,腿下哗啦哗啦响,一股骚味儿传出来。灵儿捂着鼻子扇扇退开,没用的东西,都吓得尿裤子了。

两个家丁道:“小……首领,要不要小的先给这厮尝点儿皮肉之苦?”

灵儿不说话,那家丁揪着李良衣襟一把把他提起来:“竟敢对我们当家的无礼,我看你这玩意儿长来是惹事的,干脆阉了最好。”

李良吓得啊啊大叫:“好汉饶命!好汉饶命啊。你们要什么。要什么我都给!……”

要的是他这句话,灵儿挥挥手,家丁放下李良。灵儿淡淡道:“要我们放你也可以,一千两银子拿来。”

“一千两!我……”

“没有是吧?先阉了他!”

“不要!不要啊,好汉饶命!好汉饶命啊!”李良又哭又叫。

“有银子了吗?”

“有!有!”

“在哪儿?”

“小的让家人卖了田地房产,再……再让妹妹凑些……”

“好吧。你先写下欠条,再把你贴身之物拿出来。我们找你家人取银子去,什么时候取到银子什么时候放你。”

灵儿又凑进些,低声威胁:“记住了,你要敢耍半点儿滑头。我要你全家陪葬!”

李良吓得又是一哆嗦:“不敢!小的不敢啊!……”

灵儿从房间出来,让那两个家丁给李良松绑,逼着他写下欠条和书信。又取出一个随身香囊作为信物。

两个家丁把东西拿出来交给灵儿,灵儿让万小贵好生嘱咐他们一顿。然后几人大摇大摆的离开。

走出一段儿,蒋国生道:“妹妹,你都对他说了什么?把他吓成那样?”

“没什么,我让他拿一千两银子来赎命。”

“一千两!”蒋国生和万小贵同时惊呼,蒋国生道:“妹妹,他一个小小管事,当差时间也不长,哪有那么多银子?”

“没有对了,万小贵,你去,把这两封信用刀扎在李良家院门上,敲敲门确认他家人取到信再回来。”

万小贵应了拿了东西先走,蒋国生骇然的看着这位妹妹,他突然觉得这妹妹好陌生,一个闺阁女子怎会如此大胆,不但暗地抓人,威胁人家,现在还往人家门上扎刀子,这…这真是……

灵儿突然笑眯眯的回头看着他:“大哥,我帮你教训了李良那忘恩负义的,高兴吧?”

蒋国生噎了一下,一时不知说什么好。

“大哥,别忘了你答应我的,我帮了你,你得告诉我我娘以前的事情。”

“啊?我没……”

“大哥,你可不能反悔哦!你要敢骗我,当心我像对付李良一样对付你哦!”灵儿笑眯了眼,蒋国生却觉后背发凉,他咽一口唾沫,灵儿却突然吐吐舌头:

“大哥,不会吓到你了吧?我开个玩笑而已。”

蒋国生愣了一下,继而暗暗松口气,这个妹妹确实……够吓人的!

二人等到万小贵回来后才一起回府,临到府门前,灵儿见斜对面有个茶楼,便让万小贵先走,她拉了蒋国生去茶楼喝茶。

灵儿一进门给了十两银子要了个安静的包间,蒋国生心下惊讶,这妹妹不是连月例都没领到吗?哪来这么多银钱挥霍?

二人跟着小二来到包房,灵儿嘱咐小二不要随便进来,然后亲手给蒋国生倒了茶,又双手奉上:“大哥请喝茶。”

蒋国生心里惴惴,结结巴巴道:“妹妹,不…不必这么客…客气。”

灵儿笑眯眯道:“没有客气啦,大哥不是要跟我讲我娘的事情吗?先喝口茶润润嗓子,大哥还要什么尽管点,今天我请客。”

蒋国生心里咯噔一下,原来转来转去她都只为这一样,但此事……还真不好说,他犹豫半天:“妹妹,其实我不是……”

灵儿巴巴的望着他,眼神中笑意减去,多的却是一股冷冷的凌厉,蒋国生只得生生把推脱之词吞回去,他低下头:“妹妹到底想知道什么了?”

灵儿手指拨弄着茶杯,淡淡道:“大哥,你可知我是从何处来的?为何会进蒋府做丫鬟?”

她随手从胸口处一掏,一叠厚厚的银票放在桌上,“这里一共五千两,大哥若愿意如实相告,这些是你的了,足够你和大嫂出府另立门户,免得再仰人鼻息,一天不得安稳,大哥觉得如何?”

蒋国生诧异的张大嘴,看看灵儿再看看银票,“你……你哪里这么多银票?”

“不偷不抢,来得正当。”

蒋国生脑子一片浆糊,这位妹妹一次又一次的惊人之举完全让他惊呆了,实在不清楚这个女子到底是不是自己亲妹妹?

看他半天缓不过神来,灵儿也不着急,慢慢喝茶慢慢等,她下定了决心,今天不管用什么办法,非得问出个结果来,否则……绝不让这所谓的大哥离开半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