农女奋斗记

第274章 另一种说法

第二七四章 另一种说法

蒋国生虽然老实却不傻,看妹妹这样子,今天不说清楚是走不了。

还能怎么办了?这件事情在他心里藏了十几年,他也有困惑有不解,却不能跟任何人说,今天既然妹妹找上门来,兴许是那位姨在天有灵,那就告诉她吧。

想明白的蒋国生轻叹一声:“妹妹,我可以告诉你想知道的,不过你得告诉我你的来历,来我们蒋府的目的?”

“你说了我自然会说。”

“那好吧,这事儿……从何说起了?”

二十年前,刚过十七的蒋怀平一表人才,又是个秀才,在周围十里八乡都相当出名,主动上门提亲的女方络绎不绝。

但蒋怀平心高气傲,瞧不上这些粗手粗脚的农家女子,一个也不愿意应。

蒋家实在清贫,即便蒋怀平中了秀才也没什么好转,这年他要去省城参加乡试,家里连盘缠钱都凑不出来,可乡试三年一次,错过这次又要等几年,蒋怀平非去不可。

蒋老太太也支持儿子去考,但家里没钱,能借的早就借完了,想来想去,唯一的办法就是给蒋怀平娶个娘家有点儿底子的媳妇。

于是蒋国生的生母便进了蒋家,她带去的一百两银子的嫁妆便成了蒋怀平赶考的盘缠,蒋怀平与发妻一起待了三天就出发去省城了,而且一举得中,真的中了举人。

蒋家上下欢天喜地,他发妻正好又有了身孕,这真真是双喜临门啊!

发妻在家日思夜想、左盼右盼,就等着与夫君团聚,可蒋怀平中举后却一直没回家。本小说手机移动端首发地址:说是在省城谋了个差事,每月托人带二两银子回来。

发妻失落不已,蒋老太太却万分高兴,二两银子啊!以前他们一家一年也挣不了二两银子,如此蒋家的日子总算好过了些。

可惜蒋家人口众多,这银子也只够蒋家人紧巴巴的过日子不挨饿不受冻而已。发妻生下蒋国生后不到一个月,婆婆就嫌她吃闲饭了。逼着她起来下地干活儿。

发妻还算能干。日日跟蒋家兄弟妯娌一起下地干活儿,还要抽空带孩子。按理说蒋怀平每月寄钱回来,发妻少干点儿理所应当。但她几个妯娌却不那么想。

这女人分明是被四哥嫌弃的,你瞧四哥宁愿待在省城,一年到头看都不回来看他们母子一眼,这样的人不欺负还留着干啥?

蒋怀平发妻的日子相当不好过。还时常要忍受婆婆妯娌言语上的侮辱。发妻是个老实人,不太爱说话。听别人骂她,她面上没什么,却句句记在心里。

长年累月,年纪轻轻的她竟然被这些风言风语压垮了。蒋国生现今这胆小怕事的性格多半就与他幼小童年这段经历有关。

发妻卧病之后更不受婆婆妯娌待见,药肯定没有,每日能给你送点儿吃的就不错了。

这时候。家里突然来了个女子,长得白白净净俏生生的特别好看。她刚来时。村里的小孩儿都爱跟在她后面起哄,蒋国生也跟着去看过,真真觉得这位姨姨长得好看。

那女子在村中四处打听,最后来到蒋家,见了奶奶后竟然跪下叫婆婆。

蒋家人吓了一跳,赶紧把那女子带进屋去一阵询问。当时,蒋国生就趴在窗沿儿下偷听,那女子竟然说她是父亲蒋怀平的妻子,肚子里还有父亲的孩子。

奶奶和几位叔叔婶婶把女子安顿下来,每日好吃好喝供着,那日,听闻几位婶婶在跟奶奶说话。

五婶婶道:“娘,这女子一看就是大户人家的小姐,四哥真有本事,竟然把人家肚子都弄大了,还巴巴的追过来。”

六婶婶道:“若当真如此,咱们可惹不起啊,万一那户人家追了过来,咱们不是要受牵连?”

七婶婶道:“就是啊,这女子咱们留不得!”

五婶婶道:“你们瞎说什么?干嘛不能留,你看那女子穿着打扮,方才我给她送了碗粥,她就给了我这个,娘,你看看这是啥?”

五婶婶掏出一张纸递上去,其他几人都围上去看,七婶婶惊呼:“呀!这不是银票吗?我看看,呀!一百两银子啊!娘,一百两银子!”

“这是我的,还给我!”五婶婶去抢。

六婶婶拉开她们:“吵什么吵,那女的出手就是一百两,说不定身上还有许多了,娘,咱们想办法把她银票偷出来,再把她赶出去不是更好?”

蒋老太太坐在上面一直没说话,架不住几个媳妇东说西说,她也动了心,当即把几个儿子都叫回来商议一番。

当晚,五婶婶便趁着女子睡着了,偷偷把那女子全身搜了个遍,能拿的东西都拿走了,然后把那女子抬出去扔在村口。

这一切蒋国生都看在眼里,她跑回去告诉他娘,即蒋怀平发妻。发妻听到一半就一阵剧烈咳嗽,眼里满是恨意,但听到那女子被蒋家人搜了身扔在村口又慢慢平静下来,她沉默良久,望着窗外默默流泪,轻叹道:“都是苦命人啊!”

第二天,那女子又自个儿找了回来,这次蒋家人却完全翻了脸,不承认偷了她东西,还说根本不认识她,不知道她肚子里怀的是谁的野种。

女子在蒋家门口哭闹,引来村里人围观,甚至连村长也引来了,蒋老太太怕事情闹大,便跟村长和大家解释:“这是我家老四在省城里买的丫鬟,却无端端有了身子,我们自然不能留她,可她又赖着不走。”

那女子想要解释,架不住蒋家人多,七嘴八舌,完全把她声音淹没了进去。

等村里人都被劝走了,蒋老太太来到女子面前居高临下斜睨着女子道:“你想留下也可以,要我们承认你肚子里那个是我蒋家的种也行,不过有一条,你以后就是我蒋家的丫鬟,叫你干什么就干什么,听明白了?答应就留下,不答应立马滚蛋。”

女子坐在地上一手抚着肚子默默流泪,蒋家人也不管她,该干什么干什么去。

女子在院门口坐了一天还是没走,蒋老太太便把她叫进屋里,当真把她当丫鬟一般使唤。()

ps:一不小心连开了两本新书,一本是起点这边的《恶毒二小姐》,一本是云起那边的《重生之婉如》,这本书存了一个多月的稿子,有些犹豫这本书到底写到何处收尾,按原本思路,至少要到一百五十万字左右,但成绩太差,编编建议开新书,这本还是会写到百万字以后,努力存稿中,希望大家支持这本书的同时也支持下新书,有票票的能投一个更好,多谢多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