农女奋斗记

第275章 恨意满满

第二七五章 恨意满满

ps:加更一章,感谢“扫描穿越很无聊”和‘bigagl‘的月票

女子在蒋家做牛做马,白天挺着大肚子干活儿,晚上睡在牛棚,即便之后蒋家重新盖了大院子也是如此。

蒋国生看那女子受折磨于心不忍,时常偷偷藏些东西带给她吃,每次她都会对他笑。蒋国生现在还记得那女子的笑容,那么干净迷人,她觉得那是世上最好看的笑。

后来,女子在牛棚里生下个小婴儿,好小一个,红彤彤的丑丑的,奶奶他们也不管她,还是蒋国生跑去叫了大夫来给小婴儿剪的脐带。

女子生了孩子后不能干活儿了,连洗衣做饭都做不了,几位婶婶天天路过牛棚都要骂她几句,奶奶也很不高兴,一天只给她一顿饭吃,还是隔了几天吃剩下馊掉的。

蒋怀平发妻身子好些的时候会坐在窗前看着那女子,却从不跟她说话,连个眼神都没对上过,不过她有时会让蒋国生给她送点儿吃的过去。

直到小婴儿满月的时候,突然来了个妇人,哭着喊着说女子是他家小姐,想要把女子带走,可奶奶和几位婶婶不同意。

她们回去商量一番,这女子家有钱,既然她家人还想要她,肯定会拿钱来取,于是她们商量好了,等下次那妇人再来时跟她们要五千两银子。

那天,那妇人又来了,正好看见女子抱着小婴儿吸牛奶,其实那小婴儿从生下来开始一直靠那头牛的奶才活下来,并不是什么稀罕事,那妇人却哭得不行。

堂弟看见了进去告诉奶奶。奶奶见妇人空着手来很生气,冲进去把小婴儿抢过来,一把扔了出去。小婴儿在地上滚了好几圈,嘭一声撞到石块儿上便不吱声了!

女子和妇人都大叫着扑上去,堂弟有些害怕,拉拉他奶奶袖子小声道:“奶奶,妹妹死了!”

奶奶更生气:“什么妹妹。你妹妹好生生在屋里了。走,进去!”

妇人跟女子抱头大哭一场,后来不知她们说了什么妇人走了。之后好长一段时间都没来。

奶奶和几位婶婶都很失望,原本以为靠这女子还能得一大笔银子,如今却泡了汤,还得养活这对不中用的母子。大家更不高兴了,得空在牛棚外骂来骂去。

在这几天。听说隔壁村开始传瘟疫,大家都有些害怕,五婶婶说那对母子成天住在牛棚里,身子又弱。肯定容易感染瘟疫,不如把她们赶走算了。

七婶婶却说:“说不定这女人的家人隔天拿银子来接人了呢?再等等吧!”

六婶婶说:“瘟疫越来越严重了,多一个人多一分危险。不如先把那要死不活的孩子抱去山上埋了,留着女子等着收钱也好。”

大家商量好了。奶奶去牛棚抱孩子,那女子却大喊大叫,甚至扑上去跟奶奶厮打,结果被几位婶婶扔回牛圈,然后奶奶抱着孩子走了,也不知道送到哪儿去了?

瘟疫越来越厉害,女子的家人还是没来,奶奶有些担心蒋怀平,不知省城有没有瘟疫,便说要去省城看看。

蒋怀平发妻听说老太太要去省城,拼命爬起来求老太太,请她把蒋国生也带去,老太太原本不同意,想想蒋国生毕竟是老四的儿子,生下来也没见过几次,带去见见也好,便勉强同意了。

没想到那一走便是永别,蒋国生来到省城,没找到蒋怀平,但却找到了蒋怀平在省城置下的一座小宅子,奶奶担心老家的状况,便把蒋国生留下等父亲,她自个儿先回了破锣沟。

再之后听说家里的人全死了,母亲死了,叔叔婶婶堂弟堂妹死了,那女子也死了,村里许多熟悉的人都死了,奶奶活着回来了。

蒋国生曾经问过奶奶,家里人都是怎么死的?那女子家人有没有来过?那个小婴儿送到哪儿去了?

可每次他一开口,被奶奶一通臭骂,有时还要挨打,奶奶逼着他发誓,那女子的事情不许跟任何人提起,特别是他父亲蒋怀平面前,一个字都不许提。

蒋国生依着记忆把自己知道的慢慢道来,灵儿听得心绪起伏、眼露寒光,从叶家人到生父再到蒋国生,每个人说法不一,每个人侧重点不同,但却让她把前因后果全都串了起来,原本的疑惑一一得到解答,但她并没有如意料中释然,心中的恨意更甚。

她恨蒋老太太,恨那群所谓的叔叔婶婶,甚至恨生父蒋怀平。可惜这些人大多已经化为黄土,不,还有几个。

灵儿突然抬头瞪着蒋国生,蒋国生愣了一下,不自觉的退后一些:“妹妹,你为何这样看我?我……我当时还只是个孩子,并不明白情由,你……”

灵儿突然一掌拍在桌上站起来,把蒋国生吓了一跳,接着灵儿却把压着银票的手往前一推:“这些…都是你的了,以后…好好跟大嫂过日子!”

灵儿说完转身出了包间,蒋国生愣愣的望着银票出神,对了,妹妹哪来这许多银票?她不是说要告诉我吗?怎么没说走了?

蒋国生赶紧收好银票追出去,哪里还有灵儿身影?

灵儿从茶楼出来,回头看一眼那高高门檐的蒋府,她心里一阵烦躁,转身往相反方向走去。

她一个人在大街上毫无目的的瞎逛,蒋国生的话还在脑中回荡,都说人穷志短,这蒋家人又穷又恶还谋财害命,真他娘的每一个好东西。

更郁闷的是她自个儿身上竟然还留着一半这么龌龊的血,她真心为自己生母不值。

即便生父蒋怀平起初不知情,他把人家肚子弄大了,这么一走了之连问都不问一句吗?后来生母寻到蒋家来的事他不可能不知道,为何不深究?为何不追责?为何不派个人去叶家打听打听?

说白了他还不是心疼他那恶毒的老娘,该死的蒋老太太。一想到那老太太灵儿握紧了拳头目露凶光,吓得过往行人都避着她走。

对面一辆小马车哒哒过来,在灵儿面前停下,车夫喊道:“喂,小姑娘,麻烦让一让!”

灵儿没好气道:“大路朝天,各走半边,你干嘛非得走我这边?”

“哎,你这小姑娘,怎么说话这么难听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