农女奋斗记

第279章 存心挑刺

第二七九章 存心挑刺

灵儿院子这边,荷花站在院门口,远远见蒋夫人带着一大群人气势汹汹的过来。荷花赶紧跑进去禀报,几个丫鬟都一阵紧张:

“怎么办,小姐?不会被夫人看出来吧?”

“你们心虚什么?一切有我,你们做好你们的事即可,不要乱说话。去屋里多抬几把椅子出来。”

几人看灵儿一脸镇定,她们的心稍安了些,进屋搬几把椅子在院中一字排开。

蒋夫人板着脸快步进来,见灵儿坐在一旁喝茶,她深吸一口气努力压下怒火,大步走到上座自个儿坐下,然后紧盯着灵儿的脸:

“小白,听说你对这些布料都不满意?还说我故意给你难堪,你倒说说看,我为你的亲事操碎了心,怎么让你难看的?”

灵儿做无辜状:“没有啊,我何时说过?这么大逆不道的话是谁编出来的?”

裁缝娘子张大了嘴,指着灵儿:“你……哎呀,小姐,这不是您亲口说的吗?奴家一个生意人,无端端编排你做什么?您可不要冤枉奴家啊!”

灵儿眨眼想了想:“好像…真有这么回事,不过我随口说说,夫人您别往心里去。”

蒋夫人气急,看她那一脸无所谓的模样,真恨不得狠狠扇她两巴掌。蒋夫人忍了又忍,招招手:“把布料样子都拿来,我来选。”

裁缝娘子赶紧把布料册子捧到蒋夫人面前,蒋夫人随手翻了翻,指着一样粉红色杜鹃花的绸缎样子:“这个不错,做一套!”

灵儿瞟了一眼,不阴不阳道:“粉红色素来都是给未出阁的女子或小妾用的。我身为蒋家小姐,要的是明媒正娶,不做小妾,也不是什么上不得台面的继室,干嘛要用那颜色?”

蒋夫人气得双手发抖:“你说谁上不得台面?”

灵儿低头拨弄茶杯:“谁也没说,有些人别往自个儿身上安是了。”

蒋夫人脸色铁青,握成拳的指节都发白了。裁缝娘子左右看看。心下惶恐,这对母女怎么回事?怎么像两只斗鸡一样,唉。这差事接的……

裁缝娘子赶紧翻两页,找几样大红色的布料:“夫人,您看这个,全是正红色的。最喜气不过了,样子也好看。这个做一套好不好?”

蒋夫人不耐烦的挥挥手:“好,全做正红色的。”

那边灵儿又不阴不阳道:“做那么多红的干什么?我又不是唱戏的!”

蒋夫人气得直抚胸口,在场这么多人,她又不好发作。只得耐着性子给她选其他颜色花样,挑来挑去,挑了两刻钟五本册子看完了。最终才挑出四套样子。

灵儿一直在留意院门口,等着桂花那边来报信儿。两刻钟都过了,怎么还不来?莫非出事了?灵儿不禁有些担心,心里盘算着该继续拖着蒋夫人,还是派人过去看看?

蒋夫人早没耐性了,推开册子站起来:“好了,这样了,四套足够了。

小白,今儿把话说清楚,不是我这个做母亲的亏待你,是你自己瞧不上,其他的等你出嫁后自个儿做主,想怎么挑怎么挑,想怎么做怎么做,我也管不了你,这样,走吧!”

“夫人,您难得来我院子一趟,眼看我都要出阁了,舍不得多坐一会儿吗?”

蒋夫人顿了顿,正眼盯着她瞧了会儿,是啊,这丫头今天怎么这么奇怪?巴巴的闹事把我叫过来,折腾来折腾去竟然磨了两三刻钟,她到底在打什么鬼主意?”

蒋夫人心下怀疑,却又想不到答案,灵儿越想留她她越想走,也不理灵儿说什么,径直走向院门:“本夫人事情多得很,要闲聊你到我院子来是。”

看着蒋夫人一行走远,荷花小声道:“小姐,怎么办?桂花那边还没有消息。”

灵儿也有些紧张,都快三刻钟了,算抱着匣子围着蒋府跑一圈都够了,这么久都不能得手的话,只能说自己所托非人,那听天由命吧!

没一会儿,荷花突然惊喜的跳起来:“来了来了!”

院门口两个人影闪进来,桂花和梨花进了院门便一下子坐到地上,二人都是惊魂未定的样子。

荷花急道:“怎样?得手了吗?东西了?东西拿到没有啊?”

二人能一起过来肯定得手了,不过看样子应该很不容易。二人歇息一会儿,桂花爬起来,坐到灵儿身边,从袖子里掏出一叠纸:“小姐,您要的东西都在这儿了!”

灵儿接过,翻开看看,荷花四人还有桂花、梨花的卖身契都在了。

灵儿道:“假的卖身契放进去了吧?”

“放了!”

“可有动其他东西?”

桂花和梨花对望一眼,桂花目光闪烁:“没……没有!”

灵儿皱眉,将桂花的卖身契单独拿出来:“你不说实话我不给你消奴籍。”

桂花白了脸:“不行啊,小姐,我可是拼了老命才弄出来的。”

“其他东西了?交出来。”

桂花心有不甘,磨磨蹭蹭还是把东西拿了出来,灵儿翻了翻,除了一千两银票外,还有梨花大哥的卖身契,不过这不是死契,是只签了十年的活契,另外还有一座院子的房契。

“这房契怎么回事?”

桂花看看梨花,耸耸肩:“你问她,是她拿的。”

梨花低头小声道:“小姐,那……那是我爹娘住的院子,在府外东南面不远处。”

灵儿想起那日抓李良时遇见的那位老太太,难道这是那院子的房契?怎么在蒋夫人手里?或者那本是蒋夫人的产业,只是给李良一家暂住?

灵儿抬眼看着梨花:“这银票也是你拿的?”

梨花低头不说话,桂花干笑两声帮着说话:“小姐,您别怪她了,那木匣子不仅有暗格,还有暗锁,奴家怎么弄都弄不开,还是梨花帮忙弄开的。”

梨花跪下趴到灵儿脚下:“小姐,奴婢不敢瞒您,奴婢哥哥前几日被山贼绑了,他们要一千两银票赎人,奴婢迫不得已才帮小姐做事。

但救出哥哥后,奴婢家还有爹娘弟妹要过活,要是我们逃出去,蒋家派人追拿我们一家,我们若无盘缠银两,只有死路一条,所以……所以奴婢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