农女奋斗记

第280章 文书办成

第二八零章 文书办成

灵儿扶额看着那梨花,这丫头心眼儿不少,若没有辖制她的东西,她肯定不会听话。如今她已经把这些东西拿出来了,不可能再放回去,只期望蒋夫人别想起去查看才好。

灵儿把银票房契等一并扣下,“梨花,事已至此,你回到夫人身边去吧,我们没脱身之前,你不能离开,否则我不敢保证你家人的安全。”

梨花却跪到地上巴巴的望着灵儿手中的银票:“小姐,我大哥还在山贼手里,那群人穷凶极恶,说不得就会动刀子杀人,求小姐先救大哥。”

“你这是要挟我吗?”

梨花愣了一下,赶紧磕头道:“奴婢不敢,奴婢只是担心大哥安危,求小姐帮忙。”

灵儿斟酌片刻:“你大哥的事我会处理,不过须得等事情办妥之后才能放他回家。你做好你自己的事,回去想办法暗地把亲人送走吧!这个拿去。”

灵儿给了她一百两银子,就当是她和她大哥的遣散费了,一百两银子对普通人家来说,足够重新兴起一个家了。

送走梨花,荷花担心道:“小姐,那梨花不怎么可靠,她不会去告密吧?”

“无妨,她还想救她大哥,何况卖身契我已经拿到了,她告密我也不怕。”

桂花急切道:“小姐,奴家答应您的事可都办完了啊,您快帮奴婢消了奴籍吧,还有……还有奴婢的那一份……”桂花的眼睛直勾勾的盯着灵儿手中的银票。

灵儿斜睨她一眼:“着什么急?事情还没完了。”

“啊?还没完!小姐,你还干什么?”

灵儿想了想,“你先回去吧,有事再找你。”

蒋夫人从灵儿院子回来就坐立不安,总觉得哪里出了问题。可具体哪里,她又想不出来,她烦躁的在堂上走来走去。

路妈妈进来:“夫人,您怎么了?”

蒋夫人抬头看她一眼,微微皱眉:“你上哪儿去了?”

“哦,方才周管家派人来说咱们内院的账目有问题,让奴婢去仔细核对核对。”

“账目有问题?查出来了吗?”

路妈妈目光闪了闪。凑近些小声道:“是周管家身边那小厮跟奴婢一起查的。差点儿就让他看出问题,幸好奴婢找了托词敷衍了过去,要不就推到小白小姐身上。

反正过几天咱们府里要办喜事。出入账目又多,中间疏漏的全都往上面推,任谁也找不出问题来。”

蒋夫人长吐口气,“难怪我今天总觉得心神不宁。原来是这事儿,幸好这几天老爷不在。要让他看账本,一准儿能看出问题,咱们得抓紧些,趁着那小贱人出嫁大捞一笔。”

“那是那是。”

“路妈妈。来给我看看,咱们东湖的土豪乡绅还有漏的没?漏的赶紧补上,把帖子写了送出去。”

下午。灵儿带着一叠卖身契去找万小贵,要他偷偷帮忙把这些人去了奴籍。万小贵笑嘻嘻的打趣:“小白小姐。您还没出嫁就开始为奴婢们打算了?她们真是好福气,遇上你这么个好主子。”

灵儿抿嘴笑笑,万小贵随手翻了翻,当看到李良的卖身契愣了一下:“小白小姐,这个人……”

灵儿扫了一眼,淡淡道:“他妹妹帮我做事,得罪了夫人,怕以后夫人牵连家人,求我把他们兄妹俩一起放出去。”

万小贵想想也有道理,便不再多问。灵儿好一番嘱咐,让他把此事办得隐秘些,顺便把几人的名字都改回原名,万小贵点头应了,依然没有追问。

灵儿对此很满意,心想若不是要离开蒋府的话,一定把这小子好好栽培栽培,做自己的左膀右臂。

三天后,万小贵托人给灵儿传话,灵儿到外院见他时,他笑嘻嘻的拿出一叠崭新的身份文牒。灵儿大喜,拿过来仔细瞧瞧,原来就是些巴掌大的小册子,相当于现代的身份证了。

“哎,万小贵,这东西办起来挺容易吗?这么快办好了?”

万小贵嘿嘿笑道:“容不容易得看人,要是一般人去怕是花上百两银子等个十天半月也未必能成,咱们蒋家当然不同一般人家。”

“那……你再去帮我办一张如何?”

“啊?小姐您也要啊?”

“是啊,我有用,你帮我办就是了,名字就写……白小文,祖籍地址随你编。”

“啊?这怎么行?无端生有的东西可不能随便乱做,上面查下来要坐大牢的!”

灵儿扁扁嘴,掏出两张银票推过去:“有钱能使鬼推磨,你拿去帮我办,不够找我要。”

“不不不,小姐,小的不是这个意思。”

“万小贵,咱们是不是朋友?”灵儿板着脸瞪着他,万小贵缩缩脖子:“小姐,您就别为难我了。”

“银子不够是吧,拿去,剩下的当你辛苦费。”灵儿又拿了张银票给他。

“不用不用,一张就够了,小姐,您收着吧!”

灵儿大喜,这万小贵就是好说话,她收回一张,另一张拉起万小贵的手拍在上面,

“这些日子你帮我做了不少事,小意思,当你的辛苦钱,是朋友就别推辞,拿好啊!过两天我来拿东西,记住了啊!”

灵儿将那一叠文书收好,兴冲冲的回去。进院子前,她停下脚步,调整下表情,为防万一,这些身份文牒暂时不能给她们,还有件事,办完了就可以拍拍屁股走人了。

灵儿大步走进院子,习惯性的扯开嗓子喊:“荷花、菊花,我回来了!”

院子里却没人回应,灵儿扫了一圈,赫然见生父蒋怀平和大哥蒋国生坐在院中,灵儿愣了一下,他们来干什么?不,关键的是他们怎么一起来了?难道大哥跟父亲说了什么?

灵儿站在院门口,一脸惊讶的望着二人,父亲蒋怀平微笑着对她招招手:“小白,过来坐下。”

灵儿白着脸紧盯着大哥,大哥尴尬的笑笑便转开头去,这什么意思?大哥你到底跟生父说没说啊?

灵儿走到近前,蒋怀平指着身旁的位置:“小白,坐下吧,为父有话要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