农女奋斗记

第283章 犹豫不定

第二八三章 犹豫不定

屋里,老太太拉着蒋怀平的手:“老四啊,你知道娘从小疼你,娘做的任何事都是为了你,为了这个家啊!”

蒋怀平安抚的拍拍老太太的手:“我知道,娘”

“那叶……那女人的事,娘当年也是受了你几个弟妹的怂恿,一时贪心干下的糊涂事,之后一直很后悔,你看为娘这些年哪天晚上睡过安稳觉?我……我悔啊!”

看着老母抹泪,蒋怀平心软了,安抚道:“娘您别难过,我没有怪你,当时家里那境况,即便我在家,妍儿身上有那么多银子,我也会让她拿出来的。”

老太太眼睛顿时亮了,她握住蒋怀平的手:“老四,你也觉得我没做错对不对?当时她一个人巴巴的找来,还说怀着你的孩子,我也不知道她说的是真是假,当然不能让她进屋,否则不是毁了你的名声吗?

她是自个儿愿意留下当丫鬟,自个儿住进牛棚的,我没有逼她啊,老四,你信我,我真没逼她呀!”

蒋怀平轻叹一声:“我知道,我都知道,娘,你累了,休息吧!”

老太太又嘀嘀咕咕跟蒋怀平解释一阵才迷迷糊糊睡去,蒋怀平轻手轻脚从老娘房里出来,在门口站了好一会儿,才长叹一声,慢悠悠的离去。

看门婆子看着蒋怀平渐渐走远,才关了院门并上了闩,快步走进老太太卧室。

此时,老太太已经坐起来靠在床头上:“老四她走了吧?”

“走了,二姐,这样下去不是办法啊,即便你躲着避着。那丫头还是要找上门来,我看不如想个办法把她打发出去,让她永远进不了蒋府才能安心。”

老太太目光阴狠:“早知她会这样闹,竟然还当着老四的面揭穿当年之事,当初我就不该留她。”

“唉,二姐,你早就该下决心了。也免得这几个月装疯卖傻。连院门都不敢出。”

老太太沉默片刻:“我本打算避着她,看她跟那女人斗,眼瞧着那女人就要把她嫁出去了。没想到她找这个空档寻上门来。”

婆子想了想,“是啊,看她今天那架势,分明是来寻仇的。我觉着她好像不为他娘报仇就舍不得走似的。”

“哼!报仇?老婆子我当年能弄死她们母女一次,这次定不会手软。妹妹。你过来……”老太太与那婆子嘀嘀咕咕商量一阵,哪有半分之前疯傻的模样?

阴沉着脸回到院子的灵儿并不知道此时已经有人开始算计她了,她还在犹豫,是依蒋夫人之计行事把老太太气个半死了还是再想其他办法。或者只要她肯认错对母亲认错道歉,看在是血脉至亲的份儿上,暂且放她一马?

如果依照蒋夫人之计行事。最高兴的莫过于蒋夫人,之后她定会毫不犹豫的把罪责推到自己身上。到时候自己与蒋家彻底翻脸不说,蒋怀平甚至会借着县令的身份通缉自己也不一定?

其他对法老太太的办法吗?看老太太那疯疯傻傻的样子,还有看门那婆子油盐不进,还真想不出什么好办法来。投毒?绑架?威逼利诱?好像都不太妥当啊!

可是不逼她一下,她怎会承认当年之错?怎可能亲自给生母道歉认错?如果这点都做不到,蒋府这一趟不是白来了吗?

灵儿在院子里走来走去,心里衡量半天依然没有结果,眼看天色已渐黑,荷花又来催她进屋用膳。

灵儿进屋坐到桌边,刚拿起筷子,生父蒋怀平来了。灵儿放下筷子站起来,蒋怀平压压手示意她坐下,他自己也坐到了灵儿身边,荷花赶紧又上了一副碗筷。

灵儿望着蒋怀平,不动筷子也不说话,蒋怀平给灵儿夹了些菜:“孩子,吃吧!咱们吃完了慢慢说。”

灵儿摇头:“父亲,还是先说清楚,否则我吃不下。”

看灵儿执着的样子,蒋怀平也放下筷子,直直的望着灵儿:“小白,你老实跟我说,你到底从何而来?为何知道那么多事情?”

灵儿抿抿嘴,反正她也没打算留多久,自己以前的事情他迟早会知道。

“父亲,我说的都是实话,十四岁之前,我一直以为自己是个没人要的孤儿,被养父母养在沧平县一个小山村里,直到去年过年前,外祖母突然找上门来,她告诉了我一切。”

“外祖母?叶夫人?”

“她现在已经是叶家老祖宗了。”

“是吗?她连重孙都有了吗?”

看蒋怀平一脸惆怅的样子,唯独没有恨意。灵儿想起叶家人对蒋怀平的描述,她试着问:“父亲,你和母亲……当真是两情相悦吗?”

蒋怀平看灵儿一眼,见她质疑的目光,有些尴尬道:“我知道叶家人口里没我半句好话,不过孩子,你要相信为父,当初为父跟你母亲确实是两情相悦。

我原本在你母亲一姐妹府上做教习,那日府中办宴席,你母亲前来赴宴,中途出来透气,走到我教书的窗前,我们……”

说起叶妍儿,蒋怀平还是一脸柔情:“我们……两情相悦是事实,无奈你外祖家看不上我,嫌我家贫把我打出府来,我听说一个月后就是妍儿的出嫁之期,我实在不敢亲眼去看,便离开了沧州。”

“父亲,这些你上次就说过了。”

蒋怀平顿了顿,看灵儿的脸色,突然想起下午她质问老太太的事,他沉吟片刻:“小白啊,你奶奶当初那么做……也是情非得已,你不知道当初家里的状况,一则家里实在太穷,二则当时我不在家,三则家里几个弟妹都是爱生事的。

都过去这么多年了,你几个叔婶全都死于那场瘟疫,你奶奶好不容易捡回一条命,但她这些年也不好过,几乎夜夜惊醒,时不时还要疯魔一阵,就像今天下午那样,你都看到了。

小白啊,你奶奶毕竟是你的长辈,就算……就算为父求你一回,你就原谅你奶奶吧,好不好?”

看蒋怀平一脸恳求的样子,灵儿的心有些软了,再想起下午蒋老太太疯疯癫癫的样子,她更加犹豫了,就这么原谅她真的可以吗?母亲会原谅她吗?

灵儿低头沉默良久,深吸一口气,抬头望着生父:“父亲,其实我与奶奶恩怨不大,我只恨她小时候想生生掐死我并埋了我,看在您的份儿上,这些我可以暂且不提。

但母亲的事不能就此作罢,除非你让奶奶亲自在院里供上母亲的牌位,并当着我的面给母亲道歉,我们就原谅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