农女奋斗记

第284章 遣散

第二八四章 遣散

蒋怀平愣了一下,继而皱起眉头:“小白,她是你奶奶,你怎可……”

“我又不要她磕头作揖,只是拜一下,都说死者为大,拜一下有何不可?只要奶奶真心道歉,母亲一定会原谅她的,如果这点儿都做不到,母亲以前受了那么多苦,那原谅又从何谈起?”

“这个……”蒋怀平犹豫良久:“我……我先去跟你奶奶商量一下。”

“好,我等父亲您的消息。”

蒋怀平站起来走了几步又不放心的倒回来:“小白,你奶奶身子不好,这几天……”

“放心吧,父亲给我答案前我不会去打扰她,不过父亲要快些,母亲给我安排的亲事只有大半个月了。”

蒋怀平没说什么,转身走了。灵儿转头望着黑漆漆的窗外,喃喃自语:“母亲,这样您能原谅她吗?”

窗外一阵微风吹来,拂过她的脸颊发丝,那温柔的感觉像母亲的手一般清凉舒爽。

蒋怀平从灵儿院子出来后,漫无目的的在蒋府来走来走去,等他回过神时,发现自己已经站到了老太太院门口。想起之前灵儿的话,他该怎么跟老母说了?

蒋怀平犹豫半天,实在想不好,轻叹一声,打算先回去休息。这时,院门打开了,看门的婆子道:“老爷,您来看老太太吗?”

“是啊,母亲她醒了吗?”

婆子一脸忧愁的摇头:“老太太时睡时醒,一会儿翻来滚去大喊别来找她,一会儿又坐起来到处乱抓,好像老毛病又犯了,唉!”

“这样吗?……我差人去请几个大夫回来看看。”

“不用了。老爷,老太太这病又不是一天两天的事儿,请了大夫来也无用啊!”

蒋怀平摇头轻叹:“唉,早知这样,当初又何必了?”

婆子目光闪了闪:“老爷,小姐跟您说了什么吗?难道您也觉得老太太做错了?”

“不是,我是说……有些事情确实不妥。”

“老爷啊。再不妥老太太都是为了您为了这个家啊。您可不能因为外人让老太太寒了心啊!”

蒋怀平僵住,似乎这婆子的话也有道理,但小白那边又怎么解释了?蒋怀平在院门口站了半天。婆子请他进去他却没动,直到深更半夜才一脸愁容的离开了。

接下来几天,灵儿安安静静待在府里,果然没去打扰老太太。不过安静待着并不表示她什么都没做。

每每想起那天蒋夫人的话,灵儿心中蠢蠢欲动。但答应了父亲,又不能食言。府里上上下下依然热热闹闹在准备她的婚事,她这个当事人却无动于衷。

灵儿观望了几天,见那梨花并未被发现也未去告密。让万小贵把那李良打昏了,乘着夜深人静的时候把他放在他家院门前。

李良回去第二天,梨花来了。对着灵儿千恩万谢,灵儿把他们兄妹俩的卖身契还给了她。叫她自个儿找机会离开。

放走梨花后,灵儿把荷花几人的卖身契也还给了她们,并一人发了一百两银子,只要他们愿意随时都可以走,还有那大杂院没了鼻子的兰花,灵儿特地走一趟把她带出来,并把卖身契还于她。

几个丫鬟对她千恩道谢自不用说,灵儿之所以帮她们,其实最主要还是看她们可怜,她们是否服侍自己还在次要。

灵儿把该遣散的都遣散了,唯独没给大哥院中的桂花卖身契。那女人是个老江湖,灵儿怕她生出事端来,暂时压着她。

这天,大嫂带着桂花笑眯眯的过来,说是来给灵儿添妆的,顺便做了些桂花糕送过来,灵儿自然高兴,搓着手巴巴的打开食盒去拿桂花糕,却没注意旁边的桂花目光有异。

大嫂拍开她的手,笑眯眯的嗔道:“瞧你那馋样儿,好像多久没吃过饱饭似的,待会儿洗了手,茶水来了着吃,这样才不腻也不会噎住。”

有人关心的感觉真好,灵儿露齿一笑,“好啊!荷花,快打水来,我要洗手吃点心。”

趁着等待的空档,灵儿问:“大嫂,大哥跟你商量了吗?打算何时出去啊?”

大嫂停顿片刻才想起灵儿说什么,她满脸笑意:“商量了,我们打算送你出嫁后跟公公说,今儿个你大哥已经出去找院子了,顺便看看田地,有合适的买下来,以后咱们自个儿种地自个儿养鸡养猪,想来高兴,妹妹,这事儿还得多谢你啊!”

“大嫂别客气,咱们是一家人啊!”

大嫂欣慰的点头:“是啊,我进蒋家门这么久,第一次觉得有个兄弟姐妹真不错。”

灵儿打趣道:“那你还不抓紧多生几个,以后小明才有弟弟妹妹相互帮扶啊!”

大嫂嗔她一眼,这时荷花端了小盆水来,灵儿准备洗手,转身之时不知怎么把方才送到嘴边却被大嫂拦住、又放在石桌边沿儿上的桂花糕给带进了水盆里。

灵儿哎呀一声直皱眉:“这么大一块,真可惜,早知道我先吃了再洗手。”

大嫂也凑过去看看,见那桂花糕一遇水顿时发软泡散了,她好笑的摇摇头,头上的银钗竟神不知鬼不觉的落进水盆里。

大嫂并未察觉,只是笑道:“没关系,这里还有很多了,你若喜欢我回去再做些,明天给你送来是。”

灵儿笑眯眯的谢过,重新拿了一块张嘴欲咬,荷花突然惊呼一声:“小姐不要!”

灵儿惊了一下,转头看向荷花,荷花端着盆子几步跑过来:“小姐你看。”

灵儿和大嫂同时伸头去看,只见那泡着桂花糕的小半盆水里面、一支黑漆漆的银钗上还冒着小泡。

灵儿顿时惊得手一松,桂花糕掉到地上,大嫂还没反应过来:“这水怎么了?”

荷花指着那银钗:“大少奶奶,这是您的吗?”

大嫂摸摸自己发鬓,“哎,还真是我的,什么时候掉的?怎么变得黑漆漆的!”

灵儿直勾勾的望着大嫂,她真傻还是在装傻?这桂花糕明明是她送来的,别跟我说什么都不知道。

大嫂也注意到灵儿脸色不好看,她有些茫然:“妹妹,你这是怎么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