农女奋斗记

第285章 桂花反水

第二八五章 桂花反水

荷花也万分诧异,她已经好久没遇上这种事了,万万想不到这次要对付小姐的竟然是与小姐最要好的大少奶奶。

荷花也沉下脸来,语气不善道:“大少奶奶,您难道不知道银制器具一遇毒物就会变黑吗?你瞧这银钗黑的,这分明是要我们小姐的命啊!”

“毒物?”大嫂茫然的看看银钗又看看灵儿和荷花,半晌后她突然白了脸,伸手捞出那支银钗,“这……怎么会这样?”

灵儿微微眯起眼:“这正是我想问大嫂的。”

“妹妹,你…你的意思是……”

荷花道:“大少奶奶,奴婢这盆清水刚从井里打出来,不可能有毒,这桂花糕可是您带来的,不知大少奶奶与我们小姐有何仇怨,竟要下此毒手?”

“我没有啊!怎么会了?妹妹帮我那么多忙,我怎可能害妹妹了?妹妹,你要信我,我对天发誓,我若有半点儿害你之心,就让我被天打雷劈不得好死。”

大嫂急得举手就发下毒誓,没有半点儿犹豫,灵儿望着她急切的眼睛,仔细想想,大嫂当真没有害自己的理由,再者她若真有心害自己,又何必在自个儿带来的桂花糕中下毒?自己真有不测,大嫂首先就脱不了干系。

大嫂见灵儿不说话,更是着急,一把拉住灵儿的手:“妹妹,你要信我啊,我真的没有害你,真的没有,你若不信,我……我愿一头撞死。”

“大嫂不要冲动。”灵儿拉住她,低头看着食盒中剩下那些桂花糕:“这桂花糕是大嫂您亲自做的吗?”

“是啊!”

“材料从何处来的?”

“材料都是从府中大厨房用领来的,出锅时我还尝了两口,一点儿问题没有啊!”

“那……做好后有谁碰过这食盒或桂花糕?”

大嫂想了想:“我做好后就装进食盒,放了小半个时辰,安顿好小明才和桂花一起过来的,对了,路上桂花帮我提过食盒。”

灵儿立刻转头看向桂花。桂花赶紧摆手:“不不不,不是我啊,小姐,就算我拎过一会儿。却从未打开过啊!我一直跟大少奶奶在一起,大少奶奶可以作证。”

大嫂想了想,点头道:“是啊,妹妹,桂花一直跟着我。没见她开过食盒。”

灵儿冰冷的目光在大嫂和桂花之间转了几圈,大嫂一直紧张的望着自己,桂花却垂眼低头,一直没与自己对上眼,这样看怎么都是桂花有问题。

灵儿给荷花打个眼色,荷花会意,快走几步过去关了院门还落了闩。大嫂见之有些惊讶,桂花脸上却是惊恐,不过她却没吱声儿,只是低头坐着。用力扭着手帕。

院子里特别安静,谁也不敢出声儿,灵儿目光紧盯着桂花,幽幽道:“你还有何话说?”

桂花偷偷看一眼又赶紧低下头去,咬唇道:“小姐,奴家……不知您在说什么?”

“当真不知?”

桂花把脑袋垂得更低,灵儿从袖中拿出一个小册子:“这是你的身份文牒,本打算过两天就给你,既然你不老实我也留不得你。荷花,去通知管家。找个人牙子来。”

桂花咬咬牙依然没有求饶的意思,只是目光闪烁的望着灵儿:“小姐,您无凭无据,怎能就此订奴家的罪?就算您要把奴家卖去青楼。也……也要先查清事情原委啊!”

她越这么说,灵儿越肯定此事与她有关,既然软的不行那就只有来硬的了。

“荷花、菊花,把她绑了,先打四十大板,有命活着再请老爷来评理。”

荷花和菊花当真拿了绳子冲上去。桂花有些急了,站起来道:“小姐,您不能这样,就算奴家有错,您也该把奴家交给夫人,不能滥用私刑。”

灵儿眯起眼:“桂花,你我不是第一次打交道,我有没有手段你最清楚不过。你想让我送你去夫人那里是吧?我偏偏不送,先活活打死你再跟父亲禀报一声,人证物证俱在,你罪有应得,到时候我再慢慢查幕后之人,只要我想知道没有办不到的。”

桂花紧咬嘴唇望着灵儿,看得出她正在衡量犹豫,灵儿一掌拍在石桌上,明明只是稍稍用力,那一掌下去,石桌咔擦一声,片刻后被她拍过的地方竟轰一下生生掉落下去。

众人都惊了一下,灵儿大声喊:“动手!“

荷花和菊花的绳子很快就套到了桂花脖子上,桂花惊得大喊:“小姐饶命,小姐饶命,奴婢说,奴婢什么都说。”

灵儿却未制止荷花她们,任凭她们把桂花绑成粽子扔在灵儿面前,桂花吓得脸都白了,灵儿的裙角就在她面前:“要说趁早,待会儿板子打完了想说也没力气了。”

“小姐饶命,是……是钟婆婆让奴婢给您个小小的教训,奴婢以为那东西算不得什么毒物,顶多让小姐难受几天就……就同意了。”

“钟婆婆?哪个钟婆婆?”

荷花道:“小姐,就是老太太院子那个看门婆子,她姓钟,大家都叫她钟婆婆。”

她!我好像没得罪她吧?为何要如此对我?灵儿想了想,难道是老太太指使的?老太太不是病得疯魔了吗?她低头看着桂花头顶:“说清楚,怎么回事?”

“回小姐,两天前钟婆婆突然找到我,说小姐您对老太太不敬,害得老太太疯魔症愈加严重了,老爷很生气,碍于小姐生母的原因不好训诫,但她跟了老太太几十年,不能眼睁睁看着老太太受罪,所以想给小姐个教训。

然后她给了奴婢一瓶药水,让奴婢找机会滴在小姐的吃食当中。”

桂花稍稍停顿,又补充道:“当时奴婢问她那是什么药,她说只是吃了肚子会疼一会儿的药,上几趟厕所就好了,不会害人性命,奴婢这才应下的。”

荷花气道:“这东西要只是肚子疼一会儿就能好的话,你先吃给我们看看,我们看你疼一会儿到底能不能好?”

荷花拿了桂花糕往桂花嘴里塞,嘴里还骂道:“你个狼心狗肺的东西,小姐对你那么好,帮你取卖身契去贱籍,又帮你重新立户做人,还答应给你那么多银子,你居然敢在这个节骨眼儿上来害小姐,我看你分明是个黑心肝儿的,正好跟这毒药匹配。

菊花,快来帮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