农女奋斗记

第306章 伸出援手

第三零六章 伸出援手

“啊?你也这么说?可我方才在大街上帮过他们。”

“什么?”汤九吓了一跳,转头诧异的望着灵儿,灵儿摊摊手:

“我见那女子满头鲜血躺在路中央,又没人帮忙,便去药店买了些止血药和纱布给他们,就是那时候,我没留神,被泥腿子他们顺走钱袋儿。”

汤九皱起眉头:“这可怎么办?肯定有人看见了要去跟百花宫告密,老大,你这样做当真不值啊!”

“不至于吧,百花宫的百花娇和牡丹几个我都见过,也没觉得她们多么十恶不赦啊!”

“你见过她们?她们没把你怎样吧?”

“没有,我看那牡丹似乎对我印象不错,还邀我加入百花宫了,我说等我去京城办完事再去百花宫走一趟。”

汤九诧异的张大嘴:“你这么跟她们说话,她们也没对你怎样?”

“没有啊,我现在不还好好的吗?”

汤九上下打量灵儿,想了想:“对了,老大您是女儿身,我差点儿忘了,如果牡丹姐姐看得上老大的话,那应该没事。”

“是吗?那牡丹在百花宫说得上话?”

“那还用说,百花宫里除了夫人百花娇,就数牡丹姐姐最大了,她说话谁敢不听啊?”

这样吗?那以后有机会的话一定好好跟那牡丹攀攀关系,说不定什么时候就用上了。

二人边走边说已经到了那对母子身边,那孩子见了灵儿立刻两眼发亮,“恩公,多谢您救了我母亲。”

灵儿笑笑,摆摆手:“举手之劳而已。”

孩子担忧的看看自己母亲。突然跪在灵儿面前:“恩公,求您好人做到底,救救我们吧!”

灵儿愣了一下,赶紧扶起他:“我能帮的只能这样了,我也才刚到莲城,人生地不熟的,帮不了你们更多了。”

孩子却跪着不起来:“求求恩公。我娘这样下去迟早会死的!”

看那女子浑浑噩噩、嘴里不停的念叨相公二字。她这样下去确实坚持不了多久了,可惜了这么个乖巧懂事的孩子。

灵儿犹豫见,汤九扯扯他袖子:“老大。算了,别多管闲事了,咱们帮不了他们。”

孩子眼中的光芒顿时淡去,他低头沉默半晌。然后默默站起来,扶着女子往前走:“娘。孩儿带您去找爹爹,别怕,我们很快就能见到爹爹了!”

听那孩子幽幽的声音,灵儿心中一酸。忍不住开口:“等等!”

孩子脚步顿了顿,却没理会,继续往前走。灵儿欲过去。汤九拉住她:“老大,别去!”

灵儿轻叹一声。“汤九,我不能见死不救,当初救你们几个如此,现在既然遇见他们了,就是有缘,我必须得救。你先回去吧,等我把他们安顿好了再来找你。”

灵儿拨开汤九的手,几步追上去。汤九站在原地纠结半晌,也快跑几步追上去。

灵儿见他追来,皱眉道:“你别来,你还要照顾那群孩子了,我安顿好他们就回来。”

“不,老大救了我,我就是老大的人,你上哪儿我就上哪儿。”

灵儿还想赶他,见他眼神坚定,自己对这地方确实陌生得紧,只得默认了,心里盘算着一定想办法把汤九和那群孩子送回沧州,放到大强身边就能安心了。

有汤九带路,他们很快就找到了一处废弃的破院子。汤九先进去整理一番,才引他们进去。这破院外面看似残破不堪,里面也还凑合,有两间屋子可以住人,至少墙没倒,还有屋顶,屋里也算干净。

灵儿帮着把夫人扶到墙角草堆上躺好,汤九不知从哪儿拿出盏油灯点亮了放在旁边。

灵儿打量一番,见屋里竟然还有不少生活器具,好像有人住着一般?

“汤九,咱们占了人家的地方,人家不会来闹吧?”

“老大放心,这是我们的安身地之一。”

“你们?”

“对呀,就是那群小弟妹们。”

“啊?那他们住哪儿?”

“放心吧,他们有地方住。这莲城废弃破旧的院子时常都有,只是您不知道而已。”

灵儿这才安心了,她回头见那孩子正轻轻的拍着女子胸口,像母亲哄孩子睡觉一般,女子闭着眼睛呼吸均匀,似乎已经睡了过去。

这孩子乖巧的样子实在让人心疼,灵儿对他招招手:“小弟弟,过来。”

孩子对灵儿做个噤声的手势,从旁边拿了张破毡子轻手轻脚的盖在女子身上,然后才小心翼翼的走过来,在灵儿面前跪下,恭恭敬敬的磕头:“多谢恩公出手相救。”

“不必这样,小弟弟,你叫什么名字?”

“我叫卫思慕。”

“卫思慕……名字真好听,谁给你取的?”

“我娘取的,她说我爹姓卫,我们都很思念他,希望他早些回来,所以叫卫思慕。”

“你爹去哪儿了?他会回来吗?”

孩子低头咬唇不说话,汤九道:“百花宫做过男奴的谁愿意回来?”

孩子脑袋垂得更低,灵儿轻叹一声,回头看看那女子,轻声问:“思慕,你以后有何打算?”

那孩子沉默一会儿,小声道:“等我娘死了,我就去找我爹。”

灵儿讶然,这孩子说等他娘死了说得那么淡定,好似他早已明白这是迟早的事一般。灵儿安慰的拍拍他:“别想太多了,思慕,你还小,你以后还有很多好日子要过,知道吗?”

孩子低着头并没有什么反应,这孩子实在乖巧得让人心疼,他娘却是那个样子,实在可惜了。

几人默默坐了好一会儿,突闻后面有声音,几人回头,见那女子不知何时已经坐起来了,她眼神清明,神态淡定温婉,没有半点儿之前呆傻的模样。

思慕欣喜的扑上去:“娘,您醒了?”

女子疼惜的摸摸他脑袋:“好孩子,又让你受苦了!”

思慕用力摇头:“不苦,只要跟娘在一起,思慕一点儿都不苦。”

女子欣慰的笑笑,抱着孩子温柔的抚摸。

灵儿见他们母子亲近,便拉了汤九准备出去,女子却喊道:“恩公留步。”

灵儿回头,见那女子脸上挂着温柔从容的微笑:“恩公,恕我体弱不能起身,不能跟恩公行大礼。”

“不必,你好生休息就是。”

女子转头看向汤九:“这位小兄弟,能否麻烦你把我儿带出去玩一会儿,我想跟恩公单独说几句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