农女奋斗记

第307章 痴女水仙

第三零七章 痴女水仙

汤九询问的看向灵儿,灵儿微微点头,汤九便上前带着思慕走出去。

思慕一出门就不愿走了,而是靠在门边偷偷望着里面,汤九想了想,也靠在他身后,耳朵贴着门柱子听里面的动静儿。

女子撑着墙想坐起来一些,灵儿赶紧过去扶她一下,给她找个舒服的位置靠好。

女子微笑着对灵儿点头致谢,灵儿也微笑着点头还礼。女子道:“恩公,请坐吧!”

灵儿坐在她身边,女子盯着灵儿打量一番,很明显她看到了灵儿的耳洞和脖颈处,她表情并没多少变化,只是微笑道:“没想到恩公也是女人。”

灵儿笑笑:“是啊,身穿男装不过是为出门行走方便些罢了。”

女子点头轻叹:“是啊,这是男人的天下,我们女子处处受制,处处以男人为尊,可他们也不想想,这世上没有女人又哪来的男人了。”

灵儿笑道:“姐姐不愧是百花宫人。”

女子脸色僵了僵,又自嘲的笑笑:“是啊,想当初在莲花山上,我们姐妹十人多么快乐多么单纯多么无忧无虑啊,我从来没想到自己会落到今天这种地步。”

“那……姐姐后悔吗?”

“后悔……吗?我也不知道,有时候想起姐妹们有些愧疚,她们那么信任我我却背叛了她们,她们恨我怪我都是我活该。可这辈子能遇上他那样的男人,即便只相处了短短一年,此生也值得了。”

看女子眼中不知不觉流露出的柔情,灵儿心下好奇,那到底是个什么样的男人。抛弃她把她害成这样还是让她念念不忘?

女子眼神温柔的望着前方良久,好似在回味曾经美好的日子,灵儿坐在她身边静静的望着她,都说情是毒药,果然如此,这女子实在中毒太深,落到这种地步还不忘情。可悲可叹。这种要命的情毒还是不沾的好。

“恩公,我有一事想求,还请恩公务必答应。”

女子乞求的望着灵儿。看她那样子,灵儿几乎可以猜到她要说什么,可以拒绝吗?她狠不下那个心。

灵儿的眼神女子看得清楚,她笑了。“我知道恩公是心善之人,定不会拒绝我的。我拖着这**子坚持这么久,就是为了等恩公啊!”

灵儿心里轻叹,既然她看透了自己,那犹豫拒绝的话说出来也只是伤人罢了。她知道自己最后还是会答应的。

女子声音幽远缓缓道:“我曾是百花宫十大花仙之一的水仙,六年前夫人下山去选相公,把他带了回来。

他叫慕容楠。是凉州那边有名的才子,其实他相貌并不算出众。也因如此夫人并未招他伺候,只是把他放在宫里做些打杂的活计,而我正好是负责管他的仙子。

他很有才华、总是那么淡定优雅,他温柔如水、总是让我心跳脸红,我知道我爱慕他,我想跟夫人讨了他做我的男宠,可他不同意,宁愿一头撞死也不愿做我男宠。

我很生气,把他关起来问他为什么?他说他可以做我男宠,但有一个条件,就是要我一年之内放他下山当差,我答应了他并且履行了承诺。

谁知他下山第二天就消失了,那时候我身怀六甲就要生产,无法追出去,等我生下思慕再下山寻他,怎么都寻不到他的踪迹。

我回到莲花山,跪求夫人放我和思慕出宫,我想带着孩子去过普通人的生活,去找思慕的父亲、我的爱人。

但按规矩百花宫的花仙是不能退出的,除非死,我以为夫人能看在我们多年姐妹情谊的份儿上放我一马,可夫人没有,反而大怒,把我们赶到莲城来,不许任何人帮我们助我们,不许我们离开莲城半步。

我每日浑浑噩噩,思念成疾,脑子也跟着时而糊涂时而清醒,我知道我这**子支撑不了多久了,我不怕死,可我的思慕还这么小,我不能把他交给百花宫。”

水仙伸出枯瘦的手来拉灵儿,灵儿主动把手送上,水仙眼睛明亮的望着灵儿:“恩公,我别的不担心,这世上唯一担心的就是思慕,求恩公把思慕带走吧,即便让他与你为奴也好,千万不要让他落到百花宫手里。”

水仙突然激动起来,身子微微发抖,手上的力道却越来越重,捏得灵儿生生发疼。灵儿道:“姐姐放心,我会想办法把他送走的,也不会让他为奴,你放心吧!”

水仙的手松了,她笑了,笑得很欣慰,她望着房顶幽幽道:“如此…我就放心了!”

她面带微笑的闭上眼睛,安静的一动不动,灵儿等了好一会儿,不见她再说话,以为她睡着了,便轻手轻脚出去,见汤九和思慕都站在门口。

灵儿目光在他们二人脸上转了一圈:“你们都听到了?”

思慕低头没反应,汤九道:“老大,你……你真想带他走?”

灵儿点头:“当然,我不只要带他走,还要想办法把你们全都送回沧州去。”

汤九有些高兴:“去大强哥那里吗?”

“是啊,我们家有上千亩田地,大强哥一个人忙不过来,你们过去正好可以帮忙。”

“上千亩?!太好了,那我们都有事情做了。”

灵儿点头,汤九高兴了一会儿突然又沮丧起来:“老大,你能不能再多带一个啊?”

“啊?当然可以啊,反正有那么多人了,再多一个也不算多。”

“可是……离开前还得想办法把他救出来。”

“救?救谁啊?”

“娘!娘,你醒醒啊,娘!”屋里思慕突然喊出声来,灵儿回头,见思慕正用力摇晃水仙,可水仙一点儿反应都没有。

灵儿吓了一跳,不会吧,她刚刚不还好好的吗?灵儿几步窜进去,探探她气息,又摸摸她脉搏。

灵儿一屁股坐到地上,呆呆的望着水仙,她脸上明明还是那么平静释然的微笑,怎么就没了呢?怎么能就这样没了呢?

思慕扑在水仙身上大声痛哭:“娘!娘,思慕再也不去找爹了,娘,你醒醒啊,思慕听话,思慕一定会乖乖的,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