农女奋斗记

第323章 提前动手

第三二三章 提前动手

灵儿愣了一下,继而追上去:“汤九,你说什么胡话,你要能救,这十几年江七还能窝在那矿里受苦吗?”

汤九顿时僵住,全身散发这冷凝之气,灵儿顿觉说错了话,赶紧道歉。汤九沉默半晌,突然抬头:“你说得对,我没本事救他,但我也不能自私的不让别人救他。”

汤九话是这么说,脸上的表情却完全不是那么回事。时间不多,灵儿也没空计较这些,拉着汤九道:“今晚我们就对那恶人院下手,走,进去商量商量。”

灵儿跟汤九商量好细节已是傍晚时分,汤九带着几个身形较为高大的孩子送灵儿出城,看着灵儿进了那宅子后便躲在树林里,等候灵儿得手后给他们传消息。

灵儿回到徐半仙的小院时正好没人,她小心翼翼的关好院门,压低嗓子对着半空喊:“清风?清风,你在哪儿?”

感觉一阵微风拂过,眨眼间清风就到了眼前。灵儿喜道:“你这是什么功夫,来无影去无踪的。”

“轻功!”

看他表情淡淡,没有半点儿玩笑的意思,灵儿尴尬的轻咳一声:“清风,那两个人怎样了?你有看着他们吧?他们有没有跟周老三打小报告?”

“他们还在林子里。”

“啊?”

“我点了他们穴,绑了扔林子边一破屋里。”片刻后他又补上一句:“这样最保险。”

还有这样办事儿的?也罢,反正今晚就要动手:“你等着,我马上回来。”

灵儿进药房拿了包事先准备好的迷药:“把这个下到大厨房的水井里。”

清风接过问也不问看也不看一闪身就不见了,灵儿准备好解释的话都没地儿说去。

接着就只有等天黑了,等这些人全都被迷倒了。就去把那大恶人和小畜生抓起来弄醒了,让他们死个明白。

想起要下黑手,灵儿不禁看看自己的双手,之前发狠的时候一心想宰了那几个恶人,可事到临头真要动手的时候她有些犹豫了,要让双手沾血吗?

为几个畜生不值得,对了。他们不是想炼药人吗?就把他们自个儿炼成药人好了。

灵儿转身进屋。嘀嘀咕咕跟徐半仙把自己的想法说了,徐半仙惊得身子都直了许多:“你……你今晚就要动手?有把握吗?别反被他们抓住了!”

“放心吧,我找了高手帮我。药水就劳烦师傅调配了!”

徐半仙叹道:“也罢,这些人都是杀人不长眼的,看他们把活人往那药坑里扔眼睛都不眨一下,老朽年过花甲看着都于心不忍。唉,就让他们去陪陪那些枉死之人吧!”

灵儿坐在院中。看着天色一点点儿暗下来,院中的灯笼一盏盏亮起来,月亮一点点儿往上爬。

眼看已到亥时,应该差不多了吧?她站起身来。检查下身上的东西,靴子里的匕首、袖子里的迷药粉、腰上的牛筋软鞭,都齐了。可以出发了。

“清风!”

她话音刚落清风便出现在面前,

“走。咱们一起出去看看吧!”

“丫头!”

灵儿回头,见徐半仙站在药房门口:“不要随意杀生,无关紧要的人还是放他们一条生路吧!”

“我知道的,师傅!”

灵儿领着清风大步往外走,整座院子都静悄悄的,路边偶有或倒或坐或趴的丫鬟或家丁,看上去像睡着了一般。

这些人不用理会,他们径直往外院去,按习惯,古老大陈老二周老三几人每晚都要在前院议事堂里议事,不知今晚他们有没有在?

他们从侧面花园进到议事堂所在的前院,清风在穿门门口停下,灵儿回头:“怎么了?有何不妥吗?”

清风眼睛警惕的扫了一圈,摇摇头:“没什么!”

过了穿门见院中躺了一地的家丁,至少有二三十个,都是身形体格极其强壮的。

这三大恶人非常警惕,每次议事时总把最年轻力壮最有本事的家丁调到周围守着,半点儿风都不透,之前来过好多次,想混进去偷听一下都没成功,这次总算可以大摇大摆进来了。

灵儿踢一脚地上的家丁:“这些人倒挺卖命的,也不知那几大恶人给他们多少好处?”

清风道:“有些人有钱就能买到,有些人一文不花也能对你死心塌地。”

灵儿哧笑:“你是说这些人跟那三大恶人惺惺相惜,自愿来此助纣为虐?”

“我不是这个意思。”

灵儿吐吐舌头,大步走向议事堂,让她高兴的是三大恶人都在,一个不差。看他们趴在桌上呼呼大睡的样子,灵儿喜道:

“师傅的迷药果然管用,小小一包就放倒了一两百号人,下次一定把药方儿要来,说不定什么时候就用上了。”

灵儿过去抓着周老三的头发把他拉起来看看,并用手去拍他的脸。

突然,灵儿手腕一紧,整个身子扑向桌面,眨眼功夫她就被死死压在桌子上。清风还没动手,周老三厉喝:“站住,否则我立刻要了她小命!”

清风的手按在剑柄上,冷冷的盯着周老三:“放开她!”

古老大和陈老二也站起来,把掐着灵儿脖子的周老三挡在身后,古老大击掌三声,原本堂前七倒八歪的几十个家丁呼啦啦站起来,人手一支火把,把不大的议事堂照得通亮。

瞬间局势反转,让灵儿惊讶不已,何况自个儿现在正被人掐着脖子,随时都可能一命呜呼,怎会这样?明明万无一失的,怎么突然变成这样!汤九和小叫花们还在外面林子里了,他们……他们不会也糟了暗算吧!

灵儿不知是怕是怒或是悔,全身不住的抖动,背后冷汗淋淋。

古老大紧盯着清风手里的剑:“女娃在我们手里,你敢轻举妄动,就等着给她收尸吧!”

清风冷冷道:“你们敢动他分毫,要不了半个时辰,定会有人把这院子踏为平地。”

周老三哈哈大笑:“你以为我们是三岁小孩儿?哼,就凭林子里那群乳臭未干的小乞丐,就想把我偌大的院子踏为平地?做梦吧你?来人,拿下!”

院外的家丁呼啦啦冲进来,把清风围得水泄不通,周老三紧紧掐着灵儿脖子,拖着她挡在身前,慢慢往门口移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