农女奋斗记

第324章 救星

第三二四章救星

“什么?他说什么?林子里的小乞丐怎样了?”

灵儿心里的想法把自己惊得头晕脑胀眼冒金星,要不是脖子被死死掐住,她早就倒了下去。看小说到网她咬牙定神,努力让自己清醒些,却只能眼睁睁的看着清风被众多家丁围攻。

双拳难敌四手,又顾忌被制的自己,没一会儿清风身上便有挂彩;再想起方才周老三的话,若汤九和小叫花们都因自己大意丢了性命的话,自己还有何脸面活下去?

灵儿的心像被人扎了一般痛得无以复加,她咬牙大喊:“清风,不要管我,快回去搬救兵!”

“死丫头,你不要命了不成?”

她不顾脖子上的疼痛,继续大喊:“清风,让文轩哥哥一定帮我把事情做完,我下辈子做牛做马报答他!”

“何必等下辈子?”那么温柔的声音在她几乎绝望的时候突然轻飘飘的钻进耳里,她瞬间呆住,文轩吗?他在哪儿?

周老三顿时紧张起来,一手紧紧钳住灵儿两手手腕儿,掐在她脖子上的手指甲已经嵌了进去,雪白的脖颈上鲜血流出流成一条线。

她吃疼的闭上眼,泪水也忍不住直往外冒。

“谁?谁在说话,给我出来,否则我拧断她脖子。”

嗖嗖嗖~~~不知哪来的飞箭从天而降,那箭头像长了眼一般,几息功夫就把灵儿和周老三周围的家丁放倒大半,清风脱困而出,举着带血的剑站在周老三面前。

周老三吓到了,一转身把灵儿挡在他和清风之间。

“不许过来,否则我……我真会拗断她脖子信不信?”

“你大可以试试看,谁先拗断谁的脖子!”

明明是那么轻飘飘的话语,听起来却让人毛骨悚人。议事堂正对的大门外,一个白衣飘飘的俊美男子如仙人般翩翩而来。

周老三拎着灵儿又是一转,恶狠狠的瞪着来人:“站住,你是谁?报上名来!”

文轩脚下不停。轻飘飘的步子如在云间散步一般。眼看他就要来到近前,周老三更加紧张,掐在灵儿脖子上的指甲又深了一分,灵儿疼得脑袋发晕。但她知道文轩肯定会救她,她死不了。

“站住,听见没有?我让你……”

哧一声轻响,灵儿感觉有什么东西撒到了自己头上,脖子上的手也松了些。再回神文轩已经站到她面前。灵儿的眼泪再也忍不住哗啦哗啦往外流。

文轩轻轻就拨开了掐着她脖子的手,然后顺手一带把她揽进怀里,轻轻拍着她后背安慰:“别怕,都过去了!”

她活这么久,经历过不少事情,也曾亲手杀人,但被人掐制随时可能死亡的恐惧让她忍不住现在还在微微发抖。

文轩不知从何处取来一袭柔软的披风将她裹住,轻轻抱着她让她温暖一些。

外面,清风和清玉带着十几个黑衣人很快就解决了剩下的家丁,只留下古老大和陈老二。点了穴把他们丢在堂前等候文轩发落。

看着对灵儿如此温柔的文轩,清玉紧咬嘴唇低骂一声:“恬不知耻!”

清风拱手道:“公子,这两个人怎么处理?”

文轩放开灵儿,低头给她擦擦眼泪:“好了,都过去了,你想对付的恶人已经抓住了,你想怎么办?”

痛哭一场后的灵儿平静了许多,看着躺在地上不能动弹的古老大和陈老二,她恨得咬牙切齿。

古老大吓得脸色发白:“干什么?放开我,你们到底是什么人?我们与你无冤无仇。为何欺到我家里来?”

他的话把灵儿气得冷笑:“无冤无仇?你们这十几年买卖了多少女人孩童,害得多少人家破人亡?你们自己算过没有?你们就不怕冤魂索命、死后下地狱?”

古老大和陈老二诧异的望着她:“你……你是被我们买卖过的?”

“哼,还记得十年前沧平县破庙里你那几个惨死的兄弟吧?你们可有查到是谁杀了他们?”

二人更加惊恐:“难道……是你?”

“对,那是老天罚他们。他们罪有应得,可惜十年前没了结你们几条狗命!”

灵儿捏紧拳头,想起汤九和小叫花们,她真的很想亲手宰了他们,可是方才她瞟到头颅尽断的周老三,也瞟到了自己肩上和头发上的血迹。她有些恶心,她下不了手。

她默默走到文轩面前:“文轩哥哥,这两个人十恶不赦,他们不仅拐卖女子孩童,还在府里私炼药人,我想直接杀了他们太便宜了他们,不如把他们丢尽药池,把他们自个儿炼成药人吧!”

文轩点头:“好!”

他给黑衣人打个眼色,立刻有黑衣人拎起古老大和陈老二快步往后面徐半仙院子去。没一会儿功夫,静寂的院子上空响起惨烈惊魂的尖叫,灵儿低头咬唇忍着。

文轩走到她身边轻拍她肩膀:“别怕,他们罪有应得。”

清风道:“公子,后院还有许多被迷晕之人,怎么处置?”

那些人灵儿原本想放过的,但想起方才自己被围攻还有小叫花被暗算,她不禁狠下心,放任不管只会留下祸根,但……

文轩看到她眼中的犹豫,这次并未询问她,只是淡淡道:“主子全部扔进药池,丫鬟家丁送去百花宫。”

灵儿惊了一下,张嘴想阻止,文轩轻轻将手指放在她唇上:“这种恶人不值得同情,不要犹豫。”

灵儿鼻子一酸,眼泪又要往外冒,文轩用手指为她轻拭,“别哭了,都过去了,你的小兄弟们也好好的。”

灵儿闻言一震,“真的,他们在哪儿?”

“我已经派人把他们送回去了。”

她长长松口气,原来都没事吗?方才听到他们出事死的心都有,总算平安了。她一放松脚下就有些虚浮,身子软绵绵的直往下坠。

文轩扶住她:“灵儿,怎么了?”

她觉得好累,眼皮好重,好想好好睡一觉。她自然的把脑袋靠在文轩胸前,眼睛轻轻合上:“文轩哥哥,让我靠一会儿,就一会儿!”

她声如蚊呐,整个身子往下滑,文轩福身抱起她,看着她在怀里沉沉睡去,他心里似乎有什么东西正破土而出并快速疯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