农女奋斗记

第331章 借宿

第三三一章 借宿

清风惊了一下,他警惕的转头四顾,明明四周无人,他却异常紧张,压低声音道:“小姐,请不要妄议朝政。”

看他这表情,明明就是肯定的回答。

灵儿的心也跟着紧张起来,“清风,文轩不会有危险吧?”

文轩看着京城的方向沉默片刻:“应该不会,我们公子不是莽打莽撞的人。”

灵儿紧咬嘴唇,清风这么说就是文轩真的身处险境,能否脱险兴许就在他一念之间。她双手合拢放在胸前默默祈祷,希望他平安无事。

莲城到京城约六百里左右,灵儿坐的马车,尽管已经快马加鞭,他们赶到京城已经是次日入夜时分了。

清风把灵儿安排在离京城十里地的寂寞山庄之中,便要进城去打探消息。

灵儿本想跟清风一起去,但清风说现在城门已关,不能按正常的法子进城,他进城的法子对灵儿行不通。虽然不甘心,也只能作罢,心想好好休息一晚,养好精神明日一早进城也一样。

清风将灵儿托付给了寂寞山庄的管家,一个姓魏的文质彬彬的中年人。清风着急进城,没跟管家说多少,只说灵儿是文轩从莲城带回来的一位小姐,请魏管家好生照顾。

魏管家当着清风的面毕恭毕敬、唯唯应诺,清风一走,他就变了脸色,回头斜着眼审视的打量灵儿一番,淡淡道:“小姐贵姓?”

“我姓杨。”

“杨小姐,现在时辰太晚,山庄里上上下下大多已经休息,也没空特地给你腾地方,前院倒座房有两个婆子今晚不在。你暂且住她们房间可好?”

灵儿愣了一下,她再不明白大户人家的礼节也知道那倒座房要么是仆役住的要么就是杂物房之类,这管家把我当什么了?

灵儿本有些生气,转念一想,我只是暂住一晚,明日一早就走了,懒得跟他计较。便冷着脸回道:“我没关系。管家怎么安排就怎么住吧!”

这次轮到魏管家意外了,他见惯了这些攀附权贵的女子,她们出生大多卑微低贱。一心只想爬上主子的床,梦想从此攀龙附凤,飞上枝头变凤凰,世上哪有那么好的事?

那莲城是什么地方?京城中人谁不知道?既然这女子是主子从莲城带回来的。多半只图一时新鲜,看她还有几分姿色。也不知主子能新鲜多久?

方才那么一说,本想试探试探,看看这女子有多大能耐,既然连下人房都能住。是个忍辱负重的,呵,也罢。就凭一个烟火女子再忍辱负重也只能这样了。

“好,小姐稍等。我去叫个小丫鬟来伺候你。”

魏管家自顾自的走开,把灵儿一个人丢在寂寞山庄进门正对的影壁旁。

灵儿踱着步子观察一番,虽然已是晚上,但这山庄一路上去全是灯火,一直蔓延到半山腰以上,隐约还能看到半山腰上的亭台楼阁、小桥流水。

这山庄不小啊,走梯子一路爬上去怕都要一刻钟左右吧?庄子里装饰布局都很讲究,这庄子盖下来肯定要花不少银子,皇族人士就是不同常人,随手一挥就是大手笔。

灵儿心里赞叹,脸上也颇为羡慕,这正好被迎面过来的一个丫鬟看到。

那丫鬟哧笑一声,灵儿回头,那丫鬟已到近前,审视的打量灵儿一番,嘀咕道:“还算有几分姿色。你就是魏管家说的那位杨小姐吧?我叫紫儿,魏管家差我来给你引路。”

这丫鬟说话语气生硬,一点儿也不客气,一副不情不愿的模样,在灵儿面前从来自称我,没称奴婢,显然她不把灵儿放在眼里。

有先前魏管家做示范,这丫鬟会这样也在情理之中,灵儿不想生事,也不想跟她计较,客气的对那丫鬟道:“那就麻烦紫儿姐姐了。”

那紫儿仰着头嗯了一声:“跟我来吧!”

紫儿带着她绕过影壁往侧面走,在倒座房最边角的位置停下:“就是这里了!原本住着两位嬷嬷,一位嬷嬷有事告假了,你就暂睡她的床铺吧!

别乱动人家东西,万一丢了追查下来可得你自己赔啊!”

灵儿暗暗吸口气,抿嘴笑笑:“好的,我知道了。”

“那好,你自己进去吧,轻点儿啊,屋里还有一位嬷嬷,别把人家吵醒了。”

屋里没点灯,灵儿看不清楚,紫儿说完转身就走,也没给她掌灯的意思。灵儿犹豫一下,见走廊里挂满了灯笼,便踩着栏杆爬上去取一个下来,提着进屋去。

这屋子很窄,就放了两张床,中间一米不到的过道上有双黑布鞋,灵儿举着灯笼照了照,见其中一张**棉被像个小山包,另一张床被子叠得整整齐齐,那就是这张床了。

她把灯笼扎在床架子上固定好,自己铺好床准备睡觉,门外响起叩门声。

灵儿本不想理,赶了两天路,马车颠得她全身都快散架了,很想好好睡一觉,可那叩门声越来越大就是不走。她低骂一声吵死了,还是起身去开了门。

门外是个头梳双丫髻的十三四岁丫鬟,她盯着灵儿打量一番,语气颇为不屑道:“你就是我们王爷从莲城带回来那个姓杨的姑娘?”

灵儿点头:“你是?”

“我们主子过来看你!”小丫鬟侧开身子,一个美貌的宫装妇人走过来,她身后还有三个提着灯笼的丫鬟。

妇人高傲的扬起下巴自顾自的走进屋去,发现屋子太小,连个坐的地方都没有,她犹豫一下,就在灵儿刚刚铺好的**坐下,又是那审视的目光从头到尾打量灵儿。

“你叫什么名字?从哪儿来?家里干什么的?跟我家王爷什么关系?”

女子问了一长串,灵儿愣了一下,这是在审问吗?我好像没犯罪吧?何况你是哪根葱啊?

那小丫鬟挤开灵儿站到妇人身边:“喂,我们主子问你话了,还不快快作答。”

灵儿抿嘴深吸一口气:“这位夫人,我好像不认识你吧?我也不是你的奴婢,没义务回答你的问题吧?”

“放肆,我们夫人是皇上钦此给王爷的美人,你一个小小平民之女,竟敢对我们夫人如此无礼,当心我们禀明王爷灭你九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