农女奋斗记

第332章 夜话

第三三二章 夜话

灵儿沉下脸来,一个毛都没长齐的小丫头,动不动就要灭人家九族,她知不知道那意味着什么?

不管这女人到底什么来头,灵儿明白一点,她是来找茬儿的,才没工夫跟你纠缠。

灵儿走到门边,推开房门:“夫人要跟王爷告状尽管去就是,我要睡觉了,不送!”

妇人气得站起来:“你…你老实说,是不是王爷带回来的新宠?”

灵儿又好气又好笑:“是又怎样?不是又怎样?你何不自个儿去问王爷?”

“你……你别以为王爷会真喜欢你,就你这模样儿了,王府里一抓一大把,我劝你还是早点儿死了这条心。”

“多谢,死不死心是我的事,跟你没关系。”

妇人瞪着灵儿双眼喷火,灵儿却看都不看她一眼,一副不耐烦的送客表情,妇人气得一甩袖子快步走向门口,路过灵儿面前时,恶狠狠道:“咱们走着瞧,哼!”

看着那一行人渐渐走远,灵儿有些头疼,这都什么呀?我还没进城了,就闹这么一出,也不知那王府里有多热闹?

灵儿打个激灵,算了,不想这些,车到山前必有路,先睡觉要紧。

她关好门,转身回到床边,赫然发现对面**坐着个人,正目光闪闪的望着自己。灵儿吓了一跳,结结巴巴道:“您…您醒了,不……不好意思啊,吵醒您了!”

老婆子淡淡道:“没关系,熄灯睡觉吧!”

老婆子裹紧被子躺下去,灵儿轻轻吐口气,吹灭灯笼躺到**。本小说手机移动端首发地址:原本困得不行的她,上了床脑子里又清醒起来。

文轩走得那么匆忙,一点儿消息都没有,也不知他怎样了?方才那妇人说是皇帝赏给文轩的美人,那就是文轩的女人了,文轩跟她有没有……

灵儿红了脸,暗骂自己一番。人家是合法的男女关系。文轩是正常的男人,有这方面的需求很正常,我想什么了?难道还要人家给自己守节不成?

灵儿翻来覆去睡不着。突闻对面婆子沙哑着嗓子道:“你是王爷的女人吧?”

灵儿没吱声,连这婆子也爱八卦吗?

婆子又道:“是王爷新带回来的?呵,方才那女人姓吕,善妒。又爱生口舌是非,皇上把她赐给王爷三天不到。王爷就把她丢这儿来了,再没来看过她,估计早把她忘了。

可笑的是她还成日做梦王爷有一天会把她接回去,扶她做个侧妃正妃什么的。呵。她也不看看自己什么样儿,王爷脑袋发晕了才会接她回去。”

灵儿不禁转头看向婆子那边,她还是像先前那般把自己捂得严严实实的。看不到人,只听到她说话。

“我看你是个能成器的。受得气才有机会往上爬,没有哪个男人喜欢女人成天在耳边叽叽喳喳说别人坏话,那种女人活该没好下场。”

这都什么呀,他们都把我当成攀高枝儿的吗?灵儿暗暗吐口气,算了,随他们怎么想。

“婆婆,文轩哥……他有娶王妃吗?”

“王妃倒还没有,之前皇上几次要赐婚,都被王爷驳了回去。”

灵儿轻轻松口气,没有王妃就是没成亲,那就不算骗我了。

“不过听说王爷母妃自作主张给王爷定了门亲事,是兵部尚书家的嫡小姐,王爷反对过、没用!咱们庄子那吕美人为此大闹了好些天,哧~~闹有什么用?反正轮不到她。”

灵儿才刚放下的心顿时落入谷底,他订亲了!为什么不告诉我?怕我难过吗?他不告诉我比事情本身更让我难过。

灵儿虽然没出声,隔壁的老婆子竟然感觉到了她的悲伤,“丫头,别灰心,只要你能抓住王爷的心,王妃是谁都没关系。”

灵儿沉默良久才渐渐平复下来,低声说了句谢谢。

婆子似乎有了笑意:“老婆子做了一辈子家奴,还从没有哪个主子跟老婆子说谢谢。”

这婆子似乎对自己挺有好感,说这么多兴许还有几分押宝的味道吧?既然她有这心思,顺她意一下也无妨。

“请问婆婆贵姓?在山庄里负责什么了?”

老婆子果然挺欢喜:“不敢当不敢当,老婆子姓常,就是在这前院洒扫的。”

“哦,常婆婆,今晚多谢您提点,他日若有机会一定重谢。”

“重谢倒不必,小姐要是有心的话,老婆子有个孙女在王府里当差,叫小燕,王府里日子不好过,小姐以后进府要是能照拂她一二,老婆子就感激不尽了。”

“好,我记下了。常婆婆,当今皇上一共有几位皇子啊?”

“啊?你这个都不知道吗?”

“我老家离京上千里,并不知京城的状况,如今初来乍到,因此想向常婆婆请教一二。”

“请教不敢当,老婆子知道的也不多,小姐莫要见怪才是。”

“不会,多谢常婆婆。”

从这婆子口中,灵儿大致了解些情况,当今皇帝有五位皇子,长子是太子,虽有些能力,但嗜血残忍、心狠手辣,皇帝对他并不太满意。

二皇子母妃地位低贱,他本身也性子软弱又无甚能力,皇帝很不喜欢。

三皇子就是文轩,母妃是德妃,母族势力不小,文轩本身温文儒雅、办事能力不错,从小便深得皇帝喜欢。

四皇子和五皇子都是不满十岁的孩童,还不堪重用。

照常婆子的说法,文轩是最得皇帝看中又最有实力的皇子了,也不知这之中有多少水分?即便当真如此也未必是好事,不是说那太子嗜血残忍吗?这种人为了皇位定会不择手段,如此文轩不是更危险了吗?

灵儿又是一阵紧张,杂乱的心扑通扑通跳得厉害,可能是过于紧张劳累的缘故,她这么担心着担心这没一会儿便沉沉睡了过去。

常婆子还说了些王府里的事情,灵儿一点儿都没听进去,常婆子听闻这边不出声,起身来看了看,见她睡着了颇为惋惜的盯着灵儿的脸坐了好一阵,才爬上床睡觉去。

次日早上,灵儿醒来已是日上三竿,她的床头桌上摆着一碗稀粥、两个馍馍一碗小菜,床脚还有一盆热水正腾腾冒着热气。

灵儿坐起身来,常婆子推门进来:“醒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