农女奋斗记

第334章 阴谋

第三三四章阴谋

灵儿整整衣裙抬步往前厅去,彩云低声道:“小姐,您要不要重新装扮装扮?”

灵儿停下脚步,上下看看,自己这身衣裙还是前日换的,一直在赶路没来得及换,昨晚太累没有沐浴,也没地方沐浴,所以也没换成。

如果来者是贵客确实该好好打理打理以示尊重,但想到来者身份,灵儿淡淡道:“不必了,见完了再换。”

彩云面露惊讶之色,片刻后就收了回去,低头小心翼翼的跟在灵儿身后。

灵儿来到前厅,有小丫鬟通报:“杨姑娘到。”

吴美人回头,看到灵儿愣了一下,继而诧异道:“原来你就是那位新来的妹妹啊?”

吴美人掩嘴一笑:“方才匆匆一瞥,还以为是这院中的丫鬟了!”

吴美人一直留意着灵儿的表情,说完这句不见灵儿有反应,又自顾自的啐了一口:“哎呀,看我这张臭嘴,胡说什么了?我们王爷怎可能会看上个普通丫鬟了?想必妹妹定然出身名门,不知妹妹娘家是哪门那府的了?”

灵儿慢悠悠的坐下,笑眯眯道:“请问姐姐是哪门哪府的了?”

吴美人挺挺腰板儿:“我父亲是沧州刺史,母亲出自沧州有名的书香门第韩家,不知妹妹如何?”

灵儿笑笑却不正面回答,转而道:“听说姐姐是太子殿下送给王爷的,不知姐姐当初是如何伺候太子殿下的?都说一女不侍二主,不知姐姐跟了王爷心里可否还有太子了?”

吴美人的笑容顿时僵住,任谁都知道这是她最痛恨的污点,当初她父亲为了巴结太子,巴巴的把她送到太子府,以为凭着她的美貌能封个侧妃什么的,结果侍奉太子半年有余,别说侧妃连个小妾的身份都没捞着,反而被转送给王爷。

王爷脾气好长得好又有才对人也温柔,总是笑眯眯的。从不像太子那般打骂她们,可王爷再好也从来不碰她,还把她打发到这寂寞山庄来,这让她何等寂寞。

她一直觉得王爷多半是嫌弃她伺候过太子不干净。所以一直不碰她,如果当初父亲直接把她送给王爷,结果肯定不是这样。

所以,吴美人平时都是八面玲珑,见人说人话见鬼说鬼话。但她最恨别人提这污点,偏偏这新来的乡下野丫头专往她痛楚踩。

吴美人呼啦一下站起来,冷着脸道:“妹妹,打人不打脸骂人不揭短,我与你无冤无仇,你为何这样与我说话?”

灵儿诧异道:“啊?我说错话了吗?对不起对不起,吴姐姐,我不是有意的,只是随口一提而已,我是想着王爷多半也这么想?哪个男人会不介意自己的女人心里想着其他男人了?”

吴美人顿了顿。上前一步道:“这……是王爷跟你说的?”

灵儿笑着眨眨眼:“王爷是说过,他决不允许自己的女人心里有别的男人。”

吴美人顿时白了脸,也没了方才的犀利,整个人精神都蔫了许多似的,她百无聊赖的坐了会儿,便找个借口离开了。

看着吴美人漂浮的脚步,彩云低声赞道:“小姐,您真厉害,吴美人多半是想给您一个下马威再羞辱您一番,没想到反而搬起石头砸自己的脚。以后她定不敢再来惹您。”

吴美人从听风院出来,恹恹的坐在亭子里看风景。

“哟,姐姐这是怎么了?怎么无精打采的?”

吴美人头都没抬,淡淡道:“你来干什么?”

来人坐到吴美人身边。笑眯眯的望着她:“怎样,去见了那小贱人了吧?感觉如何?”

吴美人冷着脸看她:“问我做什么?想见你自个儿去呀!”

“哼,一看就知道你吃了瘪,一个黄毛丫头而已,就把你挫败成这样?你我在这山庄里斗了几年,还不如那丫头来一天?”

吴美人微微皱眉:“你到底想说什么?别拐外抹角的。”

吕美人对自己丫鬟抬抬下巴。丫鬟们全都退到亭子外守着,她抿嘴笑眯眯道:“我打听到那丫头的底细,姐姐想不想听?”

吴美人立时来了精神:“哦,说来听听。”

“说与姐姐听也无妨,不过姐姐可否愿意跟我联手?”

吴美人微微眯起眼:“你想干什么?”

吕美人抿嘴笑笑:“你不觉得那丫头碍眼?我就是看不惯这种卑微粗劣的野丫头明目张胆的爬到我头上。”

吴美人冷笑道:“她现在可是王爷的心头肉,你难道还敢对她下手不成?”

“有什么不敢的,凡挡我路者都得死!”吕美人咬牙切齿面容扭曲,看上去相当吓人。

片刻后她回头道:“怎样,姐姐要与我联手么?”

吴美人扭开头:“我没兴趣。”

“姐姐,你别以为我不知道太子把你送来是做什么的?你以为王爷不知道?王爷心里清楚得很,所以才把你送到这儿来,你完不成太子的任务,就得一辈子老死在此。”

吴美人惊得一下子站起来,紧张的四下看看:“你……你胡说什么?”

“有没有胡说你心里明白。”

吴美人咬唇瞪着吕美人沉默良久,一咬牙道:“好,我答应你。”

二人坐到一起嘀嘀咕咕说了近一刻钟,然后才各自笑眯眯的离开。

而听风院里的灵儿对此一无所知,她好好的泡了个澡,换了衣服,让还湿着的长发自然的披着,惬意的坐在书房里看书。

傍晚时分,外面开始各处开始掌灯,有丫鬟进屋来掌灯还点上了檀香。彩云在后面站着,没多久便昏昏欲睡,脑袋几次都差点儿点到桌上。

看她实在坚持不住,灵儿道:“彩云,你困了就去睡吧!”

彩云眼皮直打架,还强忍着道:“没关系,小姐,奴婢不困,奴婢陪您。”

灵儿摇头,见旁边有个休息的矮榻,便指着那里道:“那你就在这儿躺躺吧,待会儿我回屋前叫你。”

彩云实在支持不住,嗯了一句坐到榻上,咚一声倒下便沉沉睡了过去。

灵儿摇头:“这丫头,都困成这样了还要死撑。”

她又看了会儿书,觉得屋里有些沉闷,便想出去走走。临出门前她把榻边的被子扯过来给她盖住,然后一个人踱着步子出去逛逛。

约莫一刻钟后,正在亭中吹风的灵儿突然听风院那边锣声四起,有人大喊:“来人啊,抓奸夫**妇啊!快来人啊,抓奸夫**妇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