农女奋斗记

第335章 奸夫**妇

第三三五章 奸夫**妇

灵儿吓了一跳,没听错吧?有人在喊抓奸夫**妇?而且声音来的方向是听风院那边!

她赶紧快步往那边跑去,还没到院门口,就见门前围了好多人,争先恐后伸长脖子往里看,院子里闹哄哄的,斥骂声尖叫声痛哭声都有。

灵儿感觉大事不妙,正要上前时,见对面一群人匆匆过来,她本能的退后几步躲到树后。那群人很快来到近前,领头的是吴美人和吕美人,还有魏管家也跟她们在一起。

魏管家上前轰开围观之人大步走进去,院子里顿时安静下来,只有女人呜呜的哭声。吕美人和吴美人走进院子,听吕美人冷笑道:

“呵,杨小姐,亏我们王爷那么心疼你,巴巴的把你送来山庄,还让你住了他的院子。没想到你这么耐不住寂寞,才两天没见王爷而已,就开始动春心勾引小厮了,你好大的胆子!”

灵儿闻言惊得冷汗都出来了,这女人在胡说八道什么?她是在喊着我的名字说话吗?勾引小厮?她说我勾引小厮?难道……

灵儿想起还在书房里睡觉的彩云,以及书房里那股沉闷得让人昏昏欲睡的檀香味儿,她脑中灵光一闪,赶紧从怀里掏出一个荷包闻闻嗅嗅,脑袋顿时又清醒了许多。

再仔细想想,那檀香味儿里确实还有股别的气味儿,跟当初在恶人院时徐半仙配制的迷香极其相似,那檀香肯定有问题。若不是我随身带着徐半仙赠送的药包,今晚肯定着了她们的道儿!

这两个恶毒的女人,我才来山庄一天而已,她们就迫不及待对我动手了,怕夜长梦多吗?以前听闻高门大户里害人的手段极多,让人防不慎防,如今领教了。

灵儿深吸一口气,压下心中的怒气,整整衣裳慢慢走过去。站在围观众人之后。

“咦!怎么是你?那小贱人了?”吕美人惊呼出声,周围顿时安静下来。

好一会儿过后,魏管家轻咳一声:“彩云,你家小姐了?”

彩云呜呜的哭泣没有回答。吕美人气得用力踹了彩云一脚:“哭什么哭?我问你那贱人了?上哪儿去了?你说,她是不是跟别的男人**去了?快说!”

灵儿拍拍最外围之人,淡淡道:“让一让。”

那人不耐烦的回头看一眼,继而再回头细看,吓了一跳。赶紧退开,其他人也纷纷如此让出一条道儿。

灵儿黑着脸一步一步走进去,沉声道:“深更半夜的,两位姐姐在我院子做什么了?”

吕美人和吴美人吓了一跳,回头看到灵儿衣衫完整表情如常的走进来,二人都愣在原地。魏管家见到她拍拍胸口尝尝松口气:

“哎呀,杨小姐,您上哪儿去了,这山庄大,死角多。晚上千万不要一个人出门啊!您要有个三长两短,小的如何跟王爷交代呀?”

灵儿看看地上的彩云,见她衣衫破烂,没穿外衣,里衣也被人撕烂露出大红的肚兜和粉红色的衬裤已经那大片大片青紫的皮肤。

灵儿心中万分愧疚,蹲下身去扶她,她却怕得直往后退,双手拼命挥舞不要人靠近。

灵儿气恨道:“魏管家,我才出去一刻钟不到,我的丫鬟就被人害人这样。你怎么跟我交代?”

魏管家偷看两位美人一眼,为难道:“这……这……”

吴美人笑呵呵道:“哎呀,误会,原来是场误会。魏管家。还不快快把那色胆包天的恶徒抓来,就把他吊在悬崖上风吹日晒,让鹰去啄他的脸吃它的肉,让他活活被生禽吞了才能解气。”

魏管家点头:“是是是,来人,快快去抓那恶徒。”

院子里人来人去乱糟糟的一片。灵儿找来披风把彩云裹住,紧紧抱着她不让她看别人。魏管家带人把听风院里里外外搜了几遍都么抓着人,灵儿怒道:“滚,都给我滚出去,一个不留,谁敢擅自进我院子,别怪我不客气。”

“哎呀,你这话说的,我们明明是来帮你的。”吕美人倒阴不阳的话引得灵儿更加生气,她突然站起来甩手就给了吕美人一巴掌,狠狠瞪着她道:

“别以为我不知道你那些阴谋诡计,你想害我没那么容易,等我找到证据定要让你死无葬身之地,滚!”

吕美人先是愣住,等她反应过来怒不可歇冲上来要与灵儿单挑,灵儿轻巧避过,甩手又是一巴掌。

吕美人依然不甘心,又要扑上来,吴美人赶紧拉住她:“行了,妹妹,她是练家子,你打不过她,走吧!快走吧!”

吕美人被吴美人拉着往外走,临出门前还指着灵儿大骂:“你个小贱人,竟敢打我!我要你不得好死!不得好死!”

院里的下人全被赶出来,只有魏管家留在一旁,他拱手道:“杨小姐,今日是小的办事不力,原本以为这听风院中都是王爷的人,没想到她们竟有办法买通下人对付您。杨小姐,小的…小的……”

“魏管家,别说了,快去给我找个大夫来,还有衣服热水,快去!”

“是是!”

魏管家匆匆离开,灵儿亲自扶着彩云往后走,常婆婆也过来帮忙。

常婆婆叹道:“可怜的丫头,事情已经这样了,你可不要想不开呀,你看,咱们小姐多疼你,她会为你做主的,你要把伤养好了,咱们亲眼看着那些坏人有什么下场。”

待人抬来热水,灵儿和常婆婆亲自把她扶到木桶中,常婆婆让灵儿离开,她来给彩云洗澡,顺便劝劝她。

灵儿心想常婆婆年纪大了经验多些,让她们单独待着也好,便自个儿出来,一边漫无目的在院子里散步一边回想方才之事。

不知过了多久,沐浴间突然传来尖叫,灵儿吓了一跳,赶紧跑过去看,见常婆子端着衣服站在门口,她惊恐的张大嘴望着沐浴间里面。

灵儿几步上去往里面一看,只见屋里满地鲜血,沐浴桶中,彩云软软的趴着,洁白的手臂吊在桶外,手腕上偌大的口子还在汩汩的冒着鲜血。

灵儿惊得全身僵了半晌,她突然回过神来,一边冲进去撕下裙角捆住彩云胳膊一边大喊:“来人,快叫大夫,叫大夫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