农女奋斗记

第336章 文轩重伤

第三三六章 文轩重伤

尽管魏管家很快就带了大夫来,灵儿也尽力给彩云止血了,几个大夫一直忙到深夜,依然没能把彩云救回来。

照大夫们的说法,其实彩云可以活的,关键是她自己一心求死,即便现在让她醒过来,她迟早还是会走上这条路。

看着魏管家给彩云盖上白布把她抬下去,灵儿的心一抽一抽的痛,这么年轻乖巧的一个姑娘,才跟了自己一天不到,就莫名其妙的死了!

说来都怪自己,要是我不选中她,不带她到这院子来,不去见那两个蛇蝎美人,或者晚上出门前把她带着一起,兴许就没这些事。其实她是在为我受过啊,如果傍晚被迷晕的是我,现在躺在那里的可能就是我了吧?

灵儿越这么想越觉得对不住彩云,可人都死了又能怎样了?报仇吗?把那男人和两个女人一起杀了吗?即便真的杀了他们,彩云能活过来吗?灵儿愣愣的坐在那里发呆。

常婆婆过来劝了几次她都坐着不动,常婆婆叹道:“小姐啊,您别怪老婆子多嘴,这种事情在王府里司空见惯,您得做好心理准备啊!”

灵儿身子抖了一下,司空见惯!天天都得这么过日子吗?这是我想要的吗?她此生第一次有了惧意,她开始怀疑自己跟文轩来京城是不是个错误?

“小姐,别想了,已经三更了,您快去休息吧!”常婆婆再次来劝。

这时,外面嘭一声闷响,好像什么重物掉落在地,灵儿顿时警觉起来,她给常婆婆打个眼色示意她去叫人,她自个儿则找了把笤帚轻手轻脚的一步一步向声源处靠近。

声音是从前院传来的,她躲在柱子后看了看,见院中似乎有团人影儿,而且穿的黑衣,她顿时后背发凉。什么人?难道是杀手?

她握紧笤帚观望半晌,却不见那黑衣人动弹,而他身下似乎有什么东西在流动。微风拂过,一股腥味儿扑面而来。

灵儿精神一震。血腥味儿!那人在流血,她几步冲过来,拍拍他人:“喂,醒醒,喂!”

看他身下好大一摊血。灵儿顾不得许多,把他翻过身来查找伤口,当看清他的面容,灵儿尖叫一声,继而一把抱住他:“文轩!文轩你怎么了?文轩!”

常婆婆带了两个拿着棍子冲上来,听到灵儿呼喊吓了一跳,凑过来看看,她一个机灵结结巴巴道:“真……真是王爷!”

“快去娇大夫,把管家也叫来,快去!”灵儿蹲下。一把扛起文轩往屋里冲。

她把文轩放在**,发了狠的撕开他衣裳,在他身上寻找伤口。看到他满身是血的样子,灵儿眼泪吧嗒吧嗒往下掉,她却没哭出声,紧咬嘴唇忍着,眼睛模糊了用胳膊抹两下,小心翼翼的为他清除血迹找到伤口。

最严重的伤口在腰上,看那里还在汩汩的冒血,灵儿用手帕堵着。鲜血很快就浸透了手帕染红了她的手。她嘴唇哆嗦**沙哑道:“文轩,不要死,文轩,你睁眼看看我。”

魏管家带着一群人冲进来:“小姐。王爷怎样了?”

“止血药,快来给他止血。”

两位中年大夫快速拿出药瓶,准备了棉花白布上前:“小姐,让我们来吧!”

灵儿站在床前看着大夫手脚麻利的给他止血处理伤口包扎,她紧张的捏紧自己胸前的衣襟,完全不顾满手的鲜血沾满全身。

她心里默默祈祷:“文轩。你一定要醒过来,你一定不能有事。”

一刻钟后,大夫处理完外伤开始把脉,灵儿紧张的望着他苍白的脸。

“王爷!王爷在哪儿?王爷怎样了?”吴美人和吕美人大叫着冲进来,大夫微微皱眉,魏管家拦住她们:“二位小主子,大夫正给王爷把脉,你们到外面等会儿吧!”

吕美人道:“凭什么她在里面我们要在外面?按辈分我们还比她先进门了!”

这尖锐的声音吵得大家耳里嗡嗡响,魏管家越劝她们越闹腾得厉害。灵儿黑着脸转身走到她们二人面前,一句话不说就那么狠狠的瞪着她们。

吕美人先前被灵儿扇过巴掌的脸颊还有些微微红肿,吴美人见灵儿捏紧了拳头,赶紧拉着吕美人退后几步,讪笑道:“妹妹别生气,我们出去等就是。”

“凭什么?凭什么要我出去,我不走……”

灵儿干脆跟着她们来到外面客厅,吕美人还在聒噪,灵儿拿起茶杯突然向吕美人脸上砸去,吕美人顿时吓得瞪大眼一动不动,茶杯擦着她的鬓发飞出去,哐当一声砸在后面的柱子上四分五裂。

吴美人回头看了一眼,见柱子方才被砸的地方竟然有哥小窝!她也惊得瞪大眼望着灵儿。灵儿沉声道:“你在闹,下一次被砸的就不是柱子,而是你脑袋。”

吕美人总算安静了,二人呆呆的坐着一动不敢动。

两刻钟后,魏管家从里面出来,他擦擦额角冷汗,灵儿几人立刻站起来把魏管家围住,纷纷询问文轩的状况。

魏管家对几个女人拱手道:“几位主子不必担心,王爷已经脱离危险,现在只需静养。”

灵儿长长松口气,吴美人道:“管家,我们可以进去看看王爷吗?”

“这个……”魏管家目光扫了一圈,对二位美人抱歉道:“两位小主,王爷说他只想见杨姑娘。”

灵儿心中一喜,二话不说快步往文轩房间去,她进门时两个药童正在收拾东西,灵儿轻声问:“王爷醒了吗?”

“没有,只是方才呓语了两句。”

灵儿点头,把两个药童送出门后掩上房门,坐到床边,伸手轻轻抚上文轩的脸,明明才几天不见,感觉像过了几年似的,看他现在这样子,哪里还是几天前那个意气风发温柔儒雅的文轩?

灵儿心中又酸又痛,轻轻握着他的手似嗔似怨又满腹心酸的低声念叨:

“你自己说要把我随时带在身边,却不声不响把我丢在一边,你是故意的对不对?我讨厌你,讨厌你把自己弄成这个样子。要早知道你会弄成这样,我一定不跟你来京城。

笨蛋,你不是很厉害的吗?怎会伤成这样?你给我快快醒来,不醒来我就不喜欢你了,我不跟你在一起了,我让你以后再也找不到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