农女奋斗记

第340章 皇帝驾崩

第三四零章 皇帝驾崩

接下来的日子,灵儿天天守在文轩身边,倒再没见他折腾过,天天除了吃饭喝药就是睡觉,他身子恢复得很快,那么重的伤,十天就能下地活动了。

再过半月,他基本可以行动如常,每日除照例吃饭喝药养伤外,时常带着灵儿坐在崖边亭子里看风景。

灵儿的问题很多,不管问什么,文轩都一一作答,连他有替身之事都未隐瞒。

灵儿闻言大惊:“你有替身?那……那我怎么知道跟我在一起的是不是你?”

文轩好笑的眨眨眼:“你会不知道?”

灵儿想想,不同的人气息不同眼神不同表情不同,总会有破绽的,应该能分辨出来。她一时兴起:“那把你替身叫出来,我看看我更喜欢谁?”

文轩顿时黑了脸:“你想得美,他没我好看。”

灵儿撇撇嘴:“厚脸皮,哪有自己说自己好看的?”

文轩好笑道:“我不好看吗?也不知是谁第一次见我就走不动道儿,眼睛都不会眨一下,还小脸绯红,巴不得我亲她一下似的。”

灵儿立刻想起平安县城客栈中的偶遇,她摸着自己的脸仔细回想,当时是有些心动,可也不至于像他说的那么不堪吧?再抬头,见他一脸调笑的样子,灵儿顿知上当,气得用力掐他一下:“你胡说,我哪有那么花痴?”

文轩呵呵笑道:“有没有你自己知道。”

灵儿更加脸红,或者是心虚,她记得她当时确实是很动心来着,原本以为人家看不出来,可这厮看得真真的,心如明镜什么都知道。

灵儿又羞又恨:“你明知道我看上你了,你还故意勾引我,勾引了还故作清高的样子,你说,你安的什么心?你是不是经常勾引别的女人?”

文轩最爱她这副满眼嫉妒得发狠的模样。恨不得把她抱在怀里好好**,他确实用力抱了,可却被自己的伤口痛得呲牙咧嘴。

灵儿赶紧退开给他看伤口,嘴上还不忘碎碎念:“让你勾引人家。让你不检点,活该!”

亭子外有人轻咳一声,灵儿抬头,见清风站在外面,她赶紧退开一些。文轩都没回头,只问:“何事?”

“公子,皇上已经醒过来了,娘娘召您速速回宫。”

文轩明显有些紧绷:“知道了,你先去准备吧!”

灵儿的心直往下沉,该来的还是要来,安安静静的过了一个月,差点儿忘了这些事。文轩捏捏她哭丧的小脸:“为何这种表情?我又不是不回来了。”

文轩顿了顿:“灵儿,要不……你跟我一起进宫去见母妃好不好?”

灵儿瞪大了眼:“见……见你娘?”

“对啊,见了母妃我们就可以大婚了。”

灵儿立刻摇头如拨浪鼓。“现在朝中局势未稳,你大哥的事也还没了,怎可能现在就成亲?何况,我还没做好心理准备了。”

“准备什么?我母妃最疼我,我喜欢的她一定也会喜欢,不用怕,民间不是有句话:丑媳妇迟早要见公婆,你躲不掉的。”

灵儿顿时红了脸:“谁丑了?谁要做你媳妇,你想得美。”

文轩皱起眉头:“你答应过的,不能反悔。”

灵儿偏开头去。文轩站起来在她额头上亲了一下:“你不想去我也不强求,你先好好在这儿待着,等我处理完事情就来接你。”

文轩走向亭子外,灵儿看着他的背影。心里一酸,忍不住叫住他:“文轩哥!”

文轩回头笑盈盈道:“怎么了?”

灵儿紧咬嘴唇泪眼朦胧的望着他,文轩好笑的摇头:“现在就舍不得了?”

灵儿跑过去一把抱住他,脑袋在他颈窝轻轻磨蹭:“文轩哥,你说...…我们会有结果吗?”

“这是什么话?我们当然会有结果,我们会大婚。你会给我生一堆孩儿,我们一起白头偕老,不好吗?”

“好!我也希望那样。”

二人紧紧相拥在一起,直到清风来催,文轩轻轻推开她帮她擦擦眼泪:“我们一定能白头偕老,不要担心,一切有我了。”

文轩又亲了她一下,才跟清风一起离开。

他顺着梯子一路向下,快到底时回头,见灵儿站在梯子顶端,清风吹起她的衣裙发丝,好似她随时都能随风而去一般。文轩心中一痛,有种想倒回去抱紧她的冲动。

“公子,娘娘派了四趟人下急诏,咱们快走吧!”

灵儿回到听风院,不管做什么都心不在焉,她坐立不安,总觉得今天会出什么事。半下午时分,她去到常去的亭子吹风观景。

刚坐下没一会儿,见京城方向白帆飞扬,侧面山上钟鼓长鸣,大家都驻足观望,在屋里的人都跑出来看,有人惊呼:“皇上驾崩了!”

众人大骇,纷纷对着皇城方向跪下,还有人竟嘤嘤啼哭。

灵儿也被吓到,皇帝驾崩了!那……那文轩现在如何?太子的事情处理完了吗?皇帝把皇位传给了谁?

灵儿急匆匆的往下跑,遇到正要上来的魏管家,她赶紧叫住他:“魏管家,有办法打听宫里的消息吗?”

魏管家愣了一下:“小姐,皇上驾崩,定要全城戒严,全国上下举丧七日,现在京城已经封了,不能随便出入的呀!”

灵儿握紧了拳头:“举丧七日!这七日都要戒严吗?”

“按理说是这样的,但也许时间会更长。”

“更长!那……那文轩了?”

“王爷定是要为皇上守灵的,小姐,小的要去准备白帆白布,这段时间外面会有些混乱,小姐请不要随便出门,最好待在院中,有需要的叫下人出来通报就是。”

魏管家交代一番就匆匆离开了,庄里众人行色匆匆,纷纷小声议论皇帝驾崩之事,也有人猜测文轩是不是下一任新皇?

灵儿无力的坐在台阶上,任凭身边丫鬟婆子上上下下而全无反应,直到傍晚时分,下方一个熟悉的身影快步上来,他身穿黑衣戴着斗笠以黑纱遮面。

看着那人越来越近,灵儿一下子站起来,快跑下去一把抱住他,眼泪不自觉的滑落,“我以为再也见不到你了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