农女奋斗记

第341章 夜半进宫

第三四一章 夜半进宫

对方并未说话,只是一把抱起她,快步往上走去,直到进入听风院,关上房门,文轩才揭开斗笠,露出他有些发红的脸颊,以及布满血丝的眼睛。

灵儿看他发红的脸颊上似乎还有五指印,像被谁扇过巴掌似的,她心疼的抚上他的脸,“怎么了?谁打你了吗?”

文轩微微侧头避过她的手,“没什么。”

他走到桌边坐下猛的灌下几杯茶水,灵儿走到他身边:“文轩,宫里如何了?0你怎么出来的?你回来不会被人诟病吧?”

“不会,我让替身留在那边。”

灵儿松了口气,不管怎样,只要他回来就高兴,她也坐下:“饿了没?要不要吃点儿东西?”

文轩抬头看她一眼,眼神有些闪烁,复又转开眼去:“灵儿,我……”

“怎么了?”

“母妃要我登基。”

灵儿沉默,这本是意料中事,只是来得太突然,让她有些手足无措。

“父皇今早命人处死大哥,但发现大哥已经逃走,留在天牢中的只是替身。”

灵儿惊道:“那……那他不会卷土重来吧?”

文轩捏紧茶杯:“肯定会,我大哥性格暴烈心狠手辣报复心极强,上次群臣和御林军偏向我就是怕他登基后大开杀戒。这次让他逃脱,群臣惶恐不安,纷纷自危,后宫皇后又虎视眈眈,且边境战乱不断……”

看他眉心紧皱,整个人愁得都老了几岁一般,灵儿万分心疼,却又不知自己能为他做些什么?只得起身抱着他,希望能给他些力量,给他些安慰。

坐着的文轩环抱住灵儿的腰,闭眼靠在她怀里,听他瓮声瓮气道:“灵儿,跟我进宫好不好?”

灵儿身子一僵。她不由得收紧了手上的力道,文轩抬起头仰望着她:“灵儿,我身边有大哥的眼线,他一定知道你的事。说不定他现在就藏在某处看着我们。

我不能让他伤害你,不管把你送去何处我都不放心,我想让你跟在我身边,让我随时随地能看到你才能安心,灵儿。跟我进宫,好不好?”

灵儿低头望着他,她设想过无数种可能,也设想过无数种进宫的方式,或者拒绝的方式,可现在那些设想预案完全无用。看着他憔悴焦虑的面容,她狠不下心说那个不字。

灵儿微微点头,文轩喜得一把拉下她把她限制在怀里狠狠吻了下去,他的吻那么疯狂那么激烈,震得她天昏地暗无处落脚。只得紧紧回抱住他。

良久之后,文轩缓缓放开她,见她脸色潮红眼神迷离,他心中异动非常,真的很想现在就吃了她,可大敌当前,现在不是做这种事的时候。

他抚着她的脸,望着她的眼睛:“灵儿,我本想压制住大哥办完父皇的丧事顺利登基后,再以天下最盛大的仪式迎你进宫。但现在朝中局势未稳,大哥去向不明,此次进宫我给不了你名分,你……可怨我?”

灵儿抿嘴笑笑。“其实我并不介意名分,我只是不想看你把其他女人一个一个迎进门,还要眼睁睁的看着你跟她们**不能说半个字,我不想跟别人分享你,你明白吗?”

文轩心中激荡,他再次紧紧抱住她:“我知道。我会想进办法抓住大哥,稳住局势,到时候一切都好了,相信我,我会做到的。”

灵儿靠在他身上不说话,之前他说要她随时随地跟在他身边时她就猜到了,皇帝刚刚去世,文轩要守孝,怎可能立刻大婚?何况后宫妃嫔怎可能随时随地跟在他身边?要随时跟在她身边就只能以宫女的身份,唉,罢了,既然我认定了他何不试试?

当晚深夜,文轩用宽大的黑色斗篷罩住灵儿,带着她一起骑着白马一路进城门,在宫门前下马,晚上看不清楚地方,灵儿只见宫门口站满了庄严肃穆的兵士。

文轩牵着灵儿上前却被兵士拦住,他亮了块玉牌,对方见之立刻伏地跪下,文轩低声免礼后拉着灵儿快速进入宫门。

深夜的皇宫格外巍峨壮丽,只是到处挂满白布远远看去像下过雪一般,来来往往的宫女太监们也都披麻戴孝、低头疾走,没人敢作半分停留,更没人出声议论,整个宫殿气氛格外压抑沉重。

他们才进宫门没多远,一个年轻太监半弯着腰快跑过来低声道:“哎呀,王爷,您可算回来了,德妃娘娘正大发雷霆了,您快过去看看吧!”

文轩稍稍犹豫,回头对灵儿道:“灵儿,你先跟小健子去我暂住的永宁宫,待在宫里不要乱走,我去母妃那里一趟,很快就回来。”

然后他对那小太监道:“小健子,这是灵儿,你把她带去永宁宫交给清秀,让清秀寸步不离守着她。你回去后就关了宫门,没有我的命令谁也不许进去,即便皇后也是如此,记住了,她要掉了半根毫毛,本王定会抄你九族。”

小健子吓得赶紧跪到地上:“是是,奴才遵命。”

文轩回身用力抱了一下灵儿,然后匆匆离开。等文轩走得不见人影儿了,小健子才慢慢从地上爬起来,他好奇的偷偷打量灵儿,灵儿抬头看他他立刻缩了脖子低下头去:“小主,奴才为您引路。”

小健子对灵儿毕恭毕敬在前带路,半路遇上别的宫女太监他会稍稍挺挺腰板儿,其他人见他则会给他让路请安,称呼他为健公公。

灵儿在后面跟着看着,心想宫里之人都是这么才高走低么?有这小健子带路,又是深夜的缘故,灵儿顺利的到了文轩说的永宁宫。

进入宫门,小健子立刻让人关了宫门落了闩,他回头看灵儿完好的站在面前,长长松口气,“小主,这就是王爷暂住的永宁宫,不过等过几天王爷登基后就会搬去乾清宫了,小主请跟我来。”

二人走到厅前,几个宫女从里面出来,领头是个二十来岁面相清秀举止端庄的大宫女,她声音柔和稳重,听起来很舒服:“小健子,你怎么一个人回来了?王爷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