农女奋斗记

第343章 德妃来访

第三四三章 德妃来访

没想到他还有这样的经历,原本以为他从来都是锦衣玉食、走到哪儿都是万众瞩目风光无限的,原来他也只是血肉之躯,只是比一般人更努力更有毅力罢了。

想起文轩憔悴的样子灵儿又有些生疼,真想马上去看看他。

“清秀,我何时才能见到文轩?”

“小姐别急,王爷今晚守灵,按理说过了子时就有人替换,到时候就回来了。”

“现在什么时辰了?”

清秀往外面看了一眼:“大概戌时末吧!”

“还有一个时辰,我也不想睡,你就坐着陪我聊会儿,我们一起等文轩,好不好?”

“只要小姐不累,奴婢没关系的。”

“我不累,一点儿都不累,外面月色不错,我们去外面坐坐吧!”

二人出来坐在宫门正对的石梯上,有宫女拿了两个垫子给她们垫着。趁着无聊,灵儿跟清秀打听了文轩姬妾的状况。

要说王府的女人,确实很多,以前文轩对女人虽不感冒,但别人送给他的女人他能拒就拒,不能拒的就放在府里不闻不问,真正有名分的只有几个。

一个是皇后做主让他娶的卢氏,这卢氏性格暴烈,她父亲是南疆戍边大将军,所以有些功夫底子,府里上上下下都怕她,文轩给了她侧妃的名分,让她掌管王府后院。

一个是甘氏,曾是京城有名的才女,她父亲是翰林院大学士,可惜是个庶女,因此只得了妾室的名分。

还有一个焦氏,她家家底不硬,只有个哥哥做了个八品小京官儿,但焦氏美艳绝伦又异常柔弱,还特别善解人意,焦氏能进门是因为当初她在大街上被恶霸欺负正好被文轩碰见,救下她后带回府里的。

其他的女人送进府来文轩基本没碰过。因此连名分都没有。

灵儿听完心里难免不太舒服,她低着头小声问:“她们跟了文轩这么久,就没为他生个一男半女?”

灵儿声音低沉,如果文轩听见。定然知道她不高兴,清秀却没听出来,答道:“一年前甘氏倒是怀上过一次,但她身子太弱,府里又有那么多女人虎视眈眈。她没怀满三月就落胎了。”

灵儿坐着不说话了,清秀这才发觉她情绪不对,“小姐,您怎么了?”

“没什么,什么时辰了?”

“还有小半个时辰。”

“清秀,让我一个人待会儿好不好?”

清秀愣了一下:“小姐,可是奴婢哪句话说错了?小姐有事不要闷在心里,说出来,奴婢为您解析解析,或许会好些。”

“没什么。”

清秀见她固执。便退后几步站在她身后不远处看着她,心里仔细回想方向的话,到底哪句说中她的心事?

难道是因为甘氏怀孕一事?难道小姐容不下别的女人为王爷生养子嗣吗?这……这怎么可以?她怎能有这种想法?莫说在皇族,即便在普通名门望族也不可能啊!

她又想起清玉对这灵儿小姐的说法,难道这位小姐的心思果然不同一般人?

如果当真如此的话,不说别人,就是德妃娘娘那关也肯定过不了吧?何况满朝文武都盯着王爷后宫主位了,王爷一登基,立刻就会选秀,到时候进宫的莺莺燕燕更多。这位小姐岂不更要伤心难过了?

清秀轻叹着摇头,不禁为灵儿和文轩的以后暗暗担心。

不知过了多久,门外突然响起敲门声,灵儿一下子跳起来欲开宫门。清秀赶紧拦住她:“小姐不可,万一来的不是王爷了?小姐先进里面去,奴婢看看再说。”

清秀看着灵儿转到客厅后堂,才贴在门上应道:“谁呀?”

门外一个太监捏着嗓子喊:“姐姐请开门,王爷回来了!”

里面的灵儿闻言心中一喜,赶紧跑出来。“清秀,是文轩回来了吗?”

清秀对她打个噤声的手势,示意她赶紧进屋去,灵儿心觉奇怪,看清秀有些紧张,便回到里面,只冒出个头来看着宫门口。

清秀对门外道:“你是谁?王爷身边没你这号人?”

外面静默半晌,在大家以为来人已经走了时,宫门被拍得啪啪作响:“开门,清秀,快快把门打开,本宫知道是你。”

外面突来的女声异常严厉,清秀脸色骤变,她退后一步对门口福福身:“德妃娘娘,王爷不在宫中,恕奴婢不能开门。”

“大胆,你既然知道是本宫,还敢把本宫关在门外,你想造反不成?快开门。”

“娘娘,王爷有吩咐,他不回来不能开门。”

“我知道他把那野丫头藏在里面,快给我交出来。”

灵儿心中大惊,她是冲我来的?而且来者不善,怎么办?灵儿犹豫半晌,一咬牙走出来:“清秀,开门吧,正好我也想见见德妃娘娘。”

清秀吓了一跳,连连对灵儿挥手示意她进去,德妃的声音再次响起:“好啊,那野丫头果然在里面,听小桌子说我还不信,没想到是真的,文轩他太肆意妄为了。来人,把门撞开!”

片刻后,门外轰隆一声,宫门微微颤抖,片刻后又是一下,一下接着一下,眼看宫门就要撞开了,清秀退后几步把灵儿拦在身后:“小姐,你快进去多多,德妃娘娘发起怒来您受不住。”

灵儿却站着不动:“迟早要见,躲也躲不了几天。”

咔嚓一声脆响,门栓被撞断,厚重的宫门吱嘎吱嘎慢慢开了,一个全身素白的中年妇人面容凌厉的站在门口。

站在门内的灵儿把她看得清楚,她面容娇美,五官与文轩有三分相似,即便只着素衣,依然遮不住她的风华气质。

德妃也不着痕迹的把灵儿打量一番,冷哼一声:“也不过如此而已,你这种样貌的丫头宫中一抓一大把,文轩怎会看中你?定是你使了什么狐媚手段蛊惑文轩,来人,把这狐媚抓起来。”

清秀拦在灵儿身前:“娘娘,奴婢受命保护小姐,请娘娘手下留情。”

德妃柳眉倒竖:“清秀,别忘了你是本宫挑出来的,本宫才是你主子,你敢背主?”

清秀跪下:“娘娘,奴婢追随王爷,唯从王爷之命,请娘娘等王爷回来后再行处置。”

“好你个清秀,来人,把她一起抓了。”

“住手!”一身素衣的文轩快步过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