农女奋斗记

第344章 应对之策

第三四四章 应对之策

“母妃,您不是回去休息了吗?为何来我寝宫?”

德妃气恨的看着他:“你还好意思说,你父皇尸骨未寒,你还心心念着这狐媚丫头,她在一天你就一天不能安心朝政,我是在为朝廷除害,你今天必须把这狐媚丫头交给我。爱玩爱看就来 。520。”

“母妃,我已经做了我承诺的事,您不能不守承诺。”

“你少跟我说这些,我是你生母,做的一切都是为你好。”

“母妃,我已长大成人。”

“什么意思,你嫌我多管闲事了?要不是我多管闲事你能有今天?要不是我多管闲事,你早就死在荒郊野外了,你以为我容易吗?”

文轩转开头:“母妃,无论如何我不会让你带走灵儿。”

德妃气得两眼发红,胸口急剧起伏:“你……你存心跟我作对是不是?”

文轩走到灵儿身边,轻轻搂着灵儿:“孩儿无心跟母妃作对,从小到大一直努力做到母妃所期望的一切事情,但唯独灵儿我不会放弃,求母妃成全。”

文轩当即跪下,他拉拉灵儿的手,灵儿也跟着一起跪下,德妃气得扶额踉跄,她身边的宫女和太监赶紧扶住她,文轩眼中也有关切,但他并未起身,只是看着。

德妃深吸呼几口气,狠狠瞪着灵儿:“我看你能护她多久,走!”

德妃一行人气势汹汹离开,永宁宫的宫门关闭,文轩才无力的从地上爬起来,灵儿看他脸色苍白,想起他伤势未愈,赶紧叫清秀过来帮忙。

二人一起把文轩扶进屋去躺下,灵儿要去拿毛巾却被他拉住,他声音疲软道:“灵儿,别走,陪着我。”

“先洗洗吧!洗洗舒服些。”

“不,不要走。”文轩拉紧她的手。清秀见状带着宫女全部退出来,灵儿顺着他和衣挨着他躺到**,他的头靠过来挨着灵儿的头,手环在灵儿腰上。没一会儿,灵儿听到他均匀沉稳的呼吸声。灵儿轻轻松口气,闭上眼很快也沉沉睡去。

次日醒来时,灵儿一个人躺在**,被子压得好好的。外衣也被脱掉了。

她愣神半晌才想起昨晚的事,想起德妃临走前满是恨意看自己的那一眼,她不自觉的打个激灵,她一定恨透我了吧,我在她眼里竟然是个狐狸精。

灵儿自嘲的笑出来,没想到前世从来都是好学生的自己也有被人当成狐狸精的一天!

“小姐,您醒了?早膳已经准备好了,要不要先沐浴?”

“好啊!文轩什么时候走的?”

“天没亮就走了。”

“他又去守灵了吗?”

“不是,听说是城中出了事。”

“什么事?”

“这个……小姐,这是朝堂上的事。您还是不问的好。”

“清秀,我只是想知道文轩在做什么,为什么发愁,我想帮帮他,如果一无所知的话我连他在为什么发愁都不知道,如何帮他?如何宽慰他?”

清秀犹豫片刻,才道:“暗卫来报,昨晚在城中发现大皇子踪迹,他带人欲屠吏部尚书满门,幸好我们的人及时赶到才救下尚书大人。”

“是太子吗?他竟如此猖狂!”

“大皇子在朝中后宫势力都不小。否则上次他也不敢冒然逼宫,何况他一直暗中蓄养死士,要对付他不容易。”

灵儿沉默,默默的沐浴用膳。然后便坐在院中出神,清秀则一直站在她身后几步远距离守着她。

“清秀,太子最喜欢什么?”

“他……他最喜欢的自然是权势了。”

“我不是说这个,他就没其他嗜好?世间人总有自己弱点,他的喜好习惯都有可能成为他的弱点。”

清秀想了想:“小姐的意思……利用他的弱点引他出来然后制住他?

“对,我就是这个意思。”

清秀皱眉想了想去。始终找不到突破点,“小姐,可惜奴婢伺候过太子,对他的喜好习惯一律不知,要不……奴婢想办法抓一个伺候过太子的宫女或太监过来?”

“先不急,随便抓人容易节外生枝,如果想不出喜好的话,你可知道他最恨什么?”

“最恨的……现在他最恨的莫过于夺了他皇位的王爷,真担心他会不会派死士来暗算王爷。”

灵儿默然,踱着步子在院子里走来走去,恨,他恨文轩,定会派人来暗算文轩,但抓住死士未必就能抓住太子,除非有办法潜到他身边,亲手杀了他。

灵儿站在永宁宫的台阶上,仰望半空中叽叽喳喳相互嬉戏的小鸟,真羡慕它们啊!要是我很文轩也能如此自由自在该多好?

嗖一声,宫外突然飞来一支羽箭,射中其中一只小鸟,另一只小鸟叽叽喳喳惊慌失措在空中乱飞。

宫外传来少年的声音:“射中了,射中了,快看,我射中了!咦,掉到宫里去了,这宫里住的谁啊?”

片刻后,宫门口来了个十来岁的玉冠白面的小少年,他背着手站在门口道:“本王的羽箭掉到你们宫里了,还不快快给我捡出来。”

清秀轻声道:“小姐,这是五皇子。”

其他宫女太监都给五皇子行礼,灵儿却站着不动,反而笑眯眯的看他,五皇子盯着灵儿打量一番,板着脸道:“喂,那丫鬟,你去给本王把羽箭捡出来。”

“五皇子想要的话为何不自己来捡了?”

“我可以进来吗?”五皇子有些惊喜,灵儿点头,他一下子蹦了进来,好奇的东看西看:“咦,三哥住的地方也是这样啊?跟我宫里也差不多嘛!”

“五皇子不是要捡羽箭么?我陪你去。”

他们找到羽箭时,见一只小鸟正围着被射中的小鸟叽叽喳喳飞来飞去,还时不时去啄它的羽毛,似乎想把它唤醒。

灵儿心中一动,却见五皇子突然搭弓射箭,把飞舞的小鸟也射死了,灵儿惊了一下:“你为何要射它?”

“反正就剩它一个了,活着反而难过,还不如一起死了好。”

灵儿僵在原地没有动弹,直到五皇子离开,她还愣愣的望着地上那滩血迹。

“小姐,五皇子走了,小姐?”

灵儿突然回头:“清秀,我想到对付太子的办法了,你快快派人请文轩回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