农女奋斗记

第345章 主动示好

第三四五章 主动示好

“啊?现在吗?”

灵儿想了想,他现在一定在处理正事,“那就派人跟他说一声,他什么时候有空什么时候回来吧!”

春秀招了小太监跟他嘱咐一番,打发他出去了。

原本以为文轩又要深夜才会回来,没想到他傍晚时分就回来了,面容比昨天还要憔悴,眉心都纠结到了一起,从认识他开始还从未见他如此焦头烂额过。

二人一起用了晚膳,灵儿让他端坐着,自己站在他身后帮他揉太阳穴。文轩闭眼放松了许多,“听说你想到了对付大哥的办法,说来听听。”

“文轩,你先告诉我,你想让你大哥有个什么样的结局?”

文轩握住她的手:“什么意思?”

“你希望生擒他还是死活不论?”

文轩垂眼沉默半晌:“我原本不想杀他,只想制住他把他软禁起来,让他后半生衣食无忧,但……如今之计,他不死朝廷就不安稳。”

他长长叹口气:“其实大哥能力不错,如果……他性子不是这么暴烈,处事不是这么极端,兴许让他来坐这个皇位也不错。”

灵儿心中一动,真想立刻说让他放弃皇位跟自己远走天涯,话到嘴边她又收了回去,对了,文轩说的是如果,太子本性如此,如果我们走了,天下人定会血流成河,我们也不得安生。唉!难道是老天爷看不惯我们幸福吗?

“灵儿,你的办法是什么?说来听听。”

灵儿垂眉看着他,然后转到前面与他并排坐着,将脑袋靠在他肩上:“我本想找他喜欢的东西下手,但想不出他喜欢什么,唯有知道他讨厌什么。”

文轩抬眼看她:“他讨厌我,这世间他最恨的就是我了。”

灵儿抿嘴点点头:“他恨你,所以看你痛苦比看你死还痛快。”

灵儿的手抚上他的眉心:“文轩,这世上最能让你痛苦的是什么?”

文轩眼神一转,继而惊得一把抓着灵儿的手:“你想干什么?我不许你胡来!”

灵儿不知该喜还是悲。她就提了一句,竟然让他想到了。不过这让她原本还有些犹豫的心安定下来,她决定了,就这么办。

灵儿拨开他的手。靠在他肩上柔声道:“我不喜欢看你成日愁眉苦脸的样子,你不是说除掉他我们就能光明正大的在一起吗?文轩,相信我,我一定可以的。”

“不行,我宁愿被他暗算也不要你以身冒险。”

“不入虎穴焉得虎子。他一日不除我们一日不安,天下也一日不得安宁,我就当去为民除害了。”

“不可以,这个办法不可行,我知道他的性子,他一旦抓到你定会把你折磨得求生不得求死不能,还会用你要挟我,到时候结果只会更糟。”

“不会,我又不是傻瓜,我知道怎么自保。”

“你就是傻瓜。你不知道他的厉害,不行,我不允许!”文轩急红了眼,把她紧紧抱在怀里。

灵儿被勒得发疼,心里却一阵温暖,她感觉到他的身子在微微发抖,他在害怕,他害怕失去我。如果……真的失败,能让他刻骨铭心记一辈子也不错,何况……我才没那么容易死了。我相信老天爷让我来到这个世界,不会就这么让我白白死掉。

靠在文轩怀里的灵儿笑了,自来京这些天的阴霾好似突然散去,她释然了。她觉得只要帮他除掉太子,其他问题还算问题吗?她下定决心一定要做。

当晚,二人沐浴更衣紧挨着躺在**,他们的手握在一起,她知道文轩是清醒的,可他却没有动作。他太累了吗?还是他觉得自己没有吸引力?

她也不想在这样的情况下跟他发生关系,但想到也许明天就会被太子抓走,也许从此以后再也见不到他,她豁出去了。

她一翻身趴在他身上,十几年没做这种事情,真紧张啊!

文轩睁眼看着她,黑暗中看不清他眼底的波动,只听他声音平稳道:“夜深了,睡吧!”

灵儿给自己打足气,深呼吸一下,突然扑下去,文轩侧头避开,把她脑袋按进颈窝,低声道:“睡觉了!”

灵儿不甘,小手摸索着去解他的衣服,却被他略微发热的手制住。她有些丧气,用软软糯糯的声音撒娇:“文轩,你就不想要我吗?”

她话音未落,却觉天旋地转,再回神,他已经把她压到身下。灵儿大喜,双手攀上去,微微抬头凑上去,文轩却只轻轻啄了一下,翻身下床:“我去书房睡。”

“文轩!”灵儿叫住他:“你不喜欢我吗?为什么不碰我?”

文轩没有回头,他知道他一旦回头肯定控制不住,他握紧拳头深呼吸两下,努力使自己声音平稳一些:“灵儿,我……我想明媒正娶后再……”

她轻巧的环上他,耳边是那迷人的软香,“文轩,看着我。”

他被那只雪白柔软的小手拉回来,却见她衣衫单薄,隐隐能看到透明薄纱下莹莹发亮吹弹可破的皮肤。灵儿双手掌着他的脸颊:“文轩,我愿意,亲我!”

文轩闭眼努力深呼吸,他想压住体内汹涌翻滚的,可他是正常的男人,试问哪个正常男人能在自己最爱的人邀约之下还能把持得住?

他再也控制不住,双手猛然用力,一把抱起她大步走过去,纱帐落下,一件件衣衫像羽箭一般飞出帐外,里面只剩急剧的喘息声和那一室温暖的月光。

次日早上,灵儿被生生饿醒,想起身却觉全身酸软无力,锦被滑落,自己竟一丝不挂!她惊呼着赶紧扯了被子捂住,想起昨夜春光无限,她又全身发红耳根发烫。

“明明比谁都生猛,还故作不乐意了,假正经!”灵儿小声嘀咕一句。

“小姐,您说谁假正经了?”清秀笑盈盈的走进来,灵儿顿时又红了脸,用被子裹住身子,只露出两只眼睛:“清秀,能……能帮我拿套衣服吗?”

“早就准备好了。”她击掌两下,几个婆子抬了两大桶热水进来,摆上屏风,从里到外的衣服整齐的放在桌上。

清秀笑盈盈的福福身:“恭喜小姐,可惜现在不是时候,等王爷登基后,一定会给小姐册封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