农女奋斗记

第346章 筋骨奇佳

第三四六章 筋骨奇佳

灵儿张张嘴想解释,自己并不是为了册封才和文轩在一起的,话到嘴边她又收了回去,罢了,别人怎么想不重要,解释也是徒劳。

她沐浴用膳后便去了书房,写了长长一串东西交给清秀:“清秀姐,我想做点儿东西,麻烦你依照单子帮我把东西备齐好吗?”

清秀接过看了看,见上面多是些药名,还有几样小巧方便携带的武器,清秀诧异道:“小姐,您要这些东西做什么?”

“清秀,太子的人会暗算文轩,定然也会暗算我,我不能总靠你们保护,我自己也得备点儿防身的东西以防万一对不对?”

清秀想了想:“小姐想法倒是不错,但王爷知道吗?”

“不要告诉他,我是说…他本来就够忙的了,不要拿这些鸡毛蒜皮的事情让他分心。”

春秀盯着单子想了想:“好吧,奴婢这就去准备。”

她走到门外打个口哨,不知从何处跳出个黑衣人单膝跪在清秀面前,清秀将纸条递给他:“速速准备,齐了立刻送来。”

黑衣人闪身消失,灵儿万分好奇:“清秀,方才那来无影去无踪的是轻功吗?”

清秀笑笑:“小姐不是练武之人,竟对功夫感兴趣?”

“当然,我一直想学,只是没找到师傅。清秀,你会吗?教我好不好?”

清秀摇头笑道:“不是奴婢不教小姐,这些功夫不是几天几日就能炼成的,我们从懂事开始就用药材淬炼筋骨,日日苦练,受伤摔断骨头都是常事。”

“我吃得了苦。”

“不是吃苦的问题,练功最好的年纪是十五岁之前,那时筋骨尚未长成,小姐,您还是不要想这些了,您照顾好王爷比一百个武林高手管用。”

灵儿还是不甘心。非要缠着清秀教自己招式,即便没有内功底子也不在乎,她相信凭着她那一股子力气,加上一些招式。自保总没问题吧?

清秀被缠得没办法,便给她把脉查看筋骨。半晌后,清秀咦了一声,抬头诧异的看着灵儿,灵儿眨巴着眼睛:“怎么了。清秀?难道我是练武奇才?”

清秀被逗笑了,她再仔细查看一阵,皱眉想了想:“不应该啊,难道我看错了?”

“怎么了?我有怪病吗?”

“不是不是,小姐不要乱猜,奴婢为小姐把脉,发现小姐筋脉竟比我们练武之人还通透纯净,骨骼也相当不错。”

“就是说,我真是练武奇才?”

清秀笑着点头:“若是十年前,小姐能得名师指点。如今多半难逢敌手了。”

“不用十年前,我现在学也一样。”

“现在不行,小姐不仅身子已经长成,而且已经……已经**,即便现在勤加苦练,也未必能达到预料中的效果。”

灵儿瞪大了眼,什么意思?因为我跟文轩上了床,所以我这一代宗师的底子就没了!

灵儿脑袋一热,脸红得像煮虾,心中不禁有些后悔。早知道昨晚就不要巴巴的送上门儿去,太亏了!被折腾了半夜不说,大侠梦也没了!

清秀看她沮丧的样子,安慰道:“小姐别灰心。虽然现在练武效果不好,但奴婢可以教小姐一些防身的招式,加上小姐天生的身体条件,一人独斗几个普通男人还是没问题的。”

唉,也只能这样了,多学点儿总是好的。于是。整整一天时间,灵儿都跟着清秀在永宁宫里学招式,加上她一身的力气,简单几个招式使出来竟然颇有威力。

咔嚓一声脆响,偌大的木桩正中穿出一个洞,灵儿揉揉发疼的拳头,看着那破洞还是有些惊喜,以前她只会用蛮劲儿一掌拍散桌子,用清秀的方法,竟然能生生在偌大的木桩正中开出一个洞来,这种事情她以前想都不敢想。

灵儿高兴道:“清秀,你看我做到了!”

清秀点头赞道:“是啊,小姐天赋极好,当年奴婢花了整整一年时间才炼成这招。”

“真的?那……那我岂不是十天就把你十年的学会了?”

清秀好笑的摇头,也没出言打击她,只说凡事要慢慢来,不能急功近利。

“你们在做什么?”

身后突然响起文轩的声音,灵儿回头,见文轩依然只着素衣,但他面容温柔带笑,再没有前几天的满面忧愁,灵儿兴冲冲的跑过去:“今天回来这么早?有什么喜事吗?”

文轩顺势搂住她,自然的在她唇上亲了一下:“恩,昨晚抓到几个死士,审问出他们老巢,大哥的臂膀被我们削去大半,最近这段时间他应该不敢出来作恶了!”

“真的,太好了!”

“你今天一整天都做了什么?说来听听。”

文轩搂着灵儿往屋里走,灵儿回头偷看清秀,她们说好的不把这事告诉文轩,清秀对她眨眨眼,灵儿放心了,回头笑眯眯道:“看清秀练功。”

“练功有什么好看的?”

“总比坐着发呆强吧?”

“恩,这倒是。”他低头嘴唇挨在她耳边柔声道:“有没有想我?”

灵儿顿觉全身酥软发热,她嗔文轩一眼:“干什么呀,这么多人……”

文轩一挥手,众人全部退下还关上了门,灵儿惊得站起来:“大白天的,你想干什么?”

文轩一把把她拉进怀里:“我记得昨晚有人主动勾引本王啊,本王被这小妖女逗得心痒难耐无法自持,今日一整天都心心念念无法集中精神。”

灵儿红了脸,结结巴巴道:“你……你还在孝中了!”

文轩的动作停下,抱着灵儿不动,灵儿发觉自己说错了话,赶紧改口:“对不起,我……我说错话了,你别介意。”

文轩的头在灵儿身上蹭了蹭:“你说得对,父皇还未入土,我们昨晚就……灵儿,你说父皇会不会怪我不孝?”

“不会,要怪也该怪我,是我主动……的。”

灵儿红透了脸,却觉怀中人身子微微抖动,他不会哭了吧?对了,古代人重孝,我明知他在戴孝还非去勾引他,我自己也毁了这一身练武好身板儿,真真千不该万不该。

她正后悔之际,突觉身子腾空,她回过神来已经被压在**,文轩满脸都是笑意:“反正已经犯了,不差再多几次对不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