农女奋斗记

第351章 牡丹

第三五一章 牡丹

“我以我性命担保,牡丹姐姐可以先给三皇子送封信再加上我的信物,我保证他定会在两个时辰内回复,不过不能让清玉送信。”

牡丹目光有了笑意:“你是担心清玉私藏信件不给三皇子看。”

灵儿偏开头去:“她现在恨透了我,肯定不会送信。”

牡丹踱着步子在屋里走来走去,似是在思量犹豫,灵儿努力说服她:

“牡丹姐姐,民间农妇都知道不要把鸡蛋放同一个篮子里,免得鸡飞蛋打一无所获。你们为何就那么自信太子以后不会食言了?”

“那你又如何保证三皇子以后不会食言了?”

“至少三皇子在品德上优于太子,否则先皇也不会把皇位交给他。你就试上一试,又有何妨?”

牡丹低头半晌:“好吧,我就试上一试。”

牡丹写好信件,灵儿身上物件之前全被搜走,她想了想,在信封上画了一条小鱼。

这是当初他们在寂寞山庄养伤时,文轩作画灵儿胡乱给他画蛇添足画过的,他当时还嫌弃这小鱼太丑破坏美感,却让人把那画裱了挂在书房中,他看了一定能认出来。

牡丹看了看:“这是你们的暗号?”

灵儿尴尬的笑笑,还是勉强点头:“算是吧!”

牡丹默然,叫了个宫女过来对她耳语几句,然后把信件交给她。

看着宫女离开,灵儿有些不放心:“她…可靠吗?”

牡丹看她一眼:“我的人自然信得过。今晚太子和夫人都不在宫中,你可以在我这儿休息一晚,明早回去即可。”

“这样可以吗?万一被他们发现,他们会不会把你怎样?”

牡丹笑道:“我好歹也算仙之首。叫个药人过来帮忙打扫还是可以的。这里没多的床,你跟我睡一起吧!”

灵儿有些意外,也很不好意思,毕竟跟牡丹不算熟,就这么躺在一张**,怎么都觉得别扭。

牡丹伸个懒腰,嘀咕着好累自顾自的上床去。灵儿见旁边有个软榻。便到软榻上躺下,牡丹看她一眼,也不说什么。袖子一挥,屋里的灯火全都灭了。

灵儿的软榻可以看到窗外的月光,已经过了一整天了吧?不知文轩伤势如何?要是太子这时候带着药人大举进攻,皇宫必定沦陷。

唉!真没想到太子这么厉害。最最让她意外的还是清玉,唉!

“别叹气了。叹气改变不了什么。”

“牡丹姐姐,你为何要救我了?”

“我救你还不好吗?”

“不是,你我只有几面之缘,你救我万一宫主和夫人知道不是很危险吗?”

“知道也无妨。我自有我的说法,我有足够把我说服夫人,所以才敢救你。”

灵儿沉默片刻:“你……是想留我跟文轩谈条件?”

“对。就像你说的。鸡蛋不能放在同一个篮子里面。”

原来她早就有这想法,方才还犹豫那么久?

“我救你还有一个原因。你的性子跟我大姐特别像。”

“大姐?”

“对,想不到我们这样的人还会有亲人吧?”

“不,我不是这个意思。”

“其实,我大姐也跟我没血缘关系,我也不知道我亲生父母是谁,大姐捡到我时我才几个月大,在我眼里她就是我爹娘。”

牡丹自顾自的说着,好像说给灵儿听,又好像自个儿在回忆:

“我们原本过得自由自在,可自从那个男人来了之后庄子就变了样儿。

大姐喜欢那个男人,想把他留下来,他却死活不干,二姐就出了个鬼主意,给那男人吃了**,让大姐霸王硬上弓。

没想到那么*一度,大姐就怀上了,那男人却借着大姐的信任偷偷跑了。

那个死男人,即便不念在大姐的份儿,也该看在孩子的份儿,走了就走了,没想到他还带来了官兵攻打庄子。

那时候,我不过才十岁,官兵攻上山来,我们辛苦经营十几年的庄子一下子就没了,大姐也死了,二姐带着孩子跑了,其他人死的死,抓的抓。

我是被官兵送往京城时被夫人劫回来的,夫人把我养大教我功夫给了我一切,我敬仰夫人,但我也想念大姐。

只要这次皇位之争有了定论,百宫就可以安稳几十年,到时候我就可以离开去寻我的二姐和小侄女了。”

听着牡丹的自述,灵儿心里说不出什么感觉,原本以为百宫的女人都是些天下唯我独尊的女魔头,这样看来她们必定各有各的苦衷。

不过……牡丹这个故事好熟悉,好像在哪儿听过?

灵儿在脑中仔细搜寻,霸王硬上弓的大姐?林三妹不就是她娘霸王硬上弓的结果?

灵儿一下子坐起来:“牡丹姐姐,你们庄子是十五年前被灭的吧?”

牡丹嗯了一声,轻笑道:“怎么?你也感兴趣?要不要跟我一起去找个地方再建一个庄子?”

灵儿尴尬的笑笑,然后想起林三妹:“牡丹姐姐,带走你大姐女儿的人是不是姓林?个头高大强壮,有这么高?说话是这样的……”

灵儿站起来比手画脚,还学着林大娘的声音说话,虽然屋里没有亮灯,灵儿站在月光下的动作牡丹看得清清楚楚。

看灵儿学得惟妙惟肖的样子,牡丹心里大惊,她缓缓坐起来:“你……你见过他们?”

灵儿点头:“是啊,我不仅见过,跟她们还很熟很熟,而且林大娘和三妹一直在找他爹,就是当初被你们大姐霸王硬上弓的男人。”

牡丹没有吱声儿,不过灵儿感觉空气好像都冷了许多,对了,牡丹恨死那男人了,怎会希望三妹去找那男人?

她想起刑义的样子,总觉得他不应该是牡丹所说那样的人,这之间肯定有什么误会。

此事暂且不论,这样看来牡丹跟自己还是有缘分的,感觉一下就亲近了许多。

牡丹走到灵儿身边:“那孩子叫三妹?他们在哪儿?”

“他们现在应该在沧州,等这事完了我带你去寻他们。”

牡丹抿嘴笑了,点头道:“好!”

二人没再睡觉,一起坐在软榻上说林大娘和三妹的事,不知不觉间月亮西斜,外面响起三下有节奏的敲门声。

牡丹抬头看看,笑道:“你算得真准,正好两个时辰,你的心上人回信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