农女奋斗记

第352章 交换条件

第三五二章交换条件

灵儿心中大喜,立刻跳下榻冲向门口,牡丹拉住她对她摇摇头。

对了,我现在还是个药人,她只得木讷的站到一旁一动不动。

房门打开一条缝儿,宫女递给牡丹一样东西,牡丹挥挥手打发走宫女关上门。

灵儿立刻凑上去:“怎样?”

牡丹看她一眼,拿着信走到月光下展开仔细看了,笑道:“你的心上人果然对你不错,他答应我们的条件,只为换你平安回去。”

灵儿心中自然高兴,她就知道会是这个结果,突然想起文轩上次亲自来跟百花娇谈条件都没谈成,也不知百花娇提的什么条件?让文轩如此难为?

“牡丹姐,你们的条件是什么?”

“当然是永保百花宫平安,朝廷不得动百花宫名下任何产业组织。”

“那上次为何没有谈妥?”

“三皇子要求我们解散百花会,关闭青楼。”

灵儿觉得文轩做得很对,百花会完全是个贻害大方的组织,不仅作恶多端,使得多少人家破人亡,如果不解散,放任它发展壮大,迟早会危机到国家根本。

但他这次答应了?会不会太勉强了?都怪自己自作主张,原本以为能借着靠近太子的机会想办法杀了他,结果却弄得自身难保。

“呵,三皇子倒是识时务,他不答应,皇位都坐不稳,又如何动我百花宫分毫了?”

灵儿心中一惊:“牡丹姐姐,文轩是重信誉之人,不过百花会行事确实太过分了些。”

牡丹笑笑:“百花会怎么行事我们不管,我们只管它每年给我们交多少银子。”

“你们要那么多银子干什么?”

“有钱能使鬼推磨,要维持百花宫上万人的花销,还要炼制那么多药人,没有银子如何办得成?”

灵儿垂眉,牡丹自然是站在百花宫的立场上说话,但即便不帮文轩,只站在普通老百姓的角度上。百花宫真真不该存在,至少他不该与民争利,更不该纵容恶徒伤害百姓,这等不得民心的组织只会被人们痛恨。直到最后消亡。

当然,灵儿不会在这个时候跟他们讨论这个问题,她最关心的还是文轩的状况。

她方才扫了一眼信件,上面的文字不是他亲手写的,只是在下方盖了他的印信。难道他已经伤重得不能握笔了吗?还是这种信不该他来写?

“牡丹姐,信上可有……提到我?”

“有啊催我们快快把你送回去。”

“那牡丹姐有何打算?”

“你想回去?”

那还用说,灵儿望着牡丹不说话。牡丹想了想:“你先回石室去,我拿信去找夫人商量,看夫人怎么说?”

“牡丹姐,万一……夫人不同意怎么办?”

“不同意我也没办法,不过你不用担心,看在你跟我大姐女儿感情好的份儿上,我会保你一命,不过你的心上人我就管不了了。”

牡丹拿着信离开。后方石门打开,有宫女来送灵儿回石室。

灵儿回到石室,心里松了口气,低头坐了会儿就睡了过去。

不知过了多久,石门再次打开,灵儿惊醒,抬头与门口的百花娇正眼对上,她惊了一下,低头也不是,盯着她也不是。

百花娇咦了一声:“你被药水熬了那么久。竟然还能保持心智?”

灵儿眼角扫到一旁的牡丹,牡丹道:“夫人,这样不更好吗?咱们若真送个药人回去,三皇子未必会领情。到时候一怒之下派兵攻打百花宫就麻烦了。”

百花娇想了想:“也有道理,反正这丫头不会功夫,炼成药人也无甚大用,把她放出来吧”

另一女子道:“夫人,现在就把这丫头放了,宫主那边如何交代?”

百花娇看她一眼:“你成天宫主宫主的挂在嘴边。不会对他动了心思吧?”

那女子赶紧单膝跪下:“奴婢不敢。”

“哼,不管你敢不敢,记住你自己本分就好。”

那女子应了退下,百花娇盯着灵儿想了想:“也有道理,直接把这丫头放了,太子那边不好交代,这样吧,太子已经约了三皇子前来换人,我把你交给太子,你自己想办法回到三皇子身边。

你回得去是你幸运,回不去那是你的命,就看老天爷帮不帮你了。来人,把她送到太子那儿去。”

“夫人我们不是答应过三皇子……”牡丹有些着急。

“呵,答应是答应了,我没说什么时候放,由谁来放,让太子放出去不也一样?”

牡丹无言以对,灵儿心里暗骂百花娇奸诈,也只能学着木讷的药人跟着宫女去太子身边。

可能因为灵儿已经是药人的缘故,宫女们并没有让她蒙眼,只是带着她在暗道中走。先前明明在百花宫,太子带自己去的那个破庙却在京城外不远处,百花宫和京城明明相距五六百里,难道通过这条短短的密道能直接连通?

他们只是步行,速度较慢,走了三刻钟左右,就回到了最初太子掠自己来时那个关满药人的空洞中。

太子侧卧在软榻上由几个美人服侍着,灵儿前来他只看了一眼就挥挥手:“让她站到一旁吧,我那三弟就要到了。”

灵儿心中又惊又喜,表面却要装作木讷的一动不动,她站在一旁暗暗观察太子举止,伺候他的女人不是百花宫宫女,看样子应该是莲城青楼来的。

其中一个给太子倒满酒然后软绵绵的靠在他身上:“皇上,妾身服侍您这么久,等您登基后,时不时封妾身个贵妃做做啊?”

太子手上一停,全身散发着森森寒气,那女人有些吓到,赶紧退开跪下:“太子饶命,奴婢再也不敢了”

太子冷哼一声:“来人”

几个药人上来,拖起那女人就往外走,片刻后,外面传来惊心动魄的惨叫。没一会儿,一个药人端着个托盘上来,上面一张白嫩发光的软皮,仔细看,似乎还能看出人形。

太子接过拿在手里轻轻摩挲,又闭上眼贴在脸上磨蹭几下,舒服的叹口气:“果然,女人只有这张皮囊管用。”

灵儿恶心得差点儿吐出来,而正在伺候太子的女子已经有人忍不住开始干呕。可太子一睁眼,她们立刻挂上笑脸生生把那股恶心劲儿逼回去,憋得脸都绿了。

“皇上,三皇子到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