农女奋斗记

第353章 亲自营救

第三五三章亲自营救

太子将人皮小心的放到托盘上,然后整整衣衫站起来:“哼,他倒是个痴情种,真想看看他看到自己心爱的女人变成个活死人会是什么样?”

太子踱步走到灵儿面前,掐着她下巴猛地一抬,灵儿机械的随着他动作抬头,眼神涣散没有焦距。

太子捏着灵儿的脸转来转去端详片刻:“确实有点儿姿色,也不过如此罢了五三三一,你听好,待会儿你心上人来,他叫你过去你就过去,把这把匕首插进他心口。”

太子递给她一把匕首,那正是先前她带在身上准备刺杀太子不成反被搜走的。

灵儿努力压下心中的激动,慢慢抬手接过匕首,将其收在腰间。

太子满意的点头:“走,咱们出去会会我那三弟。”

太子意气风发,一甩宽袖,大步走向通道,他身后默不作声的两个黑衣人去放了上百号药人出来浩浩荡荡的依序走进通道,灵儿也走在药人最前。

石门打开,出口依然是那座破庙的石像背后,太子站在破庙门口,灵儿被黑衣人带着站在太子身后,其余药人分散开来埋伏在周围林子里。

没一会儿,庙门口正对的小路上走出一个人来,那人身着劲装身形纤弱,灵儿一眼就认出那是清玉。

怎么是她?文轩派她来的,还是来给太子报信的?

清玉在离太子十丈处停下,拱手行礼:“太子,皇上命奴婢前来迎接杨小姐。”

“呵~~他自己的心上人自己不来接让你来?”

“皇上伤重行动不便,此处偏僻马车不能通行,皇上就在山下官道上。”

太子冷笑道:“他的意思,难道还要我亲自给他把人送过去?”

清玉拱手道:“太子殿下,皇上说,只要您把杨小姐完好无损的送回去,他愿意交出玉玺。”

太子目光闪了闪,然后危险的眯起眼:“当真?”

“是”

太子暗地给清玉打个眼色。然后道:“好啊,好一个爱江山不爱美人,要美人就让他亲自带着玉玺来,我只等他一刻钟。一刻钟不到,就来收尸吧”

清玉领命离开,太子抚着下巴在空地上慢慢踱步,他身后的黑衣人道:“皇上,属下觉得此事有诈。要不咱们干脆带着药人直接冲下山去杀了三皇子,夺了玉玺,还有何人敢有异议?”

太子摇头:“三弟未必在山下。”

两个黑衣人对望一眼:“请皇上明示。”

“三弟心思慎密,做事总有后招,让人防不慎防,没有绝对把握,不能轻举妄动。”

另一黑衣人道:“皇上考虑周全,可惜咱们药人能用者不多,否则早就拿下皇宫了。”

正说话间,灵儿感觉一股劲风缠向腰间。然后身子快速往后飞去。

“劫人的来了”太子和两个黑衣人同时拔剑冲上去,灵儿的身子在空中稍稍停顿后转向另一边,而方才夺他之人已经与太子等人战成一团。

片刻后,灵儿感觉落入一个温暖熟悉的怀抱,她抬头看了一眼,竟是文轩她满眼泪水,真想狠狠抱住他。

对方带着她在树林间疾飞,中间不停有药人窜出挡路,都被护在他身旁的黑衣人挡住。他们飞出树林,跳上飞驰过来的白马。如箭一般快速往京城方向掠去,与药人对战的劲装侍卫也不恋战,丢下烟雾弹纷纷撤离。

看着山下疾驰离去的一行人,太子双手环胸:“哼。他果然有后招。”

“皇上,怎么办?要不要追?”

“不用他费尽心思救回去的心上人会要了他的命。”

“可……那女娃刚刚被炼成,尚不稳定,万一她清醒过来了?”

“自然还有暗桩,我们的药人武功高强者还有多少?”

“大约一百人左右。”

“不够,远远不够。去附近大牢提取杀人重犯,交给百花娇,叫她以最快的速度给我把药人炼出来。”

文轩带着灵儿一路疾驰,径直冲入城门进了皇宫。

他们回到永宁宫,文轩抱着灵儿冲进门去,清秀带着一群宫女太监围上来,文轩放下灵儿又把他拉进怀里紧紧抱住:“你个狠心的丫头,竟敢丢下我一个人,你知道我有多恨你吗?”

灵儿心中激动不已,但看着周围围着这一堆人,想起背叛的清玉,不知这里面还有没有谁会背叛,太子一党现在还以为自己是个药人,不能露馅儿。

她装作木讷的样子面无表情身子僵硬,清秀发现异状,惊呼道:“皇上,小姐好像有些不对啊,皇上,您仔细看看。”

文轩松开灵儿,果然见她眼神涣散全身僵硬,他吓了一跳:“灵儿,你怎么了?灵儿?”

不管文轩怎么摇她都没有反应,文轩心里像被谁捅了个窟窿一般,他一把抱住灵儿,声音沙哑中带着哭腔:“灵儿,你千万不能有事,你回答我,你到底怎么了?”

灵儿依然眼神涣散,被他抱着的手却暗地掐了文轩一把,文轩身子抖了一下,退开再次盯着灵儿,灵儿只是不动,却没其他动作,文轩沉默片刻,沉声道:“退下”

“皇上,小姐这样子要不要请太医?”

“全部退下”文轩威严不容质疑,他起身抱起灵儿走向龙床挥下纱帐:“所有人听命:全部退出永宁宫十丈以外,违者杀无赦。”

清秀和众宫女惊了一下,很少听文轩如此语气说话,这种毋庸置疑的命令从来只在有大事时才会下,清秀低头福福身带着众宫女太监退出宫去,房梁上各个角落藏着的暗卫也嗖嗖嗖退出永宁宫。

几息功夫,偌大的永宁宫寂静无声。

文轩轻抚灵儿脸颊:“灵儿,现在没有外人,你要跟我说什么?”

灵儿闭眼片刻,再睁眼眼里已经有了光彩,她一把抱住文轩,忍了许久的泪水如源源不断的泉水般涌出来,但她却使劲咬唇忍着不出声。

文轩也紧紧抱住她,脑袋在她颈间磨蹭:“我就知道我的灵儿不会有事,我就知道”

灵儿流泪良久,心绪才渐渐平静了些,她放开文轩,在他耳边小声道:“文轩,清玉是太子的人,你身边还有奸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