农女奋斗记

第364章 被认出

第三六四章被认出

灵儿让哑姑打了水洗个脸,让圆圆去帮着哑姑做饭,感觉身后有人,她回头,见冷五就站在身后而且是光着膀子。

刚刚练完功的他黝黑的皮肤上一层薄汗,在夕阳下照得荧光闪闪,特别有光泽,灵儿微微脸红,暗骂自己没出息,顺势把自己洗过脸的帕子递给他:“擦擦汗吧,赶紧把衣服穿上,别着凉了。”

冷五没说什么,顺势接过往脸上抹了一把,又把帕子递给灵儿,看他的眼神似乎要灵儿帮她搓搓帕子好擦汗。

灵儿心下豪侠,觉得这小子就像个孩子一般,便走到脸盆架子前,一边搓帕子一边招呼他过来,灵儿亲自扭干毛巾给他擦身子,看他一身的伤痕,灵儿不自觉的心疼:“这些伤都是打仗留下的吗?”

“恩”冷五竟然应了。

灵儿看他一眼:“我有个方子擦在伤疤上能让旧伤完全愈合还能祛疤,待会儿我给你用上好不好?”

“恩”冷五再次应了。

灵儿笑笑,只要他愿意交流就好办,擦了身子灵儿亲自给他上好药又嘱咐一番,不管灵儿说什么他都会老实的应上一句,虽然只有一两个,还是挺让人惊喜的。

圆圆总是偷瞧二人,还时不时偷笑,灵儿瞪了她几次,她当时装作老实的走开,一会儿又来了。

等次日冷五去了军营,圆圆摸过去眨眨眼:“夫人,冷公子挺好的吧?”

“死丫头,胡说什么?做事去。”

“哎呀,夫人,你就别瞒我们啊?其实奴婢也觉得冷公子挺好的,冷公子对夫人也极好。您看他,谁都不爱搭理,就跟夫人你说话,你说东他从不往西,你说什么就是什么。多好啊?

夫人,要不你们早点儿把事儿办了,把那讨厌的吴妈辞了,咱们日子也好过些?”

灵儿皱眉:“你这丫头越来越不像话了。办什么事儿啊?我跟冷五就是兄妹关系,你别胡说八道,再乱说我随便找个兵士把你放出去,让你守着你自个儿男人过日子去。”

圆圆却不怕,后者脸皮道:“好啊。那夫人就帮奴婢找个冷公子这么好的,奴婢还巴不得了。”

二人正说话间,门口一阵笑声传来:“哎呀,大妹子,你们说什么这么高兴了?”

灵儿回头,见崔夫人已经到了门口,同来的还有几个人,灵儿惊了一下,早了,没戴帷帽。现在跑进屋里已经来不及了,她只能硬着头皮站起来:“崔大嫂,您来了?”

跟崔大嫂同来的芝玉看到灵儿面容呆立在门口,片刻后把她孩子塞给奶娘,几步冲过来拉起灵儿手:“灵儿怎么是你真的是你吗?”

灵儿微微侧头:“夫人,您认错人了”

“怎么可能?你明明就是灵儿啊,灵儿,是我啊,我是芝玉啊你不认识我了?”

灵儿尽力避开她的手:“夫人,您真的认错人了。我姓白,不是你说的人。”

崔夫人愣神半晌,见灵儿坚决不承认,便过去拉住芝玉:“武夫人。看你把妹子为难的,天底下相似之人何其多,兴许你真的认错人了,你再仔细看看。”

芝玉盯着灵儿瞧了半晌:“怎么看都是啊,见之一模一样,除了脸上那颗黑痣。”

崔夫人道:“这就是了。总有不一样的对吧?武夫人你真的认错人了。”

大家一再强调,芝玉也混乱了,小声嘀咕:“难道真是我认错了?可是……”

崔夫人把她拉到一旁:“哎呀,武夫人,你没见人家廖家妹子为难的样子,人家真不认识你,咱们是来做客的,你别把人家吓到了。别再提这事儿了,啊太失礼了”

崔夫人一再强调,看芝玉沮丧着脸点了头,才回头笑盈盈的给灵儿赔礼道歉,灵儿笑得淡然:“没关系,长得像的人太多了,碰巧遇上也不无可能,二位夫人请坐吧”

经过方才之事,大家都没了心情,说话也是有一搭没一搭的,崔夫人此来就是问冷五的意思,灵儿心下烦躁,不想跟她们拐弯抹角,直接把冷五当天的反应说了。

崔夫人有些尴尬,人家虽然没明说,但实际就是拒了,如此她也觉得如坐针毡,寒暄几句就起身告辞了。

芝玉从头到尾都是默默的坐着,一个劲儿盯着灵儿看,盯得灵儿全身发毛,但面上却要装到什么都不在意谦和有礼的样子。

她们起身告辞,灵儿心里才长长松口气,临出门前,芝玉倒回来:“灵儿,你真的不是灵儿吗?我是芝玉啊,你再仔细想想。”

灵儿微笑着摇摇头:“对不起,夫人。”

崔夫人拉着芝玉离开,远远还听她小声嘀咕:“哎呀,你傻啊,你那姐妹不是在沧州吗?这女人是冷校尉兄弟的小妾,怎么都不可能是你姐妹啊,走了走了”

圆圆对着那几人背影吐吐舌头,小声道:“真势力之前有求于我们亲热得妹子前妹子后的,事情办不成了转眼就变了样儿,真讨厌。”

灵儿瞪了圆圆一眼,回身进门,让方老伯关了院门闭门谢客。

芝玉回府后整天都是神不守舍的,连孩子哭闹都没能让他上心。傍晚武校尉回来见她那样子还以为她受了委屈,问丫鬟是谁惹了她,要帮她出气去。

丫鬟小声把上午之事说了一遍,武校尉想了想:“冷校尉家的夫人?冷校尉又没成亲,哪里什么夫人?”

“听说是冷校尉拜把子兄弟家的小妾,暂住在他家的。”

“哦,这样……等等,夫人说她长得像谁?”

“奴婢不知,奴婢只听夫人叫她灵儿,可她却死活不承认,夫人很难过,回来后就一直这样走神,什么都不管了。”

武校尉瞪大了眼:“灵儿?你说夫人叫她灵儿?你没听错?”

“绝对没有,夫人叫了好多遍,不信爷问夫人去。”

武校尉果然大步冲进屋子,声如洪钟:“夫人,听说你见到你那表妹了?是不是贾兄弟那个成亲途中逃跑的新娘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