农女奋斗记

第365章 比武

第三六五章 比武

芝玉被他的大嗓门震得回过神来,木然的盯着他看了会儿才站起身来:“相公,你回来了?”

“我回来快一个时辰了,我问你,你是不是见着你表妹了?”

说起这个,芝玉又有些难过也有些困惑:“我看她跟灵儿表妹长得一模一样,就是脸颊上多了一颗黑痣,可她死活不承认,就像从不认识我一般,好奇怪,我怎么都觉得她是灵儿,可她为什么不承认了?”

“不承认?你不会认错了吧?”

“怎么可能认错,我们在一起那么久,灵儿你也见过的,不信你自己去看。”

武校尉想了想:“好,我现在就去看。”

“哎哎哎,回来回来,天都黑了,你一个大男人跑去人家院子看人家夫人像什么话?”

武校尉挠挠脑袋:“不是你让我去的吗?”

“我没让你现在去,快去洗澡换衣服,臭死了!”

武校尉嘿嘿傻笑着凑上来:“臭男人臭男人不臭算什么男人?何况你不就喜欢我这样?”

芝玉拍他一下,半嗔半怒:“胡说什么,屋里还有人了?”

芝玉几人来过后,灵儿也惴惴不安,虽然自己死咬着不承认,但芝玉是个死心眼,万一她三番五次找上门来缠着自己怎么办?看来不能在此久待了?不知廖发财回来没?

晚饭时,灵儿提出想搬回廖发财那边去住,冷五停下筷子看她:“为什么?”

灵儿说起上午芝玉过来认出自己一事,她轻叹一声:“芝玉是我舅舅家的表姐,以前我们关系还挺好,若情非得已我真不想瞒她,但我若承认,必定麻烦不断。

我觉得她明后天可能还回来,说不定他相公也会跟你打听,你可不要说漏了嘴,否则这祥平城我就不能待了。”

冷五垂眉沉默。没有半点儿反应,灵儿唤他几次,他才抬头:“我送你去廖家便是,不过你为什么要隐藏身份?你到底在躲谁?”

这是遇见冷五后听他说得较长的一句话了。说来跟他一起住了这么久,竟从未跟他提过以前之事,他也没问,这是灵儿放心住下来的重要原因。

可如今他问起来又该怎么说了?灵儿犹豫半晌:“我……得罪了权势滔天的人物,怕被他找到。冷五。以后不管谁问起你,你都说我是廖三哥从人牙子手里救出来并收为妾室的,对于以前之事完全没有记忆,你就这么说,知道吗?”

冷五盯着她看着半晌才点头。

次日上午,冷五去叫了一辆马车来,亲自把灵儿几人送回廖家,他们才走没多久,芝玉又带人来了,这次她带了一堆东西。说是来为昨日之事赔礼,到门房却听说人已经走了,她心下一阵失落,恋恋不舍的离开冷府。

冷五送完灵儿才去军营报道,刚进军营就被早等在门口的武校尉拉住,缠着他问灵儿的事,冷五斜他一眼,完全无视他自己做自己的事去。

武校尉却是个难缠的,整日跟在冷五身边问东问西,看样子不问出个结果他就不走。冷五本就不爱说话,缠得烦了干脆拔出武器,二人莫名其妙打了起来。

双方各自的人马正在操练,见此情形纷纷围上来为各自上司呐喊助阵。虽然武校尉从军多年。底子扎实,冷五也不是善茬儿,年轻力壮的他勇猛无比,再险的招数都敢迎上去硬碰硬。

这场比武说不出的精彩,没多久功夫,几乎把军营的兵士全都引过来围观。哪边出了好招,哪边落了下风,兵士们都会鼓掌欢呼或呐喊助威。

这么大阵仗把中军帐的大将军也因了出来。

这位大将军不喜穿盔带甲,一身黑袍便装把那挺拔修长的身形衬得更加英武非凡,菱角分明的脸上高挑入鬓的长眉下一双狭长的丹凤眼格外摄人心魂,那眼神不怒而威,令兵士们不自觉的低头不敢直视。

“那边在吵闹什么?”

“回大将军,武校尉和冷校尉在比武。”

“比武?他们倒有闲心。”

“是,虽是比武,两边都使出了绝招,用了全力,很精彩的,大将军要不要看看?”

他双手环胸想了想:“也好,多日无战事,大家都懒怠了,不如摆个擂台,让大家比试比试,本将军出一千两银子,取前十名者,一人一百两,去办吧!”

“是!”副将兴冲冲的跑开,招呼人开始搭擂台。

军中将士都是壮劳力,大家齐心合力,半个时辰不到擂台就搭好了,军中将士人人可上擂台,前十名还有奖励,这是多年难得的喜事,兵士们个个摩拳擦掌,准备跳上擂台一较高下。

而最先开始打斗的武校尉和冷校尉已经筋疲力尽,各自都有负伤,被军医拖下去疗伤了。看他们二人红了眼互相斗气的样子,被大将军派来探望的军师笑呵呵打着圆场道:“都是同袍兄弟,又不是真上战场,你们干嘛非得拼个你死我活啊?”

武校尉气道:“是他先动的手,还处处下狠招,这臭小子,岁数不大下手还挺狠,老子差点儿着了他的道儿。”

冷五不说话,只是冷哼一声偏开头去。军师心下奇怪,这冷五平时不言不语的,从不跟军中兄弟起冲突,只有上战场时才勇猛无比,武校尉何事惹到他让他如此生气?

军师知道冷五的脾气,让军医给冷五包好了送他回去休息,然后问武校尉缘由。武校尉气道:

“还能为什么?还不是我娘子昨晚上说冷小子府上来了个女子,长得极像她表妹,可问她她又不承认,娘子不放心,让我来问问冷小子那女子来历,冷小子什么都不肯说,多问几句他就对老子下黑手,这臭小子,老子迟早要教训他。”

“行了行了,武校尉,你说的你娘子的表妹,可是那位叫杨灵儿的姑娘?”

“是啊,就是她。”

军师声音都拔高了:“真是她?”

武校尉顿了顿:“不一定,我娘子说长得像,我也没见过,你去问那姓冷的小子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