农女奋斗记

第366章 买房

第三六六章买房

军师从军医帐里出来,停步思忖片刻,转而走向擂台方向。

大将军正坐在擂台对面看比武,军师上前在他耳边嘀咕了几句,他呼啦一下站起来:“此话当真?”

“大将军,我们换个地方说话如何?”

“好,回账去。”

贾浩阳一进门就回身问:“文章,她现在在哪儿?”

“大将军,你别急,听属下慢慢说。

大半个月前,属下进城采购物品,在大街上撞到一个小丫头,那小丫头的主子戴着帷帽,一口沧州口音,属下开始未觉,过后想起这女子声音身形都跟那位小姐很像,就赶紧追回去,可惜没找到人。

后来我又去街上转了几次,还派了人手出去蹲点儿,都没再遇上过那个女子。

属下以为认错了人,就没跟大将军您提起,方才听武校尉说,她娘子看见冷校尉家的客人很像她表妹,但问她她死活不承认,武校尉娘子就让他来问问冷校尉,冷校尉却什么都不说,问急了还跟武校尉动手。

属下觉得此事太过蹊跷,心想现在追问冷校尉的话怕走漏了风声,便先来禀报大将军,请您来拿主意。”

贾浩阳踱着步子在帐中走来走去,一年半前,她成亲途中逃跑,他费尽心力到处搜索,好不容易寻到她踪迹,追到东湖县又让她跑了。

在那之后几个月,新皇登基后不久,突然向全国下旨搜寻一个女子,当初拿到那画像时她就知道那是灵儿。

他当时心灰意冷,自己费尽心思寻了她半年,她却到了当时的三皇子现在的皇帝身边。当初跟皇帝早有约定,灵儿进京就是三皇子的人,在京城之外他才有资格拥有灵儿。

皇帝这么急切的寻她,不知她是逃出来了还是出了事,贾浩阳也从未放松过寻找她的脚步。新皇要平北疆战乱。他满腔惆怅无处发泄,就自请来此贫瘠之地打仗守城,没想到有一日竟然会在此遇上她,难道这就是天意?

贾浩阳长长吐口气。脸上也有了喜意:“文章,不要惊动武校尉,查他周围的人,所有跟他有来往的人,务必要查清那女子身份。”

他停顿片刻:“不。身份不重要,只要能找到那女子即可,找到后不要惊动她,我要亲自去见她。”

文章跟了大公子这么些年,难得看他如此开怀的样子,他心下暗暗摇头,不过只要是公子吩咐的事,他必定粉身碎骨在所不辞。

接下来几天,整个祥平城的气氛都有些紧张,但表面看来好像又没什么不同。也不知那紧张从何而来?

灵儿回到廖家后,成日跟廖大嫂和廖家老两口在一起,过得也还惬意,只是总觉得差了点儿什么,想来想去,毕竟寄人篱下,感觉还是有些不舒服,于是她便谋生了买个院子搬出去住的想法。

当然这想法肯定不能让廖家人知道,否则他们定会多心的。灵儿戴着帷帽出门去找了几家专门买卖房子的商户,他们能提供的房子要么太偏颇不安全。要么就在闹市上太吵闹,或者太大用不着或者太贵不划算。

反正转了一整天也没合适的,愁眉苦脸的她没注意到身后不远处有个人影一直在紧紧跟着他,那焦灼的视线从没离开她半分。

灵儿走走停停。时不时回头看一眼,圆圆回头去看了看:“夫人,你在看什么?”

灵儿想了想:“没什么,总觉得有什么人在看着我?”

“啊?不会吧”圆圆紧张的转头四顾,没发觉周围人有什么不妥。

他们又走出一段儿,“夫人夫人等等。夫人”

二人回头,见一中年人气喘吁吁的追上来,圆圆拦住他:“干什么呀?”

中年人急喘几口气:“夫人,您不是要买院子吗?方才有户人家过来,说是升迁要搬走了,院子急需转卖,位置好安静安全价格还合适,夫人要不要看看?”

“还有这等好事?你不会蒙我们吧?”

“不敢不敢,那院子就在大将军府隔壁,您说位置好不好?许多人想买都买不来了。”

灵儿皱眉:“大将军府?那个地段不是公家的房子吗?怎能私自买卖?”

“呃,这个……这个小的也不知道,兴许他那院子是私人修建的吧?夫人啊,这么好的机会人家打着灯笼都找不到,要不是你们刚来寻过我才跑来追你们,否则早就卖给别人了。”

灵儿犹豫片刻,点头道:“多大?要多少银子?”

“不大,就三进而已,二三十个房间,要价二百两。夫人要是觉得贵的话,价钱还可以商量。”

“二百两?三进才二百两?掌故的,我没听错吧?”圆圆惊呼起来。

确实,这价钱太便宜了,位置稍好的两进院子都要这个价,何况三进。

掌故点头:“所以才说划算啊,真是打着灯笼都找不到,小的是没那么多闲钱,否则小的一定买来,转手就能多赚一两倍的银子。”

灵儿心觉蹊跷,哪有那么凑巧的事?圆圆却拉着她胳膊直摇晃:“夫人,买吧买吧,院子大总比院子小好,以后小公子过来才有地方玩啊,夫人,买吧买吧”

耐不住圆圆和掌柜的劝说,灵儿勉强定下那院子,付了一百两银子的前款,余下的等文书办好一手交钱一手交房。

掌柜笑呵呵的让灵儿留下住址,明天就把文书送过来,并叮嘱灵儿收拾好东西,明天看房子就可以搬过去了。

圆圆高兴不已,灵儿心里觉得哪里不对,好像我运气从来没这么好过吧?怎么今天一出门运气全来了?

圆圆兴冲冲的收拾东西:“夫人,别想了,这种便宜难得碰上一回,以后咱们有了自己的院子就不用寄人篱下了,真好”

看她高兴的样子灵儿也不好泼冷水,当晚便跟廖家人说了买院子之事,廖家人很意外,当然极力挽留,但他们也知道自家地方小,人多了确实有点儿挤,像圆圆和哑姑现在住的就是廖家原本的杂物房,里面湿气重还有霉味儿,确实不舒服。

次日上午,卖房的掌柜早早等在门口,还殷勤的叫来了一辆大马车接灵儿。灵儿在马车前站了好一会儿,最后还是上了马车。

而不远处的角落里,“大将军,小姐已经上车了,咱们回去等着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