农女奋斗记

第367章 不得不认

第三六七章 不得不认

他们新买的宅子在祥平城南门附近,右边靠近主干道,挨着大将军府,左边是围墙,门是开在侧面的,相当安静,宅子也挺大,住上几十人都没问题。

院子布局用料都很好,房屋家具都是新的,别的不说,光是这些器具都要值上百两吧?买来的价格太过便宜让灵儿心中很是不安。她想来想去,总觉得不放心,不如去找冷五帮忙打听打听这院子的前主人是个什么来历?

对了,先让掌柜别忙着过户,反正交了定金的,问清楚了再买也不迟。

她回身去找掌柜和圆圆他们,却发现院子里空空如也,难道在前院?她抬步往前走,没走几步却猛然停下,诧异的望着来人。

通往前院的台阶上,来人身穿玄色长袍,瘦削的脸上狭长的眼睛闪闪发亮,斜飞入鬓的长眉还是那么张扬,只是原本白皙的脸色变得黝黑,更有棱角的脸庞似乎成熟稳重了许多,身形似乎比以前还高了些。

男人一步一步靠近,在她面前一步处停下低头看着她,嘴唇轻轻蠕动:“灵儿”

他一把抱住她,她能感觉到他急剧加速的心跳,微微发抖的身子,有些急促的呼吸,他是在激动还是高兴?离别一年半,没想到会在这种情况下相见。

灵儿也曾想过,如果当初没有逃走,老老实实的跟贾浩阳成亲,之后就不会去京城,不会遇上文轩,不会发生那一长串的事情,那么现在的自己日子会不会好过了?

对于贾浩阳的感觉,灵儿说不清楚,没有半分情意?那是不可能的,别的不说,就说自己离开的这一年多时间,他一直在到处寻找自己,同时还帮自己照顾家中老爹老娘。这份情她不可能不念,还有当初离开时那种萌动不舍的心情,她现在都记得。

上次偷偷回去生产,老爹老娘唉声叹气。虽没明说,他们心里早已把贾浩阳当成了自己嫡亲的女婿,没想到自己落跑不说,还挺着大肚子跑回去,老爹老娘对此失望不已。

灵儿紧咬嘴唇闭上眼靠在他怀里。原来他的怀抱是这么温暖,为什么早些没有发觉了?可是现在已经晚了,我不仅跟了文轩,还有了小宝,文轩坐拥天下,定会不遗余力寻找自己,先不说贾家能不能接受自己,文轩那关肯定过不了,我不能连累他

灵儿深吸一口气,一咬牙推开他:“公子。您认错人了”

贾浩阳瞳孔微缩,继而一大步跨过去握住她肩膀,逼着她与他正面对视:“你看着我,你看着我说你不是杨灵儿”

灵儿偏开头,她现在心里很乱,她还没想到好该以什么样的身份去面对他。即便他捏着她下巴逼着她抬头,她也死死闭着眼睛,坚决不与她对视,她怕自己不小心露了怯。

贾浩阳恨得捏紧拳头,他恨不得生生把她捏碎了揉进怀里。这个可恶的女人,不知不觉偷走了他的心却逃之夭夭,甚至投入另一个男人的怀抱,可恶。可恨

他一直在想,要是找到她一定狠狠揍她一顿,把她圈禁起来,天天**她践踏她,让她为背叛自己付出代价。可是真的见到她他却下不了手,他只想把她搂进怀里好好疼爱好好呵护。

贾浩阳无力的放开拳头。将脑袋轻轻放在她颈间低语:“灵儿,不管你承认与否,不管你是白小文文小白小石头,还是皇帝的新宠,或者是廖家小妾,不管你认为你自己是谁,我都知道是你,我要找的就是你……”

他轻轻搂着她,侧头亲吻她的耳垂,在她欲挣扎反抗之际搂紧她,吻住她的唇。那吻起初温柔,灵儿想推开他,他却突然变得疯狂霸道不容质疑,恨不得把她生吞活剥了一般,如此激烈的情意震得她心神欲裂,几乎无法承受,直到最后软倒在他怀里。

贾浩阳低头看着她,目光一闪一闪的:“他有没有这样吻过你?”

灵儿瞬间清醒过来,想用力推开他,他却把她掐得完全无法动弹,看着他越来越深沉的眼神,灵儿有些害怕,这个男人太危险,当初不该去招惹他。

怎么办?怎么应付过去?她突然想起当初在沧平县书斋里的事。对了,他吃软不吃硬,灵儿吸口气闭眼放软身子,将脑袋轻轻靠在他怀里,放软声音道:

“你既然认出我来,我多说也无益。浩阳,不要这样对我,我害怕”

贾浩阳身子一僵,她承认了,她就是灵儿,她承认了她还叫我名字贾浩阳顿时欣喜若狂,他掌着她肩膀,望着她眼睛:“灵儿,再叫我,叫我名字。”

看他欣喜得像个孩子一样,灵儿心里五味杂陈,眼里竟然沁出泪来,她声音哽咽的又唤了一声浩阳。

贾浩阳欣喜的一把横抱起她,甚至把她抛向空中,灵儿吓得大声尖叫,圆圆和哑姑从外院冲进来,同来的还有贾浩阳身边几个副将和军师文章。

当他们看到横抱着灵儿一脸欣喜的贾浩阳,除了圆圆和哑姑一脸茫然,其他人都喜笑颜开,纷纷拱手道喜:“恭喜大将军守得云开见月明,总算抱得美人归了”

贾浩阳高兴的一挥手:“今晚大摆筵席,犒赏三军。”

几位副将差点儿欢呼,灵儿赶紧拉住他:“别别这样,浩阳,现在战事还未完全平息,不要散了军心,免得敌人偷袭。”

军师和几位副将对望一眼,军师文章笑呵呵道:“大将军,夫人此话有理,等咱们彻底平定北疆,再犒赏三军也不迟。”

“好,你们回去吧,好生操练,约束将士,本将军休息三天,没事别来烦我。”

几位副将笑呵呵的领命离开,只有文章还留在此地,文章笑呵呵道:“夫人,这院子您可还满意?”

灵儿愣了一下:“这院子是你们安排的?”

“当然,这是将军亲自为您准备的,一切都是按您喜好安排,您不觉得这里与您老家的院子相似吗?”

灵儿心中大惊,难怪先前一进门就觉得熟悉,这院子布局跟苍茫山下的宅子一模一样,她看着贾浩阳,实在不知该说什么好,心里有些酸酸的软软的。

贾浩阳眼底都是笑意:“不用道谢,只要你不再离开我,你要什么我都给你,即便是……我的性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