农女奋斗记

第371章 一头热

第三七一章一头热

大步进门的贾浩阳看到芝兰皱起眉头声音明显不悦:“你怎么来了?”

芝兰兴奋的心情像突然被浇了盆凉水,透心凉。她勉强扯起笑脸:“夫君,妾身跟奶奶一起来看您。”

贾浩阳不悦的斜她一眼:“奶奶了?”

“奶奶正在内院的西厢房中歇息。”

“西厢房?那是灵儿住的地方,谁准你乱动的?”

贾浩阳突然发怒,芝兰吓得退后一步,低头福身:“夫君息怒,是……是老祖宗说她喜欢那屋子,才让管家腾出来的。”

贾浩阳瞪他一眼,绕开她跨进门去,走了几步又停下厉声道:“以后不许叫我夫君,否则我立刻派人把你送回沧州。”

芝兰愣在原地,这里是大门口,门口的守卫周围的家丁都听得清清楚楚,老太太刚刚才为她立了威,贾浩阳一回来就拆台,他真是一点儿情面都不顾,芝兰恨得咬牙切齿,袖中的手紧握成拳,细长的指甲嵌入肉里她也不觉得疼。

“杨灵儿,你个贱人,一切都是因为你,我不会让你得逞。”芝兰心里暗骂,一咬牙转身快步往老太太房间去。

芝兰进门时,老太太正心疼的拉着贾浩阳细看,看着看着眼泪都出来了。芝兰赶紧抽出手帕递上去:“老祖宗别哭,咱们赶了半个月的路,总算见着夫君了,您看夫君好好的在您面前,您应该高兴才是。”

贾浩阳斜她一眼,芝兰只顾着安慰老太太,假装没看见。

老太太总算平静下来,她拉着贾浩阳的手坐下嘘寒问暖一番,一看到他额头和胳膊上的伤忍不住又开始抽哒哒的念叨:

“唉,你这孩子,朝中会打仗的那么多,怎么就轮到你来以身犯险了?朝中那些拿俸禄的都是吃白饭的?唉,瞧把你折磨得。都快不成人形了我老太婆就你这一条**,你要有个三长两短,让我这老太婆怎么活啊?”

“奶奶,别这样。孙儿已经长大了,不仅可以上阵杀敌,还是大将军了,奶奶您不为孙儿高兴?”

“高兴我怎么不高兴?你奶奶我当年也是上过战场的,真正打起仗来刀枪无眼。万一伤着你怎么办啊?何况你连个苗子都没给我贾家留下……

对了,孙儿啊,老身这次把你媳妇也带来了,你们好好处处,争取一个月内给我报个喜,这样老婆子还能想得开些。孙媳妇,来,还不快快拜见你夫君?”

芝兰赶紧走到贾浩阳身边福福身:“拜见夫君”

贾浩阳冷着脸别开头去,芝兰低头不说话,老太太眉头微皱:“孙儿啊。你媳妇是个好的,这一年她日日陪在老婆子身边,听我唠叨陪我闲聊,要不是她,老婆子早就思你成疾了,无论如何,你须得好好待她,否则老婆子第一个不依。”

贾浩阳不耐烦道:“奶奶,跟您说过好多次,我要娶的不是她。”

“住口浩阳。当年是你自个儿闹着要娶林家小姐,芝兰不是林家小姐?我们让你把她娶进门,你又跟我闹这一出,婚姻大事岂是儿戏?不管怎样。木已成舟,你认也得认,不认也得认。”

“奶奶……”

“不要说了,这件事没得商量,你今晚不跟芝兰同房,老婆子死给你看。”

贾浩阳愣在原地不知如何是好。一直乖顺的低着头的芝兰嘴角微翘,果然只要讨好了老太太贾浩阳就不得不从,杨灵儿,你给我等着,只要我怀上贾家的长孙,不管你使什么狐媚子手段,休想从我手中夺走半分。

贾浩阳气得站起来,“奶奶,您奔波半月辛苦了,好好休息吧”

然后他转身就往外走,芝兰赶紧追上去:“夫君,您去哪儿?”

贾浩阳一把甩开她:“别碰我,你喜欢住上房就自个儿住去,我去军营里住。”

“哎,夫君夫君”扶着门框的芝兰望着贾浩阳背影,眼泪直在眼眶里打转。半晌后,她吸吸鼻子回过身来跪在老太条面前:“老祖宗,孙媳无能,留不住夫君。”

贾老太太对自己孙儿的脾性最了解不过,方才那么说也不过是故意做给孙媳妇看,她早就知道孙儿不会屈就,唉,这孩子

“芝兰啊,你们夫妻间的事,老婆子也不好强求,老婆子能帮的只有这些了,剩下的就看你自己了”

芝兰声音凄婉的抱着老太太膝盖:“老祖宗”

老太太无奈的摇头叹气,轻抚芝兰头顶:“傻孩子,你能在老身身上费尽功夫,怎么就不知道把这些功夫用在自个儿夫君身上了?

人心都是肉长的,只要你有心,没有做不到的事,就看你怎么做了。老身也很想看到你怀上我贾家子嗣,可这事儿还得你自己想办法啊”

自己想办法?只要能怀上孩子,一切都会有转机,芝兰朦胧的眼中算过一丝算计。

贾浩阳从老太太房间出门,并没去军营,而是直接从穿门转到隔壁院子去。她来到灵儿房间,见她安安静静的坐在里面看书,贾浩阳轻轻松口气。

他在门上轻敲两下,灵儿抬头看到他,起身放下书:“你回来了?”

贾浩阳习惯的上前搂住她亲她一下:“灵儿,我奶奶没有为难你吧?”

灵儿笑笑:“怎么会了?老祖宗挺好的。”

“是吗?那……叶芝兰了?”

灵儿看他一眼,故作不悦道:“姐夫,她是你的结发妻,你怎么唤她名字?”

贾浩阳扶起她下巴,皱眉道:“你叫我什么?”

“姐夫啊,芝兰是我表姐,你不是我姐夫吗?”灵儿笑道:“姐夫,你越矩了”

看她调笑的样子,贾浩阳心里又爱又恨,低头狠狠吻住她,把她吻得晕头转向后在她耳边低声道:“那我们这样子又算什么了?”

“?”

贾浩阳目光发亮:“人家都上床,我们还没有,要不……咱们今天就坐实了?”

贾浩阳抱起她大步往床边走去,灵儿惊得拉住他:“不行不行,浩阳,快放我下来,你说过不为难我的,浩阳”

贾浩阳在床前停下,眼底浓浓的浮动:“灵儿,你到底还要我等多久?我是男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