农女奋斗记

第372章 斗气

第三七二章斗气

灵儿低头不说话,虽然不想让他失望,但……

贾浩阳一咬牙,把灵儿放到**,自己却转身快步往外走,看他匆忙得有些狼狈的样子,灵儿喊道:“你上哪儿去?”

贾浩阳脚步稍慢,声音有些急促:“冲冷水澡”

这么冷的天,又冲冷水澡,灵儿有些心疼,也有些脸红。

其实一个多月的相处,贾浩阳对自己的情意她一清二楚,她自己心底曾经被埋藏的对他的情意一直在悄悄生长,不知不觉间已经填满了大半颗心。

每次他动情的时候灵儿又何尝能冷静?毕竟不是一无所知的小破孩儿,但她始终无法忘记文轩,无法忘记与文轩之间的种种,这种情况下与浩阳在一起对他不公平。

透过窗户,她看到光着膀子的贾浩阳站在院中一盆一盆的凉水往身上泼,这样肯定很伤身,灵儿有些懊恼,要不……给他找个女人泄泻火?

一想到这个灵儿心中不觉一痛,她竟然舍不得。没有办法,她只能默默起身帮他找好毛巾和衣服放在桌上,等他进门后自个儿主动出去并带上门。

贾浩阳穿好衣服出来,脸色还是有些不悦,灵儿低头侧身:“要不……你回去吧老太太和芝兰千里迢迢来看你,你怎么也该好好陪陪她们。”

贾浩阳沉下脸来:“方才奶奶要我给贾家留下子嗣,要我今晚跟你表姐同房,你要我回去?”

灵儿紧咬嘴唇,低声道:“你……你若愿意,也…也没什么不可以。”

“真的可以?你不介意?”

灵儿偏开头不说话,她有资格说介意吗?毕竟名义上芝兰才是他明媒正娶的结发妻。

贾浩阳有些生气,一甩袖子:“好,你要我去我就去,你不要后悔。”

看他大步往隔壁院子去,灵儿几次想叫住他。话到嘴边又吞了回去,只能眼睁睁的看着他过了穿门。

贾浩阳走得很慢,就是等着她唤自己,她竟然没唤。这个死女人,我恨不得把心都掏出来给她,她竟然把自己往别的女人**推,她什么意思?

贾浩阳站在围墙的圆形拱门后生闷气,他回头望着一墙之隔的院子。怎么还没来?

灵儿在门口走来走去,她以为他只是做做样子,一会儿就回来,怎么还没回来?她伸长脖子往拱门方向张望?

还没来?他不会真的跟芝兰上床去了吧?是不是他憋得太久了,想找人发泄了?灵儿心中有些失落。

她犹豫再三,决定走到拱门口看看,刚走几步,听隔壁传来芝兰的声音:“夫君,您果然在这儿,老祖宗叫您过去。”

贾浩阳冷着声音道:“何事?”

“妾身不知。妾身只是来传话的。”

贾浩阳回头看了一眼,依然不见灵儿身影,他不悦的轻哼一声,转身大步往前走,芝兰则小跑着跟在他身后一步处。

灵儿从拱门后走出来,看着那亦步亦趋的二人,心里像被针扎一般难受,她咬牙捏紧拳头,果然……男人遇见乖巧的女人迟早会服软,贾浩阳也不例外。

灵儿深吸一口气。转身与贾浩阳背道而行。

贾浩阳来到老太太门前时,老太太身边的婆子说正在打盹儿,刚刚睡着,让贾浩阳等一会儿再来。贾浩阳转身就要离开,芝兰却拉住他:

“夫君,先前您离开,老祖宗一直很担心您,听说您还在府里就差妾身去请您回来,我看老祖宗的样子多半有什么话要说。反正她老人家只是打个盹儿。一会儿就醒了,夫君不如回屋坐坐,说不定一盏茶的功夫就醒了。”

贾浩阳拨开她的手不理她,芝兰转到前面拦住她:“夫君,婆婆和大姐托妾身给夫君带来些东西,夫君就算不想搭理妾身,总得看看婆婆和大姐的东西吧?”

贾浩阳斜眼看她:“什么东西?”

“都是婆婆和大姐亲手准备的,装在盒子里面,东西比较多,夫君进来看看吧,说不定看完东西,老祖宗就醒了,夫君,看看吧”

芝兰说得恳切,不停的重复,贾浩阳心想老太太一会儿就醒的话,那就看看吧,母亲和姐姐一向最疼自己,不能辜负了她们一番心意。

芝兰见贾浩阳默认,高兴得差点儿跳起来:“夫君请随我来。”

芝兰把她带到上房,贾浩阳就坐在上房门口正对的桌旁,芝兰跟丫鬟耳语几句,丫鬟离开去拿东西,芝兰亲手给贾浩阳斟茶送上:

“夫君,这是苍茫山特有的银针茶,有些时间没喝了,一定想念得紧吧?妾身特地差人去苍茫山上采来的,你尝尝看,味道如何?”

贾浩阳犹豫一下,还是接了过去,他端着茶杯闭眼嗅嗅,果然是苍茫山特有的银针,清香四溢灵气十足,以前老爷子最喜欢喝,他也跟着牛饮,不知不觉便喜欢上这味道。

贾浩阳端着茶杯细细品味,不禁想起在沧平时几次遇见灵儿的情形,第一次拿鞭子抽自己的是她,第一个勾引自己中途把自己打晕的是她,第一个敢在自己面前胡编乱造面不改色的也是她。

想起她或发狠或娇俏或狡黠的样子,他的心一阵温暖,不管她什么样子都那么可爱那么让他心动不已。呵~~真是个小妖精

贾浩阳想到那张俏脸不自觉的轻笑出声,而对面的芝兰把他的表情从头到尾看得清清楚楚,她咬碎一口银牙,她就知道他肯定在想那个小贱人,她不明白那小贱人到底有什么好?论才学相貌论家世背景她没一样比得上自己,为何夫君就一心只想着她?

可恶杨灵儿,你可恶,我不甘心,我要抢走你的一切,我要你一无所有。

暗暗发狠的芝兰表面却笑得更温柔更开心,她轻移莲步走到贾浩阳身边,试探着低头靠近他一些,声音娇柔轻吐兰气:“夫君,喜欢吗?”

贾浩阳淡淡的嗯了一声,他轻微的动作感觉脑袋有些发晕,抬眼见面前含羞带怯的一张俏脸微微晃动,好像是灵儿,又像是芝兰,两张脸恍恍惚惚间相互切换,让他晕沉的脑袋有些反应不过来。

“灵儿?”他试探着唤了一声。

看她恍惚的眼神,芝兰笑眯了眼,羞答答的嗯了一声,一转眼她的身子被贾浩阳拉进怀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