农女奋斗记

第373章 离开

第三七三章离开

贾浩阳觉得身体里一阵燥热,脑袋里混混沌沌晕晕沉沉,怀里的软香格外吸引人。

“灵儿灵儿”他一边亲吻怀里的软香一边动情的唤着灵儿的名字。

芝兰咬牙忍着,双手攀上他脖子,主动凑上去:“夫君,我是灵儿,我是你的妻子……”

贾浩阳控住不住内心的,手上一用力,把怀中人儿的衣服撕成碎片。上房的房门不知何时被人轻缓的合上,挡住屋内那一片春光。

回到屋里的灵儿呆坐良久,圆圆端着托盘进来:“咦,夫人,大将军了?”

灵儿依然呆坐着,只是淡淡道:“他去找他夫人了。”

圆圆愣了片刻,继而跳起来:“夫人,大将军喜欢的是你,您才是大将军夫人啊,大将军对您那么好,你怎能把他往别的女人身边推了?你不喜欢大将军了吗?”

灵儿身子抖了一下,我不喜欢他吗?我喜欢,但我不想看他难受,不想看他为难。

圆圆急得去拉她:“夫人,大将军肯定是一时生气,走走走,咱们看看去,说不定大将军正等着你了。”

灵儿被圆圆拉着走,没说愿意也没说不愿意,她自己心里也很纠结,想去看又怕耽误他,不去看又心有不舍。

过了拱门,往前走几十米就是贾浩阳的院子,自己跟他在那里住了一个多月,她最熟悉不过。

“夫人,你看那院门口怎么站那么多人了?咦,老太太也在。”

灵儿抬头细看,果然见院门口站了许多人,院中伺候的仆妇丫鬟全都退出来了,老太太由一个嬷嬷扶着,笑呵呵道:“这下好了,咱们贾家就要有后了”

灵儿闻言如五雷轰顶,站在原地再也不能动弹,圆圆更急。使劲拉扯灵儿:“夫人,您别傻站着,快去找大将军啊他一定出事了”

圆圆看她站着不动,急得自个儿冲到院门口大喊:“大将军大将军。我们夫人在外面了,您不要我们夫人了吗?大将军。”

圆圆突然冲出去,大家都没反应过来,等大家发现圆圆是灵儿的丫鬟,立刻捂住她的嘴把她绑起来准备拖下去打板子。

圆圆大声呼救。灵儿反应过来,沉下脸提气大声喊道:“住手”

门口的仆妇多是将军府的人,伺候过灵儿一个多月,知道大将军对她多么疼爱,都不自觉的松了手。

贾老太太拉长脸:“你们在干什么?还不快快把这无礼的丫鬟拖下去?”

仆妇们有些为难,看看灵儿再看看贾老太太,衡量一番,还是贾老太太重要,便又拉起圆圆往外拖,灵儿快走几步喊道:“站住。你们放开她”

老太太却拦住灵儿,用力一跺拐杖:“你这丫头,身为芝兰的表妹,不知做客的礼仪吗?”

灵儿垂眉福福身:“老太太,我跟叶芝兰没有半分关系,她陷害我算计我嫁妆,他娘换了我的庚帖,成亲当日故意换了轿子,她原本定的是沧州侯府,却故意把我与她对换。

这些不管老太太认不认。不管您认为我是什么身份都不重要,但请看在一年前我在莲花山脚下帮过您一次的份儿上,请不要为难我的丫鬟,你放了她。我们现在就走。”

贾老太太诧异的盯着灵儿看了半晌:“你就是莲花山下那个无礼的丫头?”

灵儿抿嘴不说话,老太太想了想:“好吧,看在你帮过老身一次的份儿上,把这丫鬟放了。”

松了绑的圆圆跑到灵儿身后,老太太又道:“杨灵儿是吧?以前那些事情老身也听过一些,即便你说的都是真的。但成亲当日浩阳追到侯府去找过你,你却自己离开,这说明是你自己放弃了浩阳。

这一年多来照顾公婆供奉长辈的一直是芝兰,你不要怪老婆子偏心,人心都是肉长的,比起一个来历不明对我孙儿不屑一顾的丫头,我宁愿相信一心一意侍奉长辈日日在家担忧夫君的芝兰。老身相信,如果你站在老身的位置也会这么选,你觉得了?”

灵儿垂眉半晌,低声道:“老太君言之有理,灵儿自知理亏,灵儿愿意离开,请老太太给灵儿一张通行令,灵儿马上就走。”

贾老太太微微点头,说实话她还是挺喜欢这丫头的,但浩阳对她用情太深,作为贾家的继承人,作为领兵数十万的大将军,他需要的不是儿女情长,只要一个一心一意侍奉他为他生儿育女的大家闺秀即可,芝兰就很合适。

贾老太太对身边嬷嬷低语几句,嬷嬷点头,走到灵儿身边:“杨小姐,老奴护送您出城。”

灵儿再往贾浩阳屋里看一眼,一咬牙回身快步离开。她回到隔壁院子,匆匆换了衣服,收拾细软,带着哑姑和圆圆出门。

那位老嬷嬷已经坐在马车上等在门口,此时的嬷嬷却是一身劲装,年纪虽大依然掩不住曾经的英姿飒爽。

灵儿在马车前稍稍停顿,回头道:“圆圆哑姑,我此次离开不知又该在何处落脚,你们不要跟着我,去投奔廖家或者冷家都可以,他们会照顾你们的,去吧”

“不,夫人,奴婢就跟着您”圆圆红了眼圈,哑姑也拉着灵儿袖子很是不舍。

灵儿摇头:“不行,你们没有能力自保,跟着我反而碍事,这里有二百两银票,还有你们的卖身契,好生拿着,以后好好照顾自己。”

灵儿把东西塞给他们,纵身跳上马车,马车疾驰而去,灵儿一次都没回头。

圆圆难过之极,坐在地上放声大哭:“夫人你为什么不要圆圆,圆圆会听话的,夫人,你回来呀”

马车离开没多久,衣衫凌乱两眼发红的贾浩阳突然冲出来,一把拎起圆圆:“灵儿了?灵儿哪儿去了?快说快说”

圆圆被吓傻了,半天说不出话来,贾浩阳一掌捏住她脖子大吼:“快说”

圆圆吓得全身直哆嗦,缓缓指向马车离开的方向。

贾浩阳大急,一声长哨,一匹乌溜溜的高头大马跑出来,他纵身跳上黑马,风驰电掣般往马车离开方向飞奔而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