农女奋斗记

第374章 狂追

第三七四章狂追

贾浩阳从将军府出来,径直往南门方向追去,到南门口,他一把拎起个守城卫兵急问:“两刻钟内有没有载年轻女子的马车出城?”

兵士被突来的状况吓傻,支支吾吾半天说不出话来,他们领头的闻讯过来,见是贾浩阳赶紧跪下叩拜,贾浩阳厉声问:“到底有没有?有没载年轻女子的马车出城?”

领头的想了想:“一刻钟内出城了五辆马车,有两辆里面有年轻女子,不过面相都是番邦异族,大将军,您要找何人?”

贾浩阳血红的眼睛盯着城门外,“传令下去,凡是载十五到二十之间年轻女子的马车一律不许出城门。”

然后他调转马头,往相反方向疾驰而去,冲到城门口前的他急问之下,两刻钟内出城的马车更多,根本无从查起。

这时,军师文章追上来询问情况,贾浩阳虽急,却知道越急越乱,他简单把事情原曲跟文章说一遍。

文章闻言心中惊讶不已,原本以为将军抱得美人归,没想到还没高兴几天,半路杀出个程咬金,那个叶芝兰她见过,看样子不是个善茬儿,早知道就该建议将军把那叶志兰送回去。

“文章,快帮我想办法找到灵儿。”

文章想了想:“大将军,夫人是从您府上离开,用的马车定是您府上的马车,只要传令四门,很快就能查出夫人离开的方向。”

“好,立刻传令,我到城中心去,有消息直接从城墙上发信号。”

贾浩阳一脸阴郁,骑着马在大街上缓缓而行,阴鸷的眼神扫过周围每一个年轻女子。他刚到城中心,东门方向上空突然放出一朵绚烂的眼花。

贾浩阳心中一紧,策马狂奔,横冲直撞到了东城门,一把抓起等在那里的城门守卫:“出城多久了?走的哪个方向?”

守卫吞吞口水:“回大将军。两刻钟前出的城门,出城后只有一条路,十里后才有岔路。”

“调出一个营,依次搜索周围百里。”贾浩阳的话音在空中飘荡。守卫们望着绝尘而去的如一条长龙般的扬尘,面面相觑片刻:“大将军在找什么?”

“嗨,听说大将军一个月前得了个美人,喜欢得不得了,多半寻那美人儿吧”

“女人啊啧啧。没想到大将军也有为女人发火的一天,这下有事干啰”

灵儿的马车走得从来都不慢,由那劲装婆子赶车,本是要从南门出的,灵儿心想他要寻来肯定首先去的就是南门,便让婆子转个方向往东门方向去。

那边相对安全,百里之后便是大海,且与东湖连通,她一直想去海边看看,这下有机会了。不过没想到会是这样去的。

有大将军府的标志,马车轻而易举出了城门,婆子把她送出十里,面前是条岔道,往前是海边,往上是北蛮之地,往南可直通东湖。

婆子停下:“杨小姐,老奴只能送到这里了,后面的路你自己选吧”

灵儿拿了包袱从马车上跳下来,“谢谢婆婆。您回去吧”

婆子点点头,不多话也不做停留,调转马车往回走。灵儿站在岔路口看着马车走远才回头,依次看看三个方向。

北方战乱。走那边的话虽然容易躲藏,但总会有诸多不便,还是不走那边。南边和东边,一个去海边一个去东湖,顺着东湖之下就是沧州,要回家吗?真想回去看看小宝。

反正……贾老太太已经把自己撵出来了。以后就不用担心躲避贾府的人了,那就回去吧,实在不行我就躲到苍茫山里面去找林大娘,那里是最好的避世之所,谁也不会来打扰,对,就这么办。

灵儿下定决心,背起包袱往南面走去。天色开始暗了,这路上怎么也没辆过往的马车?连搭车都不成。唉,难道要露宿在荒郊野外?

她正叹息时,前放迎面过来几个男人,快到近前,灵儿才看清他们个个面相狰狞,不像什么好人。

灵儿暗暗警觉,装过穿鞋蹲在地上,暗暗捡了一把小石子儿放袖子里,顺势把包袱离的迷药和匕首拿出来放在身上。

“咦小娘子,在干什么?”男人带着**笑的声音在灵儿头顶想起,周围已经被几条毛茸茸的腿围得水泄不通。

灵儿沉住气站起来,笑眯眯道:“没干什么,鞋子里进了石子儿,看看而已。”

“哦?是吗,爷来帮你吧?”男人**笑着上前动手动脚,灵儿啪一下拍开那只毛手,冷笑道:“不用了,我已经弄好了”

男人见灵儿娇怒的样子心里直痒痒,“我看你那鞋穿了也无用,这身衣服也碍事,不如爷帮你全脱了吧”

男人说着就上前动手动脚,灵儿矮身避开的同时洒出一包药粉。

男人们停顿片刻,大骂:“贱人,竟敢暗算……”

啪一声脆响,男人被不知何处飞来的鞭子卷住飞了出去,周围几个男人接二连三被甩飞,一匹全身油亮的黑马在灵儿面前踱着步,马背上男子阴鸷的眼神紧紧锁住她。

灵儿望着地上的影子,她知道是他追来了,这又何必了?

灵儿轻叹一声缓缓抬头,男人恶狠狠道:“你就想这样不告而别?”

“这对你我都好。”

“胡说”贾浩阳伸手把她捞上马背,紧紧圈在怀里,血红的眼睛盯着她:“你记得你答应过我什么?你说过你不会再离开我,你现在在做什么?”

灵儿压下心中的起伏波动,转开视线:“你……你都跟芝兰在一起了,说这些还有什么意义?”

“我何时跟她在一起?你明明知道我要的是你,一直都是你。”

灵儿幽幽道:“你奶奶说了,她只承认芝兰是你们贾家的孙媳,我跟你全无关系,你是贾家长孙,不能违背长辈的意愿,我离开对谁都好,浩阳,我们……”

“不,你想都别想”贾浩阳毫不犹豫的否定,眼睛血色更浓。

看他几乎疯狂的样子,灵儿觉得有异,双手捧住他的脸:“你怎么了?眼睛为什么这样红?”

贾浩阳滚烫的手紧紧握住她的手,“灵儿,你是爱我的对不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