农女奋斗记

第375章 甜蜜

第三七五章 甜蜜

他的样子真的很吓人,灵儿很紧张:“你到底怎么了?”

“那贱人给我下了催情散,两个时辰之内不与女人合体就会全身血管爆裂而亡。”

灵儿惊得脑袋发晕:“她怎能这样?”

贾浩阳抱住脑袋,全身疼痛难耐的大叫,灵儿心慌的抱住他:“浩阳,忍住,我……我给你找个地方。”

灵儿见前方不远处有间茅屋,她赶紧跳下马拽着马匹走向茅屋,把贾浩阳扶进屋去。她把身上所有能用的药都往他身上用,可没有半分好转,他整个人都痛得在地上打滚。

灵儿心惊不已,难道……真的没有办法了吗?

贾浩阳突然跳起来把她扑倒在地,撕拉一下扯掉她的衣服,把她压在身下,感觉到女人的柔软冰凉,他舒服得深深吸口气,眼中稍稍清明了些。

他俯在她耳边低语:“灵儿,给我!给我好不好?灵儿?”

灵儿双眼含泪的看着他,都这个时候了,他还在征询自己的意见,她的心又痛又暖,她抱着他的头主动迎上去。

就在那荒野中的茅屋里,他们的**几乎持续了整整一夜,直到天色渐亮,疲累不堪的他们才相拥着舒服的睡了过去。

“叩叩~~叩叩~~~~”门外细微的敲门声,贾浩阳睁开眼,借着早晨的阳光,能看到茅屋外整齐围绕的士兵,他微微皱眉,撑起身子,怀中的人儿娇柔的嗯了一声,又往他怀里靠了靠。

贾浩阳低头看着她的睡颜,忍不住俯身狠狠亲昵一番,这样动作居然也没吵醒她。

“大将军,醒了吗?属下备了衣服和马车。”

“放在门口,退下!”

门口的人影晃了两下离开了,贾浩阳轻轻放下灵儿,找一件稍微完整点儿的布面盖住她。看着一地狼藉,他不禁微微皱眉,心想昨晚会不会做过了,别伤着她才好。

他穿好衣服。整好仪容,又变成了以往那个英姿勃发冷酷无情的大将军。他用披风把她裹得严严实实,抱起她大步走出去。

外面,士兵里三层外三层把茅屋围得严严实实,个个身板笔直背对茅屋而立。文章站在旁边笑呵呵道:“恭喜将军得偿所愿。”

贾浩阳拉长脸:“谁让你来的?”

“大将军息怒。属下为保将军安全,特别调来兵士为将军护法。”

然后他靠近一步调笑的眨眨眼:“将军憋得太久,比上战场还勇猛啊,兄弟们自愧不如。”

贾浩阳黑了脸狠狠瞪他一眼,文章打个哈哈退开些,外围偷看的军士有人窃窃偷笑。

贾浩阳低头看着怀中熟睡的灵儿,幸好她睡着了,要是醒来看到这情形,定会羞得无地自容,兴许好久不理自己也不一定。也罢。睡着了最好。

他满意的抱着灵儿走向马车,半路停下微微侧头:“把屋里的东西收拾干净,别落下丝毫。”

文章笑呵呵的应了:“大将军放心,属下亲自来做。”

灵儿醒来时,发现自己躺在暖帐中,这是什么地方?

她坐起身来,发现自己全身光溜溜的就穿了一件肚兜,身上到处是红红绿绿的斑点,她突然想起昨晚的事情,顿时羞得全身发红。哧溜一下缩进被子里,捂住脑袋不敢去想。

天啊,太疯狂了,那是荒郊野外啊。一夜!真的做了整整一夜,最后一次她以为自己会虚脱死掉,竟然活过来了,她不知该喜还是羞?

房门吱嘎一声响,有人进来了,灵儿缩成一团儿一动不敢动。

“灵儿?灵儿?该醒了。起来吃饭了。”

是浩阳的声音,灵儿偷偷放开被子露出两只眼睛,像小兔子一般可怜巴巴的望着他,贾浩阳心中一软,一把把她抱起来放在怀中,脑袋磨蹭着她耳鬓,双手却不老实的在她身上点火。

灵儿紧张的按住他的手,红着脸瞪着他:“干什么?”

贾浩阳在她唇上轻点一下:“娘子,我们是夫妻,行夫妻之礼乃是人间正道。”

灵儿又好气又好笑,好色这种事还能称为人间正道?这是哪门子的理论?真是厚脸皮?

看她半嗔半怒的模样,贾浩阳的呼吸又有些重了,他亲吻她的后颈耳鬓,“灵儿,舒服点儿了吗?我们再来一次如何?就一次,真的,我保证。”

灵儿赶紧扯了被子捂住:“不行,你昨晚上每次都这么说……”

她红着脸缩进被子里瓮声瓮气道:“纵欲过度伤身。”

贾浩阳眼睛一亮:“我不怕,我憋了两年,就当一天一次,你算算你差我多少次?”

灵儿惊得呼吸都忘了:“怎…怎能那样算?你受得住我也受不住啊,不行,绝对不行。”

贾浩阳笑眯眯的凑过来:“那好,我不要多的,分散一下,一天十次如何?”

“想都别想。”

“九次?”

“不行。”

“八次?”

“不行不行,最多一次。”

“那怎么行?一次不够,我是壮年男人,不够啊!”

“那……那最多两次吧!”

“两次也不够,五次吧!我保准不会再多,怎样?娘子,答应我吧,看在我为你守身如年的份儿上,娘子~~~”

贾浩阳趴在灵儿身上撒娇,灵儿彻底惊呆了,这厮竟然会撒娇,而且撒娇的样子太萌了,太可爱了,让人恨不得扑上去咬两口。

二人正甜蜜间,门外响起一仆妇的声音:“大将军,老太太差老奴来请大将军回府一趟。”

贾浩阳不高兴的往外看了一眼,回头继续抱着灵儿腻歪,对那人置之不理。

灵儿轻抚他的脸:“浩阳,你奶奶找你有事吧?”

“不用管,奶奶太过分了,竟然联合那贱人来骗我,害我差点儿着了道儿。”

灵儿默然,她也没想到芝兰如此急切,竟然不择手段,更没想到贾老太太会纵然芝兰对自己亲孙子做这种事,说实话她对此事非常介意。老太太能为芝兰做到这种地步,以后不见得会对自己好半分。

“大将军,老太太昨晚一夜没睡,今早开始咳嗽得厉害,多半是受了风寒,请大将军务必回府看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