农女奋斗记

第376章 选谁

第三七六章选谁

贾浩阳闻言坐起身来,“灵儿,你在这儿待着别乱跑,我回去看看,很快就回来。”

看贾浩阳紧张的样子,灵儿没什么好说的,点头道:“你去吧,不用担心我。”

贾浩阳匆匆离开后,灵儿起床自个儿穿了衣服梳好发髻,推门出去,见门前空地上成队的兵士光着膀子拿着长矛嘿嘿哈哈正在操练。

灵儿有些意外,原来是在军营里,难怪方才老听外面一会儿马蹄声一会儿嘿嘿哈哈吵闹得很了。门口的守卫站直身子一跺脚,声如洪钟喊道:“夫人好”

他那一嗓子把灵儿吓了一跳,再看前面,操练的士兵全都停下来看自己。被人这样注视着着实难受,灵儿全身直冒鸡皮疙瘩。

领头副将一声口令,所有士兵收了武器站得笔直,齐声大喊:“夫~人~好~”

这喊声整齐震天,弄得灵儿好不尴尬。就算脸皮再厚,被这么多牛高马大的年轻壮小伙子虎视眈眈的盯着,任谁都不好受。

灵儿正发愁该说什么好时,文章笑眯眯的过来,对士兵们挥挥手:“去去,自个儿操练去,不许偷看夫人,大将军知道了有你们好果子吃。”

士兵们个个嘿嘿傻笑,操练场中又热闹起来,不过明显没先前认真了,都贼眉鼠眼的往灵儿这边偷瞧。

文章上前拱手:“夫人怎么出来了,外面嘈杂,夫人里面请。”

“你……叫文章吧?”

“回夫人,属下姓贾名文章,夫人叫我文章即可。”

灵儿回到军帐,文章只站在门口:“夫人有什么需要的尽管吩咐。”

需要的……有点儿多,她不好意思开口,不过她的肚子适时的咕哝咕哝叫起来,灵儿红了脸,文章笑眯眯道:“夫人稍等。属下准备了热水吃食,马上送来。”

没一会儿功夫,几个五大三粗的中年妇人抬了两大桶热水进来,又陆续送来衣服吃食。其中一妇人挽起袖子道:“夫人。要不要搓背?”

那妇人的个头不比一般男人小,而且还是个异族人,灵儿笑得尴尬:“不…不用了,我自己就行,麻烦你出去的时候带上门。不要让人进来。”

“好,夫人有事吩咐,草民就在门外。”

这妇人声如洪钟,走路地上都在打颤似的,这种女人即便上战场也未必输给男人吧?灵儿坐进木桶里舒服的泡澡心里胡思乱想一番。

贾浩阳急匆匆的回到大将军府,一下马就往里冲,经过穿堂时却见贾老太太好端端的坐在堂中喝茶。他停下脚步脸色有些难看:“奶奶,您不是病了吗?”

老太太放下茶杯淡淡道:“不这么说你能回来?”

贾浩阳有些心烦:“奶奶,你不要这样好不好?你明知道我心里只有灵儿,不要逼我”

贾老太太一拍桌子:“放肆你个臭小子。翅膀硬了敢不听话了,我问你,你还认不认我这个奶奶?”

贾浩阳转开头嘀咕:“我敢不认吗?”

“臭小子,既然还认,你就给我句痛快话儿,你到底要那杨灵儿还是要我这个奶奶?”

贾浩阳睁大眼:“奶奶,您一把年纪了,怎么能跟灵儿比?哦,不是,我说灵儿没办法跟您比。您是我奶奶,自然也是灵儿的奶奶,孙媳妇怎能跟奶奶争了?”

贾老太太黑了脸:“臭小子,少来嬉皮笑脸。我孙媳妇是姓叶不姓杨。”

“奶奶,灵儿也姓叶啊叶家族谱上还有她的名字了。”

“少装蒜,我说的是芝兰不是你那个灵儿。”

贾浩阳蹲在老太太身边:“奶奶,您一向疼孙儿,为何非要在这事上跟孙儿为难了?”

看孙子趴在膝盖上撒娇,贾老太太不禁有些心软:“臭小子。不是奶奶非要与你为难,我问你,你昨晚上哪儿去了?你把你媳妇一个人丢在房里去找别的女人,这像什么话?”

提到昨晚,贾浩阳几乎要笑出来,他原本恨死了叶芝兰那阴险的女人,竟敢对他下**,不过也多亏她的**,灵儿总算完全接受自己了。

“傻笑什么?臭小子,你可知道你媳妇怎样了?”

贾浩阳不以为然:“她能怎样?她又没中**,奶奶,我不想提这个阴险的女人,对孙儿她都敢下手,还有什么是她不敢做的?

奶奶,我想好了,您若非要认这门亲,我就立刻写份休书把她送回叶家去,无论如何,必须把她送走,我不想再见这个女人,有她在灵儿也不会回府。”

“你……你敢你个臭小子,跟你说了半天,你把老婆子的话当耳边风啊你?你跟我来”贾老太太起身拉着贾浩阳往后院走,径直来到他以前住的院子,进入上房走到床边,见芝兰脸色苍白奄奄一息的躺在**。

贾浩阳有些意外:“她怎么了?”

“怎么了?你还好意思问?昨天你撕了人家衣服,却把人家一个人丢在屋里,当着那么多人的面跑出去追那个杨灵儿,你让芝兰的脸往哪儿搁?她想不开喝了药,唉,要不是丫鬟看见打翻了药瓶,现在怕是人都没了。”

贾浩阳微微皱眉,他并不是心软,而是对这种寻死觅活死缠烂打的女人很是厌烦。并不是自己逼着她进贾府的,成亲当天他们根本没拜堂,当时就跟她说清楚了,我要娶的不是她是灵儿,让她自个儿回去,此事可以不追究,然后自己便离了家。

原本以为她早就回了叶府,几个月后才知道她竟然留在了贾家,还以贾家长媳的身份自居。贾浩阳非常生气,一回家就把她赶出院子不让她进门,可她就是赖着不走,赶她她就住老太太院子去,自己一走她又搬回来。

贾浩阳对这女人厌烦不已,干脆离了家跑去考武举,并自请到这边陲之地来,以后再不用回去。

若是以前叶芝兰赖在贾家,他还可以睁只眼闭只眼,但如今灵儿回来了,何况昨晚灵儿已经跟自己有了夫妻之实,那么自己的女人就只有灵儿一个,不论叶芝兰怎么闹他都不可能心软,这种靠下药跟男人上床的女人谁知道以后还能做什么?

贾浩阳转身出去,负手站在门口,老太太跟出来:“孙儿,你怎么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