农女奋斗记

第378章 坦白

第三七八章 坦白

“她……我本想写封休书送她回叶家的,没想到她喝了药寻死,奶奶心疼她,答应最多给她个平妻的身份。”

“平妻?”灵儿有些意外,芝兰那性子能接受平妻的身份,当然她乐意我还不乐意了,谁想跟别人共享相公?

“灵儿?回去好不好,奶奶还等着了!”

灵儿不满的斜眼瞪他,他再要说话她就扑上去堵住他的嘴,男人最经不住挑逗,几下功夫他们就滚到了**,今晚要回去肯定不可能了。

灵儿不想回大将军府,故意赖在军营不走,贾浩阳一提她就扑上去,这个办法虽然有效,但每次累得瘫软的总是她自己。

她侧卧在**,望着前面那个坚实的背影,心里暗暗思忖,这样下去不行啊,他受得住我也受不住啊,何况成天窝在军帐里做这些事,外面多半要把自己看成祸害大将军的红颜祸水了吧?

要不……去城里寻个院子?或者搬去廖家住?或者干脆跑路得了,让这家伙陪他奶奶过一辈子去。

“又在打什么鬼主意?”贾浩阳不知何时坐到床边,捏捏她鼻子:“傻丫头,不许动坏心思,否则我饶不了你。”

灵儿扁扁嘴:“浩阳,你帮我寻个小院子,让我搬出去好不好,老在这里霍乱军心,我自己都良心不安了!”

贾浩阳凑到她面前调笑道:“你也知道你在霍乱军心?你就是只小狐狸精,成日把我心里挠得痒痒的,恨不得一辈子就跟你窝在这**。”

灵儿红了脸,坐起身子:“大将军,那就请你为民除害。送我走吧!”

“想都别想!”看他样子似乎又想扑上来,灵儿赶紧避过:“别……别再来了,我受不了了,浩阳,求你了,帮我寻个院子嘛!好不好嘛?”

没有办法,只能厚着脸皮撒娇了。她这模样贾浩阳实在招架不住:“好了。我帮你寻就是,不过灵儿,你为什么不愿意见我奶奶了?我奶奶很疼我的。我跟她说你肚子里有了我贾家子嗣,她必定把你像供佛一般供起来,好不好?”

灵儿闻言吓了一跳:“子嗣?你……你这么勤快就是想要这个?”

“当然不是,如果有的话最好。你知道我爷爷奶奶、爹娘都盼着早些抱孙子的。”

灵儿不禁想起小宝,那可怜的孩子几个月大就离开亲娘被丢在乡下。不知他怎样了?有没有冷着饿着?有没有长牙?会不会吃饭?会不会走路?

“灵儿,你在想什么?”

贾浩阳习惯的伸手搂她,她却突然退开惊恐的看着他。贾浩阳愣了一下:“灵儿,怎么了?”

看着这张脸。想起与文轩的过往,跟浩阳在一起太受宠爱,他的爱直白甜蜜。腻得你什么都没心思想,可不想并不代表那不存在。浩阳还不知道我跟文轩的事。也不知道小宝的事,如果他知道的话还能这样对我吗?

“灵儿,你不舒服吗?”贾浩阳伸手来摸她额头,她侧头避过,低声道:“浩阳,帮我寻院子吧,我现在就想搬出去。”

她突然改变的态度让他很是不解,也隐隐有些不舒服,但他没说什么,起身出去了一趟,回来道:“我已经让文章去办了,傍晚时分就能办好。”

灵儿默默起身下床开始梳妆,她慢慢梳理头发,从镜中可以看到他一直站在身后,一动不动的看着自己,她知道他在等她说话,但说什么了?从何说起了?她还没想好。

傍晚时分,贾浩阳亲自送灵儿去新买的小院子,那院子就在北门附近,出城就是军营,周围还有士兵把守,应该比较安全。

院子不大,环境还算幽静,进出也很方便,灵儿还算满意,看着妇人把东西搬进屋里放好,灵儿开始自己整理东西,贾浩阳就站在一旁看着她也不说话。

整理完东西,灵儿让妇人送来热水,搓了帕子递给他,贾浩阳看着她:“你打算一直这样不说话?”

“说什么?”

“这是我要问你的。”

灵儿自己洗了脸,卸了妆,编好辫子爬上床,然后看着他。贾浩阳依然站在屋子中央,灵儿没好气道:“还不快洗好了上来?还是你要去看你那个平妻?”

贾浩阳嘴角微挑笑了,他老实的洗漱后倒了水关上门上了床,把灵儿抱在怀里:“灵儿,你有什么心事告诉我,不要老藏在心里,你这样让我很难受知道吗?”

灵儿拉起他的手轻轻摩挲他手心的老茧:“浩阳,你……你想过我离开你那一年都去哪儿了吗?”

贾浩阳身上明显有些僵硬,抱着她的手也微微勒紧,半晌后他声音有些僵硬:“知道。”

灵儿深吸一口气:“你知道我和文轩……”

“不要提他名字。”

灵儿咬唇沉默,连名字都不让提的话,后面的事情怎么说?不行,这事儿不能一直拖下去,拖得越久对他伤害越大。

灵儿鼓起勇气,转过身正对他:“浩阳,你听我说完,我……我只有勇气说这一次,如果……如果你不接受的话我就离开。”

“不许说离开,我宁愿什么都不知道!”贾浩阳突然扑上来吻住她,那吻异常苦涩,灵儿回抱住他,是她先对不起他,她现在很想像宠爱孩子一般宠爱他。

良久之后,贾浩阳放开她:“灵儿,我不管你以前发生过什么,都不要再说离开,你就是我的心,没有你我宁愿死。”

灵儿心中激荡不已,她轻吻他的眉心:“谢谢你,浩阳。”

她扶着他脑袋望着他的眼睛:“浩阳,我…我跟文轩有个孩子,你能接受吗?”

贾浩阳的瞳孔明显骤缩,他双眼无神的看着灵儿,眼底似乎藏着绝望,灵儿心一痛,用力抱住他:“对不起!对不起,我该早些告诉你,不,我不该出现在你面前,当初就不该跟你相认,浩阳,对不起!”

灵儿眼角流出泪来,她知道他伤了他,他这样的天之骄子,怎能接受这样的结果,可她什么都做不了,只能不停的说对不起。

这一晚,他们并排躺在同一张**却什么都没做,他们甚至没有挨着对方,只是都瞪着眼望着床顶,谁也没说话,她第一次感觉到什么叫同床异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