农女奋斗记

第379章 回府

第三七九章 回府

她不知自己什么时候睡过去的,她更不知自己一睡去,她身旁的人就坐起身撑着脑袋一直看着她,就那么一直看着,直到鸡鸣天亮。

她醒来的时候身边空空如也,早就凉透了,她的心无比失落,果然他不能接受吗?

也是,这年代的男人稍稍富贵点儿的哪个不是三妻四妾?何况贾浩阳这种天之骄子,只要他想,大把大把的女人随时等着爬上他的床,自己这个世俗眼中的残败之身怎配得上他了?是自己太贪心了。

她轻叹一声下床梳洗,盘算着该准备些什么东西,何时启程回沧州,好想回去看看自己的小宝。

一想到小宝那个白白嫩嫩丑丑的小肉团子,灵儿的心不觉又软又暖,她下定决心,这次回去再也不走了,如果文轩非要寻自己的话就躲进苍茫山去,对,就这么办。

她今天穿的异常简练平常,还把好久没用的帷帽带上,走到门口时,却撞上迎面进来的贾浩阳。贾浩阳看到她的装束心里一紧,脸色立刻就不好看了,他沉下脸声音有些危险:“上哪儿去?”

灵儿也吓了一跳,还以为他不会回来了,“我……出去买点儿东西。”

“买东西交给下人去办,不要穿成这样。”他大步过来揭开她的帷帽,一手捏着她下巴眯起眼看着她:“你不会又想跑吧?”

灵儿转开视线:“没有,我……我只是想出去走走,顺便买点儿东西而已。”

她不知道自己的声音听起来多么没底气,贾浩阳心中怒火腾腾上升,他一把抱起她往里走。一脚踹开房间大门,径直把她丢到**。

灵儿往后缩:“你……你干什么?”

贾浩阳眼睛如野狼一般危险的锁住她:“你现在是我的人,休想再去找他。”

他扑上去狠狠撕咬,没有半分温柔可言。与他亲近不是一次两次,灵儿知道他发起狂来多么可怕,特别是因嫉妒发狂的时候。

她身子微微发抖,却努力回应他。在他耳边低吟:“浩阳。我不去找他,我跟你在一起,不会找他。我只是想念小宝,浩阳,我想念小宝。”

贾浩阳的动作渐渐停下,他抬头看她:“你就那么喜欢他的孩子?”

看他眼里毫不掩饰的嫉妒。灵儿不知该是什么感觉:“浩阳,那是我的孩子啊。世上哪有做娘的不心疼自己孩子的?”

贾浩阳咬牙切齿,低头在她肩膀上狠狠咬了一口,粗重的呼吸在她耳边拂动:“咱们马上生一个……”

良久过后,一丝不挂的她脸色潮红的躺在他怀里。她的手指在他胸口上轻轻跳动:“浩阳,我以为你不要我了?”

“你休想,我花了这么多时间寻你。你休想就这么跑掉。”

“我没打算跑。”

“还敢狡辩,你以为我不知道你那些小心思?我今天若晚回来半刻钟。你就走了不回来了对不对?”

被说中心思的灵儿有些发窘,小声嘟囔:“我没打算今天走,不过出去准备东西罢了。”

“那还是想走,可恶以后想都不许想。”他霸道的把她搂得更紧,灵儿心中暖暖的还有些酸涩:“浩阳,你真的不介意我以前的事吗?”

“介意”

灵儿身子僵了一下,抬头看他,却见他目光明亮的看着自己:“因为我爱你所以介意,但……已经过去了,比起失去你,那点儿介意算不得什么。”

他的脸在她头顶轻轻磨蹭:“灵儿,别再离开我,答应我,好不好?”

灵儿闭上眼,心里那种难以言喻的幸福感腾腾上升,她在心里默念谢谢,谢谢他的包容,谢谢他为自己付出的一切,她发誓一定会回报他的,一定。

“浩阳,我们的房间整理出来了吗?”

“什么?”

“大将军府的房间啊,你是大将军,老往这里跑不像样,不知道的还以为你来了。”

贾浩阳喜道:“你愿意回去了?”

“你为我做这么多,我不能太自私,大不了以后少跟老太君和芝兰在一起就是了。不过我先告诉你,我不喜欢跟别的女人共享夫君,你想好了,做我男人是要付出代价的。”

看她气鼓鼓的模样,贾浩阳调笑道:“哦?什么代价?”

灵儿爬起来一本正经道:“你把我接回去,你以后再不许碰别的女人,不许对别的女人好,不许偷看美女,不许开小差,你心里只能有我,不许藏私,知道吗?”

贾浩阳握着直戳他心窝的纤纤玉手,他总算明白自己为什么如此痴恋这小妖精了,对,她就是个小妖精,不经意的一举手一投足总能挑动他的神经,直触他心底,他这辈子算是栽在这小女人手上了,贾浩阳忍不住动情的扑上去。

“哎,我还没说完了,快住手,我还没说完了”

半下午时分,大将军府的马车停在小院门口,贾浩阳带着灵儿一起坐上马车,大摇大摆的穿城而过,在大将军府门前停下。

大将军府上上下下的仆从都在门口候着,灵儿一下车,众人齐刷刷跪拜:“拜见夫人”

灵儿一眼就看到了大门口站着的贾老太太和她身后的芝兰,贾浩阳扶着灵儿的手低声道:“灵儿,还不快拜见奶奶。”

灵儿恭敬的福身叫了声奶奶,老太太嗯了一声,转身进门,芝兰扶着老太太,转身一刹那她回头看了一眼,那眼底满满的怨毒之意灵儿看得清清楚楚。

灵儿深吸一口气,努力让自己心情平静些,贾浩阳扶着她的手从大将军府正门进入,然后到正堂给贾老太太跪下敬茶,老太太也没为难她,还给了她一只价值连城的玉镯。

老太太沉声训诫:“浩阳执意要娶你,但一年前你们已经办过亲事,虽然不算完整,我们也不在意这些虚礼。现在浩阳爹娘不在,我就代他们受了这杯茶,你身为贾家长媳,需谨言慎行扶持夫君为贾家繁衍子嗣,你可记住了?”

灵儿心中又紧张又激动,浩阳之前并没提过此事,原本以为只是随便搬回来就行了,没想到他的意思是把之前敬茶之礼补上,只要贾老太太认可,自己和浩阳就算完婚,她现在是真真正正的贾家长媳浩阳的结发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