农女奋斗记

第380章 有喜

第三八零章有喜

回到大将军府的灵儿日子过得还算安稳,大部分时间她都躲在隔壁文章那院子,只是每日早晚跟贾浩阳一起去跟老太太请个安即可。

当然,每次去请安的时候不可避免都会遇上芝兰,不知是有意还是无意,每次自己去的时候,芝兰都会对老太太特别殷勤,明明该丫鬟做的事她样样亲力亲为,着实比亲人还贴心,芝兰那高傲的性子能做到如此地步灵儿不得不暗暗佩服。

这天傍晚,灵儿左等右等,不见贾浩阳回来,但已经到了去给老太太请安的时辰,难道他不回来自己就不去了?这样做在大户人家里是非常失礼的。

没办法,灵儿只能硬着头皮去,她到老太太屋前时,芝兰已经等在那里了。她笑眯眯的迎上来:“哎呀,妹妹,你总算来了,我还以为你不来了呢。”

灵儿避开她的手没说话,径直转过她去跟堂屋中的老太太请安。

老太太看她一眼,淡淡道:“就你一个人吗?浩阳了?”

“回老祖宗,夫君还没回来,兴许军营里有事耽搁了。”

“恩,他是男人,自当一心扑在正事上,你平时也好生劝着他,顾忌家事虽然很好,但前提是把正事做好。”

灵儿低头应了,老太太看旁边饭厅开始上菜,便站起身来:“既然浩阳没回来,你回去也是一个人用膳,不如跟老婆子和芝兰一起吃吧”

灵儿没理由拒绝,只得老实的跟着过去,看着满桌子的菜,灵儿着实没什么心情,这些菜色好看倒是好看。就是太清淡,少油少盐,她从前世就贪吃,这种素食她从来就没喜欢过。

芝兰坐在老太太和灵儿之间,她见灵儿不动筷子,先给老太太盛了一小碗鱼汤,再给灵儿盛一碗:“妹妹夜夜伺候夫君肯定辛苦。多吃些补补身子吧”

灵儿看她一眼没有说话也没打算喝那汤。芝兰却紧盯着她:“怎么,妹妹,我盛的汤不好喝吗?还是怕我害你?你看。老太太最喜欢喝这个了,我以为妹妹也会喜欢。”

老太太呼噜呼噜把那鱼汤喝完,点头道:“挺鲜的,孙媳妇。你也喝点儿吧”

看老太太也盯着自己,灵儿知道避不掉。只得端起碗凑到嘴边,那汤虽鲜,却掩不住浓浓的鱼腥味儿,灵儿突觉恶心。放下碗转身扶着胸口一阵干呕。

芝兰微微皱眉:“怎么了?妹妹,老太太都吃得的东西你就不能吃?”

灵儿干呕不止,怎么都停不住。老太太盯着看了会儿,脸色渐有喜意。大声道:“快快去清大夫,把浩阳也叫回来。”

芝兰有些意外:“老祖宗,怎么了?”

老太太笑道:“这孩子多半是有喜了,来人,快把少夫人带回去休息。”

芝兰闻言瞳孔猛缩,她暗地捏紧拳头,任凭细长的指甲嵌入肉里却不觉疼。老太太完全没留意到她的变化,只顾着欢喜的招呼仆妇们伺候灵儿。

灵儿躺在**,一手抚着腹部,算算时间,跟浩阳在一起已有近两月,现在查出有孕也很正常,但他的哥哥才一岁未到……唉,该来的迟早要来,顺其自然吧

得到消息的贾浩阳急匆匆赶回来,他几乎是用飞的冲进门来,见着灵儿就恨不得把她抱起来抛向半空,老太太赶紧拦住他:“哎呀,臭小子,别胡闹,你媳妇身孕才两月未到,胎象不够安稳,别动她,让她休息。”

贾浩阳的激动心情无处发泄,干脆一把抱紧贾老太太,满脸欣喜道:“奶奶,灵儿有喜了,孙儿就要当爹了,奶奶,高兴不高兴?”

贾老太太笑眯了眼,往贾浩阳脑门儿上敲了一下:“臭小子,没大没小的,奶奶知道你高兴,但也别高兴过头了,为了曾孙,从今晚起,你跟你媳妇分房睡?”

贾浩阳顿时石化,脸也垮下来:“不用吧?我不碰她就是。”

“你个年轻大男人,正是身强气盛的时候,万一没忍住,后悔都来不及,听奶奶的,必须分房睡。”

贾浩阳回头可怜巴巴的望着灵儿,灵儿心里好笑也有些不舍,这两个月夜夜与他相拥而眠,突然一个人睡她还真不习惯。

贾浩阳跟老太太磨了半天,最后达成一致,贾浩阳答应搬到隔壁去睡,晚上有事也好有个照应。其实他心里早就打好了主意,反正只有一墙之隔,管好院里婆子的嘴,他不是想在哪儿睡就在哪儿睡?

灵儿有喜,府里上上下下都喜气洋洋,唯有一个人不高兴,那就是芝兰了。

芝兰大步回到房间,紧跟她进屋的丫鬟春玲关上房门,芝兰冲到床边,扯了被子捂住脑袋嗡嗡大哭,春玲站在一旁不知所措。

良久后,芝兰坐起身来,面无表情道:“春玲,把消肿膏药拿来。”

“是。”

芝兰坐在镜前认真的将膏药一点儿一点儿涂在红肿的眼眶上,“沧州那边有消息了吗?”

春玲赶紧送上一封书信:“小姐,今儿早上来的信,一直没机会给您。”

芝兰一把扯过去,撕开信封,里面有两张纸,其中一张比较厚,她打开看,是张画像,虽然画技不是很好,但一眼就能看出画中人就是杨灵儿。芝兰狐疑的皱皱眉,展开信快速扫了一遍。

她几乎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再仔细看了一遍,她从先前的疑惑变为惊讶,然后是愤怒,最后又成了惊喜,她起身拍掌大笑:

“呵呵~~杨灵儿,好你个杨灵儿,我就知道你不是个好东西,没想到你竟然是新皇追拿的对象,还私自生过孩子。杨灵儿,你这没人要的破鞋,竟然还敢堂而皇之的进贾家门,你把贾家人都当傻子吗?”

芝兰拿着信走来走去,她兴奋无比,这两个月受的气总算有了出口。太好了,没想到她身上这么多污点,随便哪条都能要了她的贱命。

先动哪一条了?让她怎么死才能解气了?我得好好谋划谋划。她现在不是有孕了吗?她不是老太太和贾浩阳的心头肉吗?就这么拉她下水太便宜她了,先让她舒坦两天。

芝兰脑中计策一条又一条:“春玲,我记得老太太生辰就在这几日是不是?”

“是,就在三天后。”

“很好,喜上加喜,我们该给老太太好好办一场,把这城里有头有脸的人家都请过来乐呵乐呵。春玲,下去准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