农女奋斗记

第381章 芝玉来访

第三八一章芝玉来访

三日后,大将军府门异常热闹。

今天是贾老太太的寿辰,之前芝兰私自给祥平城各府各院都下了帖子,等帖子送完,她才跟老太太提起此事。

老太太和贾浩阳得知都很意外,贾浩阳当即责备她自作主张,芝兰却说这祥平城太过沉闷,老太太在此没人说话,何况灵儿有喜是件大事,应该让大家都沾沾喜气。

老太太念着她的苦心,灵儿有孕她没闹腾反而帮着张罗办喜事,这本就很难得,便压了贾浩阳,把这事儿交给她一个人来办。

在屋中静养的灵儿得知消息心里有种异样的感觉,芝兰分明是恨我的,我现在有孕她更是恨透了我,哪有心思再办什么喜事?这其中必有古怪。

当然这只是她自个儿的猜测而已,没有确切证据,也不好跟浩阳说。

老太太寿辰这天,灵儿本想去门口迎客,老太太却亲自过来嘱咐她好生休息,迎客这种活儿太累人,就让芝兰去做,她只需中午开席的时候出去坐坐就好。

老太太这话正合她意,她也乐得轻松,老实的留在院里躲懒。

而今天的芝兰打扮得格外隆重喜气,她笑盈盈的站在门口,端庄大方的迎接每一位到访客人,心安理得的接受每一位客人的祝福,特别是大家叫她贾夫人的时候,她笑得特别开心特别灿烂。

芝玉从马车上下来,看到门口盛装打扮的芝兰,暗地撇撇嘴,然后上前递上帖子,只是点点头没打算多说。

芝兰却笑盈盈的叫住她:“这不是芝玉妹妹吗?一晃都快两年了。这么久没见,芝玉妹妹越发圆润了。”

芝玉皮笑肉不笑:“我娘说圆润才有福气,没办法,日子过得清闲,相公对我也好,想不圆润都不行,不像芝兰姐姐。成日独守空房不说。还要殚精竭虑伺候公婆老太太……”

芝玉凑进些:“姐姐,算计来的富贵不好过吧?”

芝兰端庄的笑有些扭曲,她咬牙把它扭回来。笑得更灿烂:“妹妹,你我好歹算是嫡亲的堂姐妹,这又何必了?”

末了她以只有她俩才能听清的声音补了一句:“你相公再好也只是个校尉,一辈子扶不上墙的烂泥。有什么用?”

芝玉愣了片刻,继而一脸愤怒:“叶芝兰。你……”

芝兰笑眯眯道:“妹妹能来我很高兴,妹妹里面请。”

芝玉狠狠瞪她一眼,真想转身就走,想起这次来是看灵儿的。只得忍下,冷哼一声大步往里走。

芝兰斜她一眼,心里暗骂:一家都是上不得台面的东西走着瞧。要不了半日,我就要你们这些嘲笑我的人再也笑不出来。

芝玉气冲冲的进府后随便拉了仆妇就问灵儿的住处。她一路寻去,找到地方时见灵儿正坐在院中院中摇椅上晒太阳。

芝玉大步走进去:“你这死丫头还挺会享受,你可知芝兰在外面摆着当家夫人的架势,模样神气得很了。”

看到芝玉,灵儿扶着椅子站起来:“好久不见了,芝玉。”

芝玉拉长脸:“你还好意思说,两个月前不知是谁装模作样死活不认,我还真以为我认错人了呢,死丫头,你到底怎么回事?躲躲藏藏干啥?你干了什么见不得人的事?”

芝玉噼里啪啦说了一长串,灵儿尴尬的笑笑,“不说那些,都过去了,这些日子也没空去看你,你不生气吧?”

“生气我怎么不生气,你个死丫头,我找你几次你都不认,还偷偷跑了,可转眼你又去找了大将军,你是不是也嫌我相公官职小,瞧不起我了?”

“哪有的事?你多心了,来,快坐下,都是我不好行了吧坐下慢慢说。”

芝玉坐下却故意赌气的侧开身子,旁边仆妇小心翼翼的伺候灵儿,随便她做点儿什么都提心吊胆的,芝玉眼睛一亮,喜滋滋的凑过来:“灵儿,你不会有了吧?”

灵儿笑笑,不置可否,芝玉瞪大了眼:“真的啊?你也太快了点儿吧,芝兰在贾家赖了那么久还……”

芝玉说到一半,觉得在灵儿面前提这个有些不妥,眼珠一转干笑两声,一脸八卦的凑过来:“哎,灵儿,几个月了?大将军对你好吗?那边那个怎么办?”

灵儿好笑的看她一眼:“都当娘的人了,还是以前那样,你不是在生我的气吗?”

芝玉想了想,是啊,我好像是在生气啊,不过不重要了,那什么气不气的也就随口一说,只要灵儿过得好,她也没什么好说的。只是芝兰那丫头跟灵儿共事一夫的话,灵儿会不会被欺负啊?这才是她最担心的。

芝玉的心思灵儿也能明白几分,她一手轻抚自己腹部,脸上是幸福的微笑:“浩阳对我很好。”

芝玉巴巴的望着,等她说芝兰的事情了,她却不说话了,芝玉皱眉道:“灵儿,我看芝兰那丫头比以前长劲多了,她以前骄横跋扈,现在却知道收敛,还很会做样子,你小心些,别吃了她的暗亏。”

“我知道,谢谢你,芝玉。”

“跟我说什么谢啊?傻丫头,只要你好我就安心了。对了,灵儿,成亲时大伯母故意把你和芝兰对换,这事儿你是什么时候知道的?你为什么要偷跑?后来去了哪儿啊?”

就知道她要问这事儿,灵儿也无从说起,还是那句都过去了,不提了。

芝兰看她不愿说也无可奈何,叹道:“你不说就算了,不过我觉得大将军真的对你不错,你可得好好珍惜。

你不知道你刚离开那个月,大将军疯了一样到处找你,什么都不管不顾了,还跑去我们叶家大闹过几次,奶奶也气昏过去好几回。

唉,那时候大将军的样子真吓人,好在他总算找到你了。”

灵儿闻言心里暖暖的,一直知道他对自己有情,这情意比自己以为的要深重许多,当初之所以离开一是为了报复叶家,其实更重要的原因是因为害怕,她怕她承受不起浩阳如此浓烈的情意。

如今想来当初的自己真的太傻了,这世上有个人这么掏心掏肺的爱你护你,还有什么好怕的了?

“少夫人,前面酒席摆好了,老祖宗请您过去。”